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23

23.


等他们飞回霍格沃茨,成功落地,抓紧时间将摩托重新在禁林里藏好,又走进城堡时,刚好听到大钟敲过了九下。夜晚的城堡灯火通明,星星点点的灯光像黑夜里游荡在草地中的萤火虫,漂浮不定,如梦似幻。


哈利几乎为这副他从未见过的美景感到沉醉。在他们行驶过黑湖上空的时候,西里斯还特意回过头对他说这里应该能听到人鱼的歌声。当哈利详细地给他描述那童话传说中的‘美人鱼’的真面目过后,西里斯在空中哈哈大笑,他松开了摩托的把手,险些害他们的摩托失去平衡,一头栽倒进湖里去。

 

在他们落地以后,哈利才感觉到长时间的高空飞行让他身上的保暖咒早就失了效。他本能地朝西里斯的方向紧靠着,一路上男孩高大的身体为他挡了不少风。似乎察觉到哈利仍然在瑟瑟发抖,停放好摩托的西里斯斜过眼瞥他冷的发红的脸,他垂在身侧的手臂自然而然地抬起来搂住了他瘦削的肩膀。

 

“我知道圣诞节到来前,在霍格沃茨的小厨房里会藏着一些品质不错的威士忌。”他竖起另一根手指压在嘴唇上,低声说:“现在是圣诞节期间,费尔奇的巡夜会比平时松懈很多。我们可以去自己取点酒出来给你暖暖身子。”

 

“那可是偷窃。”哈利在他的怀里同样学着他压低声音说,“如果被发现,格兰芬多的分数大概会被直接扣光。”

 

“说的对,”西里斯压着嗓子说,“那现在你知道了我的计划,你打算去举报我吗?小波特先生?”

 

“我可以举报你。”哈利仰起头,想了想,说:“这样麦格教授准会给我们加个二十分。”

 

“然后因为‘布莱克先生明知故犯的偷窃行为,格兰芬多一增一减,再扣五十分‘。’西里斯惟妙惟肖地学着麦格教授有些尖细的声音。话音未落,两个男孩就捂着肚子笑成一团。

 

虽然他嘴上说着‘我们应该把所有的库存搬空,这样才对得起万一你举报之后我们扣掉的五十分’。但是实际上,西里斯只很有分寸地拿了两瓶酒出来,都是火焰威士忌。

 

他们俩偷偷遛回寝室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哈利刚把门掩上,就听到走廊里传来费尔奇带着的那位夫人发出来的一声难听至极的猫叫。


“今天的宵禁时间好像比平时晚了不少。”哈利搓了搓自己的脸,一边往回走,一边说。到了床沿边上,他立刻甩开拖鞋,手足并用地爬上了西里斯的床。男孩正在帮他拧开威士忌的盖子,他准备了玻璃杯,将两个杯子都倒满了。

 

“我们没有吃晚餐,少喝一点。”哈利接过了杯子,说。他捧着玻璃杯小口小口地喝,热辣的威士忌将他冻的快要结冰了的喉咙撕扯开了一个裂口,他感觉一道火辣辣的线顺着他的喉管流了下去,将他的整个身体完全打开了。随即到来的是沉淀在胃部,迅速上升,挥发的炙热。


几乎是立刻,他感觉到自己被冻的半僵的身子暖和了起来。哈利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他抬起头,正好看到西里斯将自己杯子里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你喝的太快了。”哈利对他说,他感觉到自己的脸仍在发烧。“会有点晕。”

 

西里斯看着他的眼睛,他的那双灰眼睛在喝了酒之后像是沾了酒精的湿润,变的熠熠生光。他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陌生的人,或者是从没见过的动物。他对哈利眨了眨眼,然后微笑。

 

“我喝这个还从来没醉过。”西里斯给他展示了一下已经空荡荡的杯子底,他歪着嘴角笑了笑:“后劲不算大。”

 

现在他们俩在一张床上了。哈利裹着西里斯金红色的毯子,他还是不紧不慢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喝着威士忌,而且一边喝一边摇晃着杯子里金黄色的液体,透过半透明的酒看着坐在他身边的西里斯。

 

他真英俊。他眨着眼睛看着他,念头轻飘飘的,像是踩在云上。

 

西里斯的脸离他很近。透过镜片,哈利几乎能看到他微青的下巴上细小的胡茬。他正在一杯接一杯地喝着火焰威士忌,看起来不全是因为他感到身体寒冷。而只是他喜欢这么做。

 

正在他手边坐着的年轻,傲慢,桀骜不驯的西里斯。意气风发,没有经受过任何苦难磨砺的布莱克。不是那个坐了十二年冤狱,惨烈又疯狂,阴郁又尖锐的西里斯·布莱克。他在仰起头的时候下颌的曲线流畅又性感,喉结傲慢地凸起,有种独属他的,独一无二的西里斯的感觉。

 

哈利从前从来没有机会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年轻的西里斯。他和他的想象中差异不大——说老实话,除了长相,他对年轻西里斯的印象相对而言说不上好。而在他和他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他行事的确很荒唐,而且傲慢的要命。但是同时,他也发现他从举手投足间散发出叫他无法抵抗的,莫名的吸引力。这和他在记忆中,在相片里看到的年轻的西里斯都截然不同。

 

哈利端着那杯酒,他长时间的凝视着他,感觉到有雾气在他的眼镜镜片上氤氲,西里斯的脸在他的面前渐渐地变的模糊起来。

 

“你怎么了,哈利?”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恍惚惚地,他听到西里斯在问他,声音像是耳语。

 

“我好像喝多了。”哈利口齿不清地回答。紧跟着,他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放在他的肩头上,然后从胳膊下滑到他的手腕。还没等他想起那只手的主人是谁,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无骨的泥鳅滑进泥水一样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

 

“好好睡一晚吧。”那只手的声音命令他道。然后,他轻轻地将杯子从他的手里抽了出去,断定道:“你喝醉了。”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01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