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21

21.

傍晚时分,最后一个整理完行李的詹姆和哈利,以及西里斯在壁炉前告别。他在离开前又一次询问了他们俩人是不是真的不想去波特家过圣诞,在得到了否定的答复后,詹姆不无遗憾地撇了撇嘴。

 

“我本来想如果把哈利也带过去就会让你改变主意呢,大脚板。毕竟在我们家你俩想要腻在一起的话也很方便。”詹姆对西里斯说,他故作夸张地叹了口气:“我没想到原来你们俩是想留在这里过‘二人世界’。”

 

最后,以詹姆带着一个西里斯脚印的屁股灰溜溜钻进了壁炉里的背影结束了这场劝说。送走了詹姆后,西里斯还没好气地把地上的灰往壁炉里踢了踢,他一回头,看到哈利还站在原地看着他。

 

“你还要在这里傻站到什么时候?”西里斯单手扯过哈利的手臂,他的力气将比他矮了大半个头的男孩险些拉的一个趔趄,幸亏他又靠着西里斯很快站稳了脚。“我们去吃晚饭了,哈利。”

 

当夜晚来临,寝室里的灯依次熄灭的时候,他们平时热热闹闹的五人间里只剩下了他和西里斯两个人。另一个男孩很快就入睡了,从床的另一侧传来他平稳悠长的呼吸声。然而哈利仍然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辗转反侧,发现自己很难入眠。

 

白天詹姆无意中提到的一些话让他忍不住想起了更多的事。这几个月来和劫道者一起度过的过分快乐,安逸的生活,几乎淡化了他从未来所带来的‘记忆’。

 

他的学生时代从来无缘享受这样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现在,即使有他知道将来会背叛所有人的彼得在他们的身边打转,即使詹姆,西里斯和斯内普针锋相对的矛盾层出不穷,即使现在他未来的父母见面的时候还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讥讽彼此……可这一切都不能打消他的快乐。那种感觉是那么的真实,那么令人贪恋。像是他一切曾经渴望又从未得到过的幸福。

 

活生生的,他的父亲,母亲,教授,教父,就那样站在他的面前。展示给他的不仅仅是一张冰冷的会动的照片上的笑容,而是温暖的汗水和拥抱。傲慢固执的,对他喜欢的人之外都冷冰冰的西里斯;自负又阳光,却开朗的让人讨厌不起来的詹姆;嫉恶如仇,爱恨分明的莉莉;温和敏感,总是会在他们交谈的时候一针见血的莱姆斯。还有年轻的斯内普,彼得,还有那些他认识的,不认识的所有的面孔……

 

哈利忍不住翻了个身。他抱住自己的头,无声地将自己整个蜷缩进被子里,像吐了丝把自己包裹起来的茧。他现在拥有的太多,太多了。多到让他开始害怕失去这些。

 

有些时候哈利会感到混乱。他不知道他现在真的是在过去的世界,还是只是和他的过去相同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如果是前者,那么在他所在的一瞬间,他的‘未来’改变了,为什么他还没有消失?

 

或许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但自己却不自知?

 

他无法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几乎已经翻遍了图书馆里所有的资料。但是没有一点儿收获。不安的郁结始终盘亘在他的心底。后来他想到或许他应该去问邓布利多,然而这个时代的邓布利多并不是那个从一开始就把他当作一个战士去培养,去信任的人。

 

有好几次,他已经走到他的办公室不远处,却仍然在说出滴水石兽的口令前踟蹰不前。他和詹姆他们之间的关系无限地拉近了,却好像和邓布利多始终隔了一层肉眼看不见的薄膜。

 

这样的隔阂让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哈利能够感受到,即使是现在的邓布利多,他仍然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在关心着他,甚至是——爱着他。给他在霍格沃茨内的生活提供着诸多便利。但是同时他也很清楚,现在的他对他而言并非他所说过的那个——不想去考虑那些面目不清的人的生死,只将他放在手心的救世主男孩。现在的他对于校长来说同样是面目不清的那些人中的一员。一想到这个,他就丧失了所有和邓布利多深谈的勇气。

 

和往日亲近的人变成陌路的感觉让他感到痛苦。然而他却没有陷于这样的烦恼和苦痛当中。

 

年轻的西里斯几乎让他忙的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

 

一想到这个,哈利又忍不住心里漫溢而出的古怪的笑意。詹姆,西里斯,莱姆斯,莉莉,一个个名字都让他感到自己像是被温暖的阳光所笼罩着。让他感到如此真切的,活生生的情感和温暖。

 

哈利仰面躺着,他睁开眼睛注视着头顶黑洞洞的天花板,感觉到心中一片空白和迷茫。只有一个念头异常的清晰。是的,他在失去了的同时,也得到了更多。无论这一切真实与否,他现在唯一所能做到的,就是不再次失去这些他曾经渴望而从未得到过的,最宝贵的东西。

 

tbc

评论 ( 6 )
热度 ( 98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