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19

19.


“伙计,你得听我解释。”

 

“这回轮到我说这句话了。”哈利将两只手臂抱在胸前,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心虚地把目光看向别处的詹姆,“解释吧,詹姆。我听着呢。”

 

比他高大的男孩挠了挠头。虽然哈利的身高和他差了半个头,但是莫名地,他在这新来的面前气势却反而却矮了一头。

 

半个小时前,刚应付完莉莉的哈利立刻就转头去找詹姆。不出意外地,他在魁地奇更衣室里堵到了人。刚刚完成一场训练的詹姆汗流浃背,他一边脱下毛衣一边兴奋地和队友说着什么,然而他们火热的谈话声在看到哈利走进来的同时就戛然而止。就好像烧的滚沸的炉子上忽然被人扔进去了一块冰。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走进来的男孩,可哈利只看着詹姆。

 

“他看起来有事儿找你。”贝尔拍了拍詹姆的肩膀,他潇洒地并起双指在太阳穴比了一下,搂着身边队友的肩膀对他说:“我们先走了,等你们谈完出来找我们。詹姆。”

 

很快,诺大的更衣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哈利又往前走了一步,他紧逼着詹姆一直走到角落,直到詹姆高大的身材没法继续后退一步,才不得不停下来。。

 

詹姆的目光正在飞快地四下转动:“我们方便换个地方吗?你知道,现在你和西里斯的绯闻正在满天飞,”他干笑道:“如果被别人看到我们两个单独在更衣室里……我想这可不大好。”

 

“我已经不怕更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哈利说,“还有什么比我和西里斯搞在了一起更刺激的?我脚踏两条船,同时跟你们俩在一起吗?”

 

詹姆的脸色看起来好像生吞了一条鼻涕虫一样。但是他的面部肌肉止不住地抖动着,哈利肯定他绝对是在强忍着笑。

 

“说吧,”他努力装出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不叫自己笑出声来:“为什么给校内小报提供偷拍的照片?不,我先问一下,”哈利顿了顿,“你为什么偷拍我们?”

 

“别搞错,哈利。”詹姆立刻举起双手:“那张照片可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不信你可以去翻我的行李,看那里有没有一台相机。”

 

“如果那张照片不是你拍的,”哈利紧紧地皱着眉,说,“那又是谁干的?还有你对莉莉说了什么?”

 

“噢,我还以为你一开始就是为了后面的事儿来找我的。”詹姆舒了口气。他用手抓了抓自己本来就已经够乱的头发:“事实上……莉莉早上在餐厅里碰见我那时候,那会儿这张报纸已经出来了。她对我打听一点关于你们之间的事。你也知道,哈利。莉莉平时不怎么给我好脸,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找我说话。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把知道的全都对她说了?”哈利挑高眉毛,说。他对这个结果倒不觉得很意外:“我能问问都有什么吗?”

 

詹姆迟疑了一下。不过没几秒,他就开了口。

 

“其实没什么,只是一点儿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比如你们俩是在火车上最先认识的,比所有人都早。”

 

这倒没说错什么。

 

“而且大脚板一直挺维护你的,包括在鼻涕精面前。”

 

这也没错,哈利点了点头。

 

“最近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跟着你跑去图书馆,总是想知道你在干什么。”

 

这好像也没有歪曲事实,可是……

 

“噢,当然。还有之前你们俩差一点在宿舍里开房。”

 

听到这句话的哈利没忍住,差点一个趔趄跌倒在地。幸亏詹姆手急眼快地将他捞了起来。

 

“我当然没有这么说,哈利。”詹姆抓着他的肩膀,解释道,“我对她说的是,你们俩总是背着我们说一些谁也不知道的悄悄话。你得承认这也是事实。”

 

“还有呢?”哈利虚弱地问道,“除了这个,还有什么?”

 

“然后就是对角巷你俩偶遇的那件事,我没有对莉莉出卖你。”詹姆赌咒道:“我对她说你和西里斯很可能是在那里偶然碰上的。当然,或许也可能是你们俩瞒着我们所有人,偷偷地约在那里了也说不定……”

 

“这就是你说的‘不出卖’,”哈利说,“意思就是‘没有告诉莉莉我和她出去的时候后面还跟着你,只告诉她西里斯有可能跟在我屁股后面,是吧?”

 

詹姆干咳了两声。

 

“你说完了之后,”哈利感觉到自己好像就快要晕过去了,他撑着最后一点力气问道:“她说了什么?”

 

“她说——‘真看不出来布莱克是那样的人。’” 詹姆说,“我觉得她可能对大脚板的印象有所改观。”

 

“……我想,一定不是什么好的改观。”哈利干笑着说。他慢慢地将手臂从詹姆的手里抽了出来:“我先回寝室了。”他小声地说,“今天我不想去看书了,真希望西里斯不在,要么就是他还没看到那张小报。”

 

“他早上是和我们在一张桌子上吃的。”詹姆好心的补充无情地打破了他最后抱有的一丝幻想:“不过……其实你不用表现的太过尴尬,哈利。我记得在吃早餐的时候,有一个女生哭着来他面前问他上面的消息是不是真的,然后被大脚板的脸色吓得把眼泪吸回去了。”

 

“谢谢,知道这个我真高兴。”哈利虚着眼睛看他,“所以,在我也被他吓到之前,你还有什么好建议要给我吗?”

 

“唔,倒真的,还有最后一件事。”詹姆装模作样地说,他狡黠地眨了眨眼,“我刚刚才忽然想起来。我还告诉了莉莉你们俩有可能一起来我的家里过圣诞节。”


哈利不解地眨着眼睛看着他。 

 

“我要去把尖头叉子打一顿!”

 

西里斯的咆哮声隔着一个公共休息室都能听见。哈利捂着耳朵看到他摇身一变成了大脚板,熊一样大的黑狗猛地蹿上了詹姆的床,它张牙舞爪,摇头摆尾的恣意发疯。没人阻止他,哈利甚至还短暂地想了想是不是应该出手帮西里斯的忙。不过短短几分钟后,他就确定即使自己不用出手,詹姆晚上也别想再在他那张床上睡了。

 

对于这个结果,两个人都很满意。

 

“他居然还敢在伊万斯面前说我是同性恋。”变回人形,冷静下来的大脚板坐了下来,他表情阴沉地说,“我真该找人写一篇他吻过鼻涕精或者是马尔福的报道。准保让他恶心的几天吃不下饭。”

 

哈利哈哈大笑。

 

“还有个问题,”笑过之后,他说道,“关于那张照片——还有我们的那篇报道,到底是谁写的?”

 

“关于那个,你不用太在意。”西里斯睨着眼看他,“学校里总有一些无聊的,喜欢捕风捉影的人。他们才不在乎你身上发生的事是不是真的,只要对他们来说有足够的爆点就行。我想应该只是个偶然,毕竟我们是在霍格莫德日的那天站在街上,很容易被人拍到。”

 

“就是说,那个也是纯粹的造谣啰?”哈利忍不住问道。虽然他并不能确定自己是以什么心态问出这个,而且在提问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红了。“……其实你不喜欢男孩?”

 

“不用这样吞吞吐吐的。我不在乎那个,哈利。”

 

西里斯反而很洒脱。他直接地回答道:“我不在乎是男是女,这个没那么重要。”

 

“当然,你也可以觉得我——‘两样通吃。’” 他咧嘴笑了笑,补充道:“有些人是这样,他们每种都沾一点儿。不过老实说,我觉得像叉子那样跟在一个人屁股后面转来转去很无聊。我从来没想过恋爱那种事,我一个人一直过的很好。”

 

“我原来也是这样想。”哈利笑了笑。西里斯的回答并不出乎他的意料,相反,这个答案还让他有一点儿感受到了现在的西里斯和二十年后作为他的教父的西里斯身上相似的气息,这反而让他感到很舒服。

 

“原来?那现在怎么了,小男孩?”西里斯坏笑着坐到他的旁边。他伸出一只手臂亲昵地揽住了哈利的肩膀,高大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现在谁的出现打破了你这种念头?”

 

“不是谁的出现,”哈利摇了摇头。“是因为一些……经历。”西里斯提到的这件事让他想起了在邓布利多的预言中他已经化为泡影的过去。

 

在战争结束之后,他和金妮如愿走到了一起,但是他们的婚姻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除了两个人都忙于自己的工作之外,最主要的问题哈利认为还是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虽然在结婚的初期,他们还能磨合得很好。然而相处的时间一长,据金妮说,她很明显地感受到哈利对于建立这种私人间亲密关系有某种障碍。

 

虽然他本人坚决否认这一点,然而在阿不思出生后,他的妻子还是和他推心置腹地谈过关于这件事。她想哈利对他们的婚姻缺乏热情。他们的家庭是他的责任,但是却没给他带来与之相匹配的快乐。他们为了改变这种现状进行过长期的努力。虽然最后的结果仍然是和平分手,但是两个人之间仍然保持着从前在韦斯莱家一样的友谊。

 

然而阿不思不能理解这个。从头至尾,在整件事里,如果要说哈利自己认为亏欠的最多的是谁,他会毫无疑问地选择阿不思。詹姆出生在他和金妮的婚姻还能维持在表面上的和谐与平静时。而轮到了阿不思——他完全能理解他不会喜欢一个夜夜做着噩梦,尖叫着过去的死者的名字在梦中醒来的父亲。

 

他对于阿不思的教育说得上失败。他亏欠他的太多了。

 

“你怎么了,哈利?”西里斯忽然用搂住他的那只手轻轻地摇了摇他的肩膀。哈利这才回过神来。他睁着眼睛茫然地看着一脸关切地注视着他的西里斯,“我刚刚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看到他目光逐渐聚焦,西里斯说道:“忽然就发起了呆。”

 

他舔了舔嘴唇:“对不起,我昨晚有点没睡好。”

 

“唔。”西里斯也没多想。他问道:“我刚刚是说,你真要去詹姆家过圣诞节吗?”

 

“去詹姆家过圣诞?”哈利惊讶地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随即,他睁大眼睛看着西里斯,同时想起了更衣室里詹姆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说,詹姆不是开玩笑的?”

 

“当然不是。”西里斯说,“之前他是真心实意地想邀请我去他家里,但是我拒绝了。不过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后来又带上了你。”

 

他顿了顿,补充道:“而且还是在没征求你同意的情况下。老天,让老波特先生看见你,我都想不出那一幕会有多尴尬了。也不知道你们俩谁会先忍不下去。”

 

“我也这么认为。”哈利干笑着回答。如果他真的出现在波特一家面前,他们的确会很尴尬。但绝不是因为西里斯所想的理由。

 

“那么,你圣诞打算去哪?”西里斯向后仰躺在自己的床上。他的头挨到枕头上,微眯起眼睛看着回头看着他的哈利。“既然你看起来还没做好准备和波特认亲,你肯定是不会去那儿。你打算留在学校?还是回德国?”

 

“留在学校吧,我想。”哈利短暂地思考了一下,说道。他又不能告诉西里斯实话,在这个时代,他除了霍格沃茨之外根本没地儿可去。如果他身上有钱,或许他还能去猪头酒吧租住一段日子。可惜现在他穷的叮当响,身上连一个金加隆都翻不出来。

 

“听起来真的有点儿可怜。”

 

西里斯耸了耸肩。他把脚搭在床梁上,装模作样地用手扒了扒自己的头发,道:“不过无所谓,因为我也打算留在学校。圣诞节假期我可能和你一起待在这。”

 

“和我一起?”哈利惊讶的嘴都变成了‘O‘型:“你居然不打算回家?”

 

西里斯用看白痴的眼神白了他一眼。

 

“我就算是去禁林里挨着马人的窝睡都比回到我的那个‘家’里强。”他冷冰冰地说,“你没从别人那儿听说过我的事吗,哈利?看你一副很了解我们的样子,你不是应该知道我和我的‘家’里是什么情况吗?”他两次都将那个字咬的重重的,仿佛不是在和哈利谈起一个让大多数人会觉得温暖的字眼,而是像阿兹卡班囚牢一样叫人闻风丧胆的地方。

 

“不,”哈利迟疑了一下,说:“我只是以为你会在詹姆家里和自己的家里选一个地方。没想到你两边都不选。”

 

“我去年在詹姆家里,的确很不错。”西里斯说,“他父母都是好人。他们把我当成詹姆的兄弟——他们的另一个儿子来看。所以我才不想让他们为难。你知道,我全家人都是斯莱特林出身的。”他顿了顿,补充道:“很多人不想和我这种人靠的太近。”

 

“波特家不是那样的。”哈利说。他想了想,没有把后一句的‘你也一样’说出来。他想西里斯肯定会明白他的意思。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一样。”西里斯说,他摊开手,四肢大张地躺倒在床上。“所以我这样的情况就更应该离他们远点了,你说不是吗?他们和我的父母完全不一样——所以我才不想给他们那样的好人带来麻烦。”

 

哈利看着故作轻松地说出那句话之后就紧紧地抿起嘴巴一言不发的西里斯。片刻后,他转过头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也陷入了沉默。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12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