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31

31.


当晚他们回到寝室里之后,谁也没有再提起空教室里发生的意外。两个人草草地应付了詹姆的质问,他们谁都没有继续追究下去,但是这件事却给哈利的心头遮上了一层阴霾。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事儿不仅仅限于一个校园恶作剧的程度。不管是上一次他和西里斯在霍格莫德被有心人偷拍,还是这次他们俩在空教室里被人偷看,两件事都带给他强烈的不安。

 

虽然他心事重重,然而接下来的排练却一天比一天顺利。他和西里斯在空教室里的事没有带给他太多阴影(起码远比不上当年麦格教授手把手亲自操练他们的时候)。当他们排练到第三回目的时候,哈利已经能够很自如地赤着脚和詹姆演出跳舞的那一幕了。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他们排到这一幕的时候,西里斯总会冒出来捣乱。他一会儿把詹姆变出圣诞老人的大胡子,一会儿让他的手变成牡鹿蹄子,压根没法牵着哈利的手。直到莉莉忍无可忍地威胁他如果再恶作剧打扰排练就把西里斯变成一条真正的狗拴在休息室里,让所有喜欢他的女生都过来摸摸他的头。

 

在听到这个可怕威胁时,西里斯一瞬间变绿的脸色让哈利直到现在想起来都仍然忍俊不禁。

 

两个月的时光飞逝而过。在这段时间的排练里,不得不说,虽然他时时刻刻都得忍受着可怕的高跟鞋和束腰的折磨,但也不是没有好事发生。除了他逐渐适应了穿着高跷跳舞以外,詹姆和莉莉的关系还得到了飞一样的跃进。虽然她还是像之前一样不给他好脸,但是哈利明显感觉到莉莉对他们整个寝室的人的态度都软化了不少。似乎在近距离接触了几个坏小子之后,她发现他们也没有那么的无可救药。

 

“等你进一步深入了解他们以后,你一定会喜欢上他们的。”这一天在餐厅吃饭的时候,趁着西里斯和詹姆都不在,哈利悄悄地对莉莉说。女孩正在切一块牛排,她笑着叉起一块肉堵住了哈利的嘴,摇了摇头:“我可不想那样。”莉莉说,“万一我真喜欢上他们就糟了。我可是一贯都坚定地站在西弗勒斯那一边儿的。”

 

“说到斯内普,”哈利一边咀嚼着,一边含糊地发声:“我好像很久都没看到你和他走在一起了。开学之后就没有,你们俩发生了什么事了?”

 

谈到这个话题,莉莉原本不错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感觉到她情绪明显的低落,哈利一下子联想到了些什么。

 

“难道说我们抽剧本那天你心情不好也是因为他的事?”哈利猜测道。他看到对面的莉莉低垂着头,她用叉子一下又一下地插着自己盘子里的青豆,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他决定最后努力一下。哈利不清楚现在莉莉对他的信任是不是到了能够和他分享斯内普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的程度。但是他想尽量对她表现出自己没有一点儿恶意,只是想要帮忙而已。虽然他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莉莉正在担忧的事情是什么。

 

哈利放下了叉子,耐心地等待着。半晌后,红发女巫才抬起脸来。她的脸色苍白,目光有些失神的看着哈利。

 

莉莉咬了几下嘴唇,哈利等着她最终下定决心。两双明亮的绿色眼睛对视着,女孩神色古怪地看着他,迟疑地说:的确……我之前看到了一些事情。这让我觉得……我好像从来没认识过西弗勒斯。”

 

 

一簇绿色的火焰从壁炉里燃起,照亮了斯莱特林常年阴郁湿冷的休息室。


一身长袍紧紧裹住的中等个头的黑影从壁炉里匆匆地跨了出来。他拉下一点儿面罩,露出苍白的皮肤上一双黑色的眼睛。在确信四周无人的时候,黑影却又谨慎地将面罩拉了上去。他抱着怀里的一捧东西急切地朝大门走去,却在离门口只有十几步之遥的时候忽然被身后传来的一个声音叫住了。

 

“斯内普。”

 

雷古勒斯的声音像一条毒蛇出洞时滑过地面的柔滑声响。他像是从天而降地出现在一身黑袍的瘦削男孩身后,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阻止他继续向前走。

 

“布莱克。”斯内普转过头,他看到脸色苍白的男孩抿着嘴,平静地看着他。那张不算出众的脸上所传达出的情绪阴晴不定。还没等他揣测雷古勒斯忽然出现在这儿的目的,男孩反而先开了口:“你是刚从那位大人那儿回来吗?”

 

“我的行踪和高贵的布莱克有什么关系?”他不无讥嘲地说。斯内普喷了声鼻息:“我想你的地位还没高到我事事都得向你汇报吧,小布莱克?”

 

雷古勒斯对他的嘲讽恍若未闻。他绕着斯内普的身侧走了半圈,忽然像嗅到了兔子气味的狗一样猛地伸出手抓住了斯内普黑袍的衣领。苍白的斯莱特林为他猝不及防的出手吃了一亏。他脚下不稳地趔趄向前,手里的包裹顺势掉在了地上。

 

“印度大吉岭红茶的香味。”雷古勒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姨母之前送给他的见面礼。你没去见那位大人,是在卢修斯·马尔福家,对不对?”

 

斯内普苍白的脸色因为愤怒染上了一丝红晕。很明显,雷古勒斯猜对了。

 

正当他搜肠刮肚地组织语言想要编织些新的恶毒话来攻击他的时候,雷古勒斯却忽然松开了他的手。他像丢一件垃圾似的漫不经心地将斯内普松开,然后转过身,脚步迟缓地走进靠近壁炉周围的黑暗里:“给你个忠告吧,斯内普。”雷古勒斯冷冰冰地说,“我要是你,我就不会和马尔福家的人走的太近。”

 

“在你和他联手之后来劝别人离你的盟友远点?”斯内普讥笑着问道。

 

“你和我不一样。”雷古勒斯回以他一个轻蔑的眼神,“不要拿你自己和布莱克家的人比较。斯内普。不管是我,还是贝拉……”

 

“也包括西里斯·布莱克那条疯狗?”斯内普忽然说。

 

雷古勒斯灰色的眼睛一瞬间缩了起来。

 

“既然你如此慷慨的给我警告,那么我将同样的话也送给你。”斯内普冷淡地说,他弯下腰捡起了自己的包裹。“如果我是你的话,为了表达忠心以及你引以为傲的家族荣耀,我会先处理掉我自己家族里出来的那个败类。一个出生在斯莱特林家族中的格兰芬多,”他的嘴角嘲弄地卷曲起来,“这是多么可供吹嘘的离经叛道的好资本啊。对了,或许你这段时间不在学校,又错过了不少好消息,布莱克。你大概不知道他现在和那个绿眼睛的格兰芬多打得火热吧?我看或许假以时日,你们家又要多出另一位穿红色长袍的姻亲了。听说他和波特长得可是一模一样。”

 

雷古勒斯将自己的指关节压的嘎吱作响。斯内普转身从大门离开,在他的脚跨出门口前,他还轻飘飘地丢下了最后一句话。

 

“……除了那张小报上的消息,我们这边的人还看到过他和那个小波特在一间空教室内独处。”斯内普柔声地说,“啊,如果你对这一点儿都不在乎,那也没关系。毕竟我记得近几十年里,你们家族就曾经有一位叛逃出布莱克家族,又和波特结了婚的伟大女性。这事儿对你们来说或许是家常便饭也不一定。”


“他……对他的同学施了恶咒。”餐厅里,为了避开周围人的耳目,哈利在他们的周围施展了静音咒和忽略咒。坐在他对面的莉莉痛苦地将手埋进了那头眩目的红色长发里,她哑着嗓子低声诉说道:“那两个斯莱特林的恶棍欺压其他学院的学生,西弗勒斯就在旁边。如果他只是不伸出援手也就罢了,可是我看到……我看到他也用黑魔法攻击了他们。”

 

“黑魔法。”哈利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老实说,他对斯内普掌握了黑魔法并不算非常意外。但是有点惊讶他居然会现在就当众用出来。看来四年级的斯内普已经和伏地魔那边的人搭上线了。哈利长出了一口气,他很肯定,要是没有一点儿背后支持的势力,他是不会这么鲁莽地暴露会给自己带来危险的东西的。

 

“在我看到那件事后,我一直感觉脑子很乱。”莉莉声音虚弱地对他说道,“我觉得……在我看到西弗勒斯用出黑魔法的那一瞬间,我和他就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我尝试过,哈利。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尝试找个机会和他谈谈这件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西弗勒斯好像一直在躲着我。”她的脸上浮现出真切的痛苦,“我知道依西弗勒斯的性格我或许很难劝说他。但是我还是想要试试。”

 

“你可以。”哈利忽然说。

 

莉莉抬起头看着他。

 

“我是说,你可以去试试。”哈利补充道。他伸出手轻轻地抓住了莉莉冰凉的双手,“不管结果怎么样,你都应该去试试。斯内普听不听是他的事情,你作为朋友已经做到了你能做的了。”

 

莉莉惊讶的看着他。片刻后,她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点儿红晕。

 

“如果这是波特或者布莱克,他们肯定会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叫我立刻把西弗勒斯踢的远远的。加入他们那一边去。”莉莉微笑着说,“但是你不一样。听了你的劝告之后我觉得似乎好多了,哈利。”

 

哈利抓着她冰冷的手,叹了口气。

 

他是不会听的。没有人比哈利更清楚这件事了。现在放在年轻的斯内普面前的有两条路,一个是唾手可得的莉莉,另一个是他渴望多年的野心和力量。不管后来的斯内普如何选择,他起码很肯定,现在的他脑子里充满了荣耀,伟大的事业,和黑魔王的宏伟计划,脑袋里连一点儿残渣都没留给其他。甚至于后来如果不是因为莉莉·波特的死,他会不会幡然悔悟,投向邓布利多的阵营都是个未知数。虽然哈利很愿意相信他依旧会这么去做,但是他不敢发自内心地完全相信年轻的斯内普。

 

然而他仍然劝莉莉这么去做了。即使他早就知道结果,不为别的,只为了莉莉自己,他也会叫她这么去做的。

 

tbc

评论 ( 7 )
热度 ( 90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