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17

*元旦快乐*

今天是两更的内容量 捉了一下虫

17

*


下一个星期的霍格莫德日很快到来。天气已经从深秋转入初冬,不少巫师已经在长袍下面又加了一套毛衣和围巾。哈利也不例外。即使有保暖咒,他还是更习惯于相信衣物的呵护远胜于一个每隔半小时就要重新补充一遍的咒语。

 

和他完全相反的是西里斯。即使气温已经让黑湖的部分水面开始结冰,高大的格兰芬多不管走到哪里还是只在一件长袍下面套着白衬衫,领带歪歪扭扭地随性挂在脖子上,领口纽扣随意地散开,露出的锁骨又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

 

“即使有保暖咒,我还是觉得光是看着西里斯的穿着就让我觉得冷。”出门前,彼得哆哆嗦嗦地裹紧三层外套,他盯着还是穿着老两件套的西里斯细声细气地问道:“你家里没给你带御寒的衣服吗,大脚板?”

 

西里斯正翘着脚倚在自己的椅子上戏弄上一次比赛中哈利赢回来的金色飞贼。听到彼得的提问,他本来看上去心情不错的脸立刻黑了下去。西里斯冷哼了一声,将飞贼随手扔到了背包里,转过身去。彼得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他不知所措地回头看了一眼,恰好听着俩人对话的詹姆走过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

 

“别拿西里斯的家人去触他霉头了,彼得。”詹姆低声地说,“收拾一下东西,哈利快要出发了。”

 

 

周五下午最后的一门课结束后,霍格沃茨的巫师们三三两两地走在通往校外的那条小路上。半个小时前,哈利先接到了莉莉猫头鹰传来的简讯,和她在黑湖的旁边会面。而劫道者其余的几个人则迟一点出发,按照詹姆之前和哈利约好的——只能在半英里外远远地跟着,不能叫莉莉发现。

 

“再过一个月就放寒假了,你今年是不打算回去了吗?”

 

当他们一起鬼鬼祟祟地跟在哈利和莉莉两个人身后时,詹姆忽然问了他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但是西里斯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喷了一声鼻息:“不回去。”他压低声音,冰冷地说,“他们爱去哪儿找就去哪儿找吧——反正有雷古勒斯那个乖巧的狗崽子给他们撑着面子。”

 

詹姆无声地耸了耸肩,他轻轻将手搭在西里斯的肩膀上。“这样更好,哥们。”他舔了舔嘴唇,说:“正巧,尤菲米娅叫我在这个圣诞假期里,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邀请你来我们家玩一趟。不然她就扒了我的皮在里面塞满香芒草,然后放进烤炉里当成圣诞大餐。万一你坚持要回家和你的家人过圣诞,我可就性命不保了。”

 

西里斯斜了他一眼:“尤菲米娅知道你在背后这么编排她吗,尖头叉子?”他毫不留情地戳破了詹姆的谎言:“我猜你甚至还没和波特夫妇商量这件事吧。”

 

“喂,”詹姆不情愿地说,“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总不会想圣诞节孤零零地一个人留在霍格沃茨过节吧?我爸妈那边你不用担心,他们俩肯定会同意的。就算我再多带几个人回去都无所谓,要是女孩他们可能还会更高兴。”

 

“可是留在学校过节——我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好的。”西里斯婉拒道。看得出来,他不怎么愿意主动上门去给别人家里添麻烦,即使那人是詹姆。“留在学校的学生又不止我一个,我想怎么都比回我的那个‘家’里要好。”

 

“再考虑考虑吧。”詹姆说,“大脚板,反正还有一个月。尤菲米娅的圣诞布丁做的棒极了。弗里蒙特上个星期从埃及出差回来,他肯定带回了一些你也会感兴趣的小玩意儿,我敢打赌。”

 

“你没赌博天分,多留几次赌注请你的梦中情人伊万斯吧,”西里斯懒洋洋地说。他双臂交叉着枕在了脑后,目光转向前面两个已经和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的黑影:“……当然,前提是如果在你决定行动之前她还没被人抢走的话。”

 

 

“我感觉后背有一点发毛,就好像有什么人一直跟在我们后面似的。”

 

当他们俩从魔药材料商店走出来的时候,莉莉小声地对哈利说。男孩睁大了眼睛,他不由得又打量了一遍他未来的母亲,讶异于她竟然拥有如此惊人的直觉和感知力。

 

老实说,詹姆他们这一路来的跟踪的确趋于完美。如果不是他事先就知道的话,哈利认为自己都不会感觉到有人跟着他们俩。他感觉一点儿紧张,知道自己现在正暴露在身边的女孩和不远处的四双目光的注视之下。好像头顶了一架无影灯一样无所遁形。偏偏现在莉莉还一边整理着手中杂乱的材料,一边征询他的意见:“你有这种感觉吗,哈利?”

 

“没有。”哈利干脆利索地否认道。他悄无声息地给自己加了个保暖咒,好让自己感觉再暖和一点。然后他定了定神,转头对莉莉说:“现在时间还早,想去三把扫帚喝一杯吗?”

 

莉莉明亮的绿眼睛睁大了。她抬起头盯着他,好像看着一个自己从来不认识的人一样。

 

短暂的几秒后,就在哈利已经笃定自己要被拒绝时,她忽然快速地眨了眨眼,爽快地笑着答应道:“好啊。”

 

 

在他们一起落座在三把扫帚角落里的唯一一张空座后,充足的暖气让哈利解下了围巾。他灵巧地穿过人群,从吧台取来了两杯黄油啤酒,走到座位处,分别放在自己和莉莉面前。红发女孩道了声谢后就伸手接了过去。哈利在她的对面坐下,他一边喝酒,一边忍不住用余光打量着莉莉。在酒吧昏黄的灯光下,她低下头小口小口地啜饮着啤酒,鬓边细碎柔和的红发垂下来,遮住小半张脸。愈发衬托的她的皮肤晶莹透白,漂亮的得叫人挪不开眼。

 

“……哈利?哈利?”

 

哈利忽然回过神来。他呆呆地看着对面的女孩,立刻反应过来莉莉刚刚叫了他不止一次,但是他没有听见。

 

“抱歉。”哈利说,“我有点儿走神。”

 

“没什么,我只是想对你道谢。因为我没想到你会约我来这里。”莉莉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笑着说,“刚刚你提出来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

 

当然。哈利无声地想,现在的莉莉对他虽然说不上了解,可她的直觉却惊人的准确。我当然不会想到约你来这儿。

 

这事实上是詹姆的计划之一。

 

在他们达成了交易之后,哈利相当好奇于詹姆为什么执着地要跟着他们两个,而且还要得到哈利的同意。他很清楚以他的本事,就算真的想偷偷摸摸地披着隐形斗篷跟踪也不是难事。

 

“因为我希望在结束之后你能带她去三把扫帚一趟。”詹姆说,“我会在那里角落的一张桌上下面留一点礼物——这个由我们来负责搞定,我得确定你们俩什么时候才会到那。如果我直接交给她那样东西的话,莉莉一定会拒绝的。本来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送她圣诞礼物,这是一个好机会。”

 

“不会太早吗?”哈利问道。

 

“不算早。”詹姆揉了揉自己已经够糟的乱发,难得有些迟疑地说:“其实,给莉莉的圣诞礼物我很早就做好了。如果是正好赶上圣诞节的时候给她,我猜她反而会因为猜到是我送的不会收。现在的时间刚好,她不会想到和那个有关系的。”

 

“或者我想你也可以寄封匿名信。”莱姆斯抬起头提议道,“内容就用来阐述你对她不可救药的迷恋。”

 

詹姆啐了他一口。

 

不过,这也的确是个好机会。哈利一边看着窗外,一边想道。虽然他不知道詹姆给莉莉准备的是什么,但是从目前莉莉对詹姆的态度来看,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让他们俩的关系缓和的机会。

 

虽然他还不知道詹姆是以什么形式留下那件礼物的——对此,詹姆拒不交代给任何人。用他的话说,那是一个只有莉莉·伊万斯能解开的秘密。

 

正当他陷入自己沉思的时候,吧台附近忽然响起的一声尖叫吸引了两个巫师的注意力。他们俩几乎同时往骚乱发生的地方看了过去。那里有两个脾气暴躁的男巫正互相抓着对方的领子,抽出魔杖抵着彼此的下巴,场面紧绷得一触即发。


骚乱声的源头正是几分钟前他们之中有一个人冲动之下将玻璃酒瓶掼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两个人身侧还站着一位女巫。看起来她正在急切地对着其中的一个人说着什么。

 

莉莉皱了下眉。空气里混乱的燥热正在上升,察觉到气氛忽然间变得有些紧张,他们俩匆匆喝完了自己杯里剩下不多的酒。然而在站起身来的时候,女巫还被混乱地拥挤过来的人群撞的趔趄了一步。

 

所幸哈利手疾眼快地伸出了胳膊,让莉莉及时地靠在了他的身上。

 

不过,在他们走出酒吧的时候,哈利又察觉到了另外一点儿不同。在他垂下眼睛时,经验丰富的傲罗头子敏锐地注意到自打两个人从里面出来后,莉莉就将一只手一直插在长袍外面的外套里。她的目光不自然地躲开,脸上带着像是喝了酒后微醺的红晕。

 

当他扶着她走出来后,莉莉对他道了谢。然后她飞快地将手从哈利的手里抽了出来。莉莉用双手抱着满怀的魔药材料,有些难以启齿地看着哈利。

 

“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一点事,哈利。” 红发的年轻女巫红着脸说。“对不起,今天我可能不能继续……”

 

“正巧,”哈利柔声打断了她蹩脚的借口,他心情愉快地说:“我也……有一点事。我有些想趁进入考试准备月之前再多飞一飞魁地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周一学校再见?”

 

“好啊,周一学校见。”莉莉的脸上露出放松的笑容,“谢谢,你真善解人意。”

 

“学校见。”哈利笑着说。他对她挥了挥手,目送着莉莉脚步匆匆地离开的背影。

 

 

“怎么样,詹姆安排的那场混乱还算专业吧?”

 

他在三把扫帚的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得意洋洋的声音。随即有一个人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专业极了。”哈利没有回头,他已经猜到了来到这的是谁。他长出了一口气:“简直就像一场舞台剧。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我们在那里喝酒等你们过来的时候,正在商量怎么把纸条偷偷塞进伊万斯的饮料下面。装作撞翻她的杯子太蠢了,而且很容易被发现。”西里斯从善如流地回答。“本来我们有另一个备用计划——扎漏罗斯默塔的啤酒箱,也能引起一场大骚动。可是詹姆觉得那太浪费。我们正僵持不下的时候,彼得注意到了那三人的异样。表面上,他们其中一对看起来像是情侣。可那女巫的腿私底下却勾着另一个坐在对面的人。于是我们顺水推舟,用了个更好的办法。”

 

“引起他们的矛盾,然后趁着混乱,披着隐形斗篷把东西偷偷塞进莉莉的口袋里?”哈利问道。

 

西里斯颔首。

 

“我还是有点儿好奇他给她的是什么。”当他们从台阶上走下来,往回去的方向走去时,哈利还是忍不住问,“这样詹姆就不怕被发现了吗?”

 

“其实很简单。詹姆这时候给她的是什么不重要——它本身就是个有意思的东西。”西里斯和他一起并肩走在路上,他一边走,一边对他解释:“你知道,詹姆很擅长炼金术里一些和变形物品有关的咒语。”

 

哈利点了点头。

 

“他花了一段时间来准备那个,将一件礼物变形成和它本质相关的物品。然后在上面上一道契约性质的锁,原理就像赤胆忠心咒一样。不过算是一个改良版,”西里斯说,“詹姆用伊万斯的一样东西在上面镌刻下她的魔法气息。所以那样物品只有在伊万斯的手里才会变形成原样。对于我们其他人来说,那看起来就是一张普通的石头,糖果,或者树叶罢了。他把它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更方便浑水摸鱼,这样解释你懂了吗?”

 

“他真是个天才。”哈利忍不住赞叹道。“我大概明白刚刚莉莉为什么会脸红了,她摸到的或许和我看到的不是同样的东西。我真好奇詹姆到底送了她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准备礼物的时候没告诉任何人,虽然我还是能猜到几分。”西里斯垂着眼看他,“而且这不算什么,詹姆的天赋能用来做比这还好玩的事情。”

 

“是什么?”哈利追问道。

 

“我们就快将成品做好了,我想到时候拿出来能吓你一大跳。那玩意儿叫做‘活点地图’。”西里斯顺手揉了揉他乱糟糟的黑发,“炼金术的变形咒本来就是詹姆负责的。可那晚他非要去找伊万斯,所以计划不得不推迟一段时间。”

 

哈利看到西里斯忽然停下了脚步。他哈了一口气,同时用手擦了擦鼻子,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在仰起头时,他注意到他胸前敞开的一片皮肤上被寒风吹的有些发红。

 

“西里斯。”哈利忽然叫了他一声。

 

“嗯?”高大的格兰芬多侧了一下头。随即,他就感觉到一个保暖咒落在了他的身上,紧跟着,又是一条带着体温的,暖和的羊绒围巾忽然被环在了他的脖子上。

 

男孩吃了一惊,他的目光下意识地紧盯着那双近在咫尺的,有些躲闪的绿色眼睛看,身体却因为惊讶一动不动。在他眼里,哈利刚刚将自己的围巾解下了一半。可西里斯比他要高得多,发觉俩人没办法围同一条围巾后,他就只好将它全部脱了下来,用手抓住两端,向上一抛,将金红色的围巾套在了西里斯的脖子上。

 

“你看起来很冷,我的围巾先给你戴一会吧。”哈利一边解释,一边努力地踮起脚,又将围巾在他的脖子上绕了几圈。带着哈利体温的围巾将他露出来的地方全都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寒风都被挡在了外面。西里斯转了转脖子,他有些不舒服地拉着围巾的一角,低声说:“这是……”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条围巾是我刚买不久的。”哈利说,“你可以一直戴着。”

 

西里斯愣了一下。他下意识地又用手轻轻扯了一下哈利给他戴上的围巾。羊绒的布料上散发出来的不止有哈利的热度,还带着隐隐约约的,他发间像是森林一样的清新的香气。

 

他不自在地梗了一下脖子,同时忽然用一只手扳过哈利的肩膀。

 

“走了,哈利。”

 

哈利没提防地被他推了一个趔趄。他连忙紧走了几步,跟上西里斯的步伐。他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忽然走的这么急,我们还要去哪吗?”

 

“当然是回学校了。难道你还想去哪?”西里斯用一种明知故问的语气回答他。在看到哈利下意识摇头后,他单手将哈利的领子向上拎了拎,遮住他解开围巾之后露出大半的脖颈。


“我还觉得这不够快呢,”他理所当然地说,“他们已经陪着詹姆先走了,我只是留下来接你的。而且现在就连你也觉得我看起来冷得要死,我们当然要抓紧一点时间赶回去,而不是像傻瓜一样还待在外面了。”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13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