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25

25.

在开学前的几天,哈利意外地收到了一个从邓布利多那里寄来的猫头鹰包裹。当他不无好奇地打开它时,发现里面是老人给他准备的是一枚明显由古灵阁出品的妖精金币,以及一张长长的,写着他们下学期所需要的课本条目的羊皮纸。当他把包裹全部拆开时,发现最里面还夹有一张薰衣草色的字条。哈利将它捡了起来,特有的圈圈勾勾的文字祝他在即将开始的新学期里过得愉快,除此以外还有一条拉丁文书写的——就好像是什么中国餐厅附赠的餐后幸运曲奇一样的话,没头没脑。

 

但哈利还是费力地将它读了出来。多亏在参与傲罗的工作之后他时常得和不同国家的奇奇怪怪的巫师打交道,让他在空闲之余也学了一点儿拉丁文——‘一片命运所无法涉及的自由之地。穿越时间与空间的桎梏,以梦状的目光注视的焦土。’

 

然而当他读出来以后,他只觉得更加奇怪了。哈利对这句莫名出现在他开学通知单上的话完全摸不着头脑。唯一能令他确定的就是这一定是邓布利多给每个学生发出的通知单——如果是麦格教授,她不会写这样含糊不清的东西上去。

 

 

“我想我们最近要去一趟对角巷买新书。”在此之前还得去一趟古灵阁,看看邓布利多给他那枚金币的用意。但是这一点哈利没有对西里斯直说。他小心地收下金币,换好衣服,并征询式地问那个正仰躺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男孩:“你想去吗?”

 

“废话,当然得去了。”西里斯侧着头对他说。他眨了眨眼:“哦,正好还得去一趟摩金夫人的服装店。”

 

“服装店?”哈利有点疑惑,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噢,可以。或许我也需要一件新长袍了。”

 

“不止是新长袍。你想好要挑选的戏服了吗?”西里斯的嘴角挂着一抹微笑。他撩了撩垂到额前的头发:“我已经想好了。”他朝站在不远处的哈利伸出手,后者疑惑地看着他,当确定西里斯是真的需要他配合时,哈利才迟疑着握住了他的手。随即,西里斯立刻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拉。瘦弱的男孩猝不及防地一个趔趄被他拉进怀里,大半个身体撞到了西里斯的肩膀上。

 

“看啊,”年长的男孩用单手扶住他的肩膀。他帮助他站稳,然后压低声音,用充满磁性的微哑嗓音温柔地说:“从前的姑娘将手给人,同时将心也一起给了他。现在时世变了,得到一位姑娘的手的,并不一定能得到他的心。”

 

哈利的心怦怦直跳。他忍不住猛地抬起头,绿色的双眼正对上西里斯戏谑的视线。

 

 

“这句话不过是出自麻瓜戏剧,莎士比亚的《奥赛罗》罢了。就算你不知道这些东西我也不会笑话你。你明明知道这个为什么还发那么大的脾气,哈利?”

 

西里斯紧走了两步。他的腿很长,轻易地就追上了刻意走在前面,将他甩开一段距离的怒气冲冲的哈利。现在圣诞节刚过,巫师们都还沉浸在浓郁的圣诞假期的氛围中,对角巷街上的行人寥寥。西里斯看了一眼周围,在确定这次一定不会有人偷拍他们的时候,他立刻伸出手,牢牢地一把拉住了哈利垂在身侧的手,随即发现对方戴着的正巧是他送的圣诞手套。

 

“我没为这件事生气。”哈利被他拉的向后跌了一步。他闷声闷气地说。男孩的声音藏在围巾里,听起来很不清晰。“我没生气,西里斯。”

 

“你是在骗我还是骗自己呢,哈利?”西里斯拉住他的手紧紧地不放。他强迫他站在原地听他说下去,“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你的情绪?你现在就像一头发现自己的金蛋被抢了的匈牙利树蜂。”西里斯半开玩笑地说。然后,他板起脸来,两只手都紧紧地抓住了哈利的肩膀:“要是你今天不在这告诉我我们就不去服装店了。”他顿了顿,补充道:“也不去你的古灵阁。”

 

哈利转过头。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西里斯。

 

“别那么惊愕,我又不是故意偷看你的信的。”西里斯大咧咧地说,“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句末的那句话是邓布利多随机给不同的学生填上去的还是每个人都有而已。然后‘不小心’看到他还多给了你一枚金币。”

 

哈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没好气地瞪着西里斯,说:“你本来可以直接问我的,直接偷看别人的信可真没礼貌。”

 

“没错,可是那毕竟是邓布利多。你们俩之间有一点儿不为人知的小秘密。”西里斯说,“我担心得不到真实的答案,那可就出大糗了。我看到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谜底是戏剧,我本来想直接问你,但是看到你一脸的迷惑。所以猜测我们俩通知单上写的东西可能不一样。”

 

“噢,真对不起,”哈利愈发生气了,“我只是不怎么熟悉拉丁文——也不熟悉麻瓜文化而已。那句话我看了半天都没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

 

西里斯一时语塞。

 

片刻后,他忽然眨了眨眼。高大的格兰芬多低着头,灰色的双眼有些不确定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哈利:“所以说,你没看过奥赛罗。”西里斯低声地说,“也不知道我刚刚在房间里说的是台词。所以你生气了,哈利?”

 

话音未落。他眼可见地面前的男孩脸变的更红了,就像一瞬间熟透了的番茄。那双绿色的眼睛因为恼火变的愈发明亮湿润,他几乎是恶狠狠地瞪着他,但是眼睛里看着他的目光过于柔软,让他显得像一只掉进陷阱手足无措的毛茸茸小动物,连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

 

“是啊,我没读过任何东西!我太无知了,这个答案你满意吗?”哈利恼火地说,他用力地跺了一下脚,转身,接着再也没管站在他身后的西里斯。哈利迈开大步朝和他们来时相反的方向走去。

 

站在原地的西里斯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他忽然被气跑了。他怔怔地站在原地,盯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有点不解地摸了摸后脑。

 

“一个戏剧而已,不管知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发脾气的?”他疑惑地自言自语。

 

tbc

评论 ( 9 )
热度 ( 92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