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u」Shattering World 05(下)

05 下


在他沙哑的笑声中哈利开始急促地吸气。他被身上沉重的重量压进柔软的被子里,身体随之向下沉。直到此刻,神父才意识到他落入了一个陷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整副躯体都被布莱克掌握在手中。他就像是一只掉进了鱼篓里的鱼挣脱不得。此时此刻,哈利的身体紧贴着他的,在互相磨蹭间甚至能感觉到一些异样的热度在两人的皮肤当中升起。布莱克用双臂夹住了他的脑袋,他摆正了他的头,然后弯下脖颈轻柔地咬住了哈利的嘴唇。

唇舌相交的一瞬间温暖过去后,哈利立刻感觉到一点刺痛从嘴唇冲上大脑。疼痛感和血腥味在他的下唇上蔓延。布莱克咬破了他的嘴唇,他尖锐的犬齿慵懒,缓慢地扎入了他的下唇。然后贪婪地舔掉那些对他而言美妙至极的血。

当他的脸紧紧地贴在哈利的脸上时,神父能够感觉到他下巴上的一点儿胡茬的触感扎着他的皮肤。那让他想起了他曾经与西里斯说过的一个玩笑。“吸血鬼也会长胡子吗?”那个他们互相进食过的午后,哈利坐在床上看着为他包扎的西里斯忽然开口问道。那个男人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他抬起头轻柔地在他的伤口上落下一个亲吻:“我想他们永远会停留在他们死去的那一年的样子,”西里斯沙哑地柔声说,他甚至对他开了个玩笑:“很遗憾我被转化的那天早上出门前忘了刮个胡子。”

想到西里斯让他原本已经逐渐僵硬麻木的心感觉到了一丝痛苦。

“不。放开我,”哈利喃喃地说。此刻他的一切都被布莱克压制着,四肢,躯体,头脑,甚至是心灵。但是有关西里斯的记忆却在麻木当中撕开了一个裂口。哈利努力地在布莱克的钳制中转动脖子。他想要拒绝,将头转向另一个方向。不想要看到那张过于相似的脸从而给他带来更多的痛苦。但是在刚刚艰难地成功的瞬间哈利就感觉到滚烫的热液从他的鼻梁上漫过。“放开我!”他重复着唯一能发出的声音低声喃喃道。此时温热的泪水更多,更快地从他的眼眶里落下,不停地蔓延过鼻梁,最终落进嘴里。

“你是很少见的,”布莱克在他耳边的声音温柔地说。他的声音带着惊异,嘴唇轻轻吻着他的脖颈,让哈利感觉到他像是在被一条蛇亲吻,那滋味让他浑身战栗。“居然在被吸血鬼吻过之后还能凭自己的意识移动身体。哪怕只是那么一点,”布莱克的声音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在鼓励他了。“你还能反抗更多吗?哈利?让我看看。”

“杂种。”哈利声音沙哑地补充道。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沉重的像是被石化了。布莱克用双臂圈着他的身体,他将他绵软的躯体从床上带了起来。然后让他的全部重量都依靠在了他的身上。哈利对此没有感到丝毫感激。尤其是当他意识到自己即使已经被扶了起来,也仍然,压根,没有一点儿力气——哪怕只是能够抬起手给他一记清脆的耳光都好时,他眼睛里的那些液体落下的速度更快了。

“这也不赖。”那像是被他赞扬了的杂种带着笑意说。

然后布莱克又吻了他。他的双唇轻轻地刷过,然后停留在他的嘴唇上。这一次他像是想要吻去哈利的泪水,因为现在他哭的实在太厉害了。或许不方便他对他做接下来的那些事。“我不会让你留下什么不好的记忆的,哈利,”布莱克像是安慰似的在他耳边说,但是他贴着哈利嘴角时翘起的唇角的纹路显示他此时所说的不一定是真心话。“不会很糟,”他补充道,“不一定会。当然,前提是如果你的反抗只意味着这么一点儿的话。”

 

 

西里斯猛地睁开双眼,他身体一绷,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在睁开双眼的一瞬间还在大声地粗喘着气。那可怕的睡梦中最后残留在眼前的景象和眩晕带来的黑斑仍然在他眼前交织着挥散不去。

过了一会,西里斯的胸膛仍然在剧烈起伏着。但是他已经差不多能冷静下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并将一只手插进了自己的头发里。几乎是同时,他摸到自己的头皮上渗出了一层湿漉漉的汗水。

“是个噩梦。”西里斯喃喃自语。他用手捂住脸,又慢慢将汗湿的手掌从脸上滑下,“这只是个噩梦。”他有些神经质地重复。

 

片刻后,西里斯等到自己的情绪变得平稳了些,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四周。现在他身处的这个房间里很昏暗,几乎没有什么光线。亚瑟一家正如他所说非常会对付他们这样的东西。严格的禁制束缚了他大半的力量,不过这样阴暗的地方也的确适合他养伤。

想到亚瑟又让他心头涌上一阵阴郁的狂躁。在再度昏睡过去之前,他差一点就揪着亚瑟的领子从他口中逼问出来伤害了哈利的是什么东西。但是那个中年男人在对话中总是对他闪烁其辞。他只是告诉西里斯现在应该好好休息,养好身上的伤。何况即使现在他心急也无济于事。而哈利那边有教会的人会照管,短时间内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操他的,就是因为教会也加入了才是最大的问题。

如果那群怪物是嗜血啖肉的豺,那教会就是一匹不吐骨头的狼。而且这头狼潜伏在暗处的时间已经太久,太久了。他几乎每个晚上都能看到它在他们身边窥伺的饥渴的目光。他总是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只要他离开他们所守护的地盘哪怕一秒,他的哈利就会被那头饿急了的狼一瞬间撕碎。拆吞入腹,连一点儿骨渣都不会留下。

这种预感会在他无法守护在他身边的时候变得加倍强烈。

西里斯的目光在扫到窗框下放着的乌头草和盐圈的时候再次紧缩了一下。他皱了皱鼻子,难怪他在睡梦中都感觉到自己周围漂浮着一股狼人身上的怪味。

 

他径直跳下了床,赤着脚站在地上。当双脚落在地面时,从伤口处传来的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几乎让他忍不住要龇牙咧嘴。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努力调整面部纠结在一起的肌肉,装作自己好像没感觉到什么疼的样子。

卧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一条小缝,一个有些尖细的女孩声音传了进来:“西里斯·布莱克,你是不是醒过来了?”他抬起头,眯着眼,有些不习惯忽然出现的光线。灰色的眼睛看到一个明显接受了亚瑟十足十遗传的红色脑袋出现在门后。那个女孩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她用手将门推的更大了一点,纤细的身影出现在门边上。影子在脚下拉的很长。

“你是……金妮?”西里斯试图将名字与她本人对号入座。随即他看到她的影子点了点头,知道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小女孩手里端着一个盘子朝他走了过来,那个餐盘看起来足有他的脑袋大。

真鲁莽,西里斯不动声色地想,但是当他看到她朝他毫不顾忌地伸出手来的时候,他似乎又有点明白了哈利为什么会和这一大家子关系这么好。

盘子被递到他的鼻子底下。西里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闻到动物的血被煮熟了之后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当他垂下眼睛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没错。煮过了的奇形怪状的血块摆放在盘子里,表面是半生不熟的紫红色。让人光是看着都没有一点食欲。当然和他往日吃的没法比,但是还算能入口。

“莫丽说,她想要在这里面加一些,一些盐或者酱汁,因为看起来很不好吃。”金妮看起来像是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对站在她面前这个过于高大的赤脚男人说道。西里斯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她的脸涨红了,“但是亚瑟反对。他说那些吃到你肚子里的东西会杀了你。”

“他说的没错,”西里斯点了点头,他弯下腰接过金妮手里的盘子,小心着不去碰到她的手,“你妈妈不够了解这些事情,但是你们不一样。我听你的父亲说之前是你发现了我对吗?谢谢,金妮。”

“不需要对我道谢。”金妮说,“我知道你对哈利是重要的人。我救了你他会很高兴。”

西里斯的眉毛跳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你其实是为了讨哈利的欢心才救我?”

“不全是,”小女孩耸了耸肩,“不过如果你和哈利没有任何关系的话,我可能会让你在那多晒一会儿太阳。你知道吗?我哥哥比尔的脸是被一个吸血鬼给抓破的,在他脸上的疤痕这辈子都好不了了。他差点因为这件事取消了婚约。”

西里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忍不住短暂地想了想,如果哈利看到他的脸上有了两道像狼人抓出来的那样的疤痕,他还会不会愿意陪在他身边?还是他也会因为他受伤而去把狼人的血放干倒吊起来‘晒太阳’?想到阳光让西里斯哆嗦了一下,他立马把这个过于可怕的想法从脑袋里甩了出去。

虽然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有一部分还挺喜欢这个想法。

“袭击比尔的是狼人,”他说,“我那天到的的确晚了点,我承认有错。不过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就把我丢在太阳下面吧?”

“把你丢在太阳下面的不是我,西里斯。”金妮低声地回答他,“爸爸说那个吸血鬼叫布莱克。”

“布莱克?”

西里斯的抓起血块的手忽然停在了盘子边上。他听见自己从胸膛里呼出的气凝固在了喉咙里。像是一坨秤砣正牢固地塞着他呼吸进出的渠道。西里斯眯起双眼,他目光尖锐地看着金妮,同时艰难地从被塞住的喉咙里挤出了一点儿声音——他也是头一次发现自己的声带变得这么的嘶哑,而且难听:“金妮,告诉我。你在说……哪个布莱克?”

“把东西快点吃完,然后去问亚瑟,他知道关于这一切的来龙去脉。”金妮凑近了一点儿,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凤凰社里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他们的人很快就会到这来。我知道之前亚瑟只告诉你哈利可能出事了,但是他可不敢对你说袭击了他的‘东西’是谁。他怕你发疯,也怕你跑掉。那后果不是他承担得起的。事实上你对任何跟哈利有关的事情也的确没有什么理智,西里斯。我偷听到了一些东西,所以我知道现在你得快点吃光这些,恢复体力,然后才能去救他。”

西里斯缓缓地将手上抓着的熟血放回了盘子里。他垂下眼睛看着自己的双脚,嘴抿着,陷入了一阵复杂的沉默。

“请你相信我,”他的沉默在女孩的眼里却像是某种不被信任的预感。金妮补充道,“我并不知道太多,但是能感觉到事情现在已经变得很糟。而你是我相信唯一有能力,而且愿意不惜任何代价去救哈利的人。除此之外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看到那个高大的男人没有躲避,她踮起脚贴近他的耳边,说:“千万不要相信教会派来的任何人,西里斯。”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