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22

22.


第二天一早,西里斯就叫醒了他。

 

或许是因为前一晚他胡思乱想到深夜,西里斯把他叫起来的时候,哈利还睡意朦胧。他大睁着眼睛看着视野里一片模糊的,来回乱动的那个黑色脑袋。当他意识到那应该是西里斯的时候,后者已经主动爬上了他的床,把他睡前放在床边的眼镜戴在了他的脸上。

 

“虽然你这样子也挺好看的,”西里斯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脸,说,“不过不戴眼镜到底有点不方便。快点起来,哈利。我们今天要出去呢。”

 

“是去霍格莫德吗?”哈利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他绕开西里斯去拿自己的制服,一边打哈欠一边换衣服。西里斯靠在他的床边上,他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则不停地抛接戏耍着一个钥匙扣似的东西,漫不经心的表情有种慵懒的英俊。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呀,哈利?”高大的男孩有点不耐烦地说,“我们好不容易逮到只有我们俩人在的时候了,当然是带你出去玩了。你不会忘了我们说过什么了吧?”

 

哈利抓了抓自己乱的像是鸟窝一样的头发。他努力地回想和西里斯曾经‘约定’过什么,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摩托车!”他试探地大声说出来,声音已经像是在欢呼。

 

“没错。”西里斯拍了一下手掌,钥匙从他的掌间掉到了大腿上。哈利看到那是一个拴着银色的钥匙扣,做成大狗的形状,可狗头的地方却是一个骷髅头,上面还有像是用小刀划出来的吊诡图案。

 

注意到哈利的目光,西里斯把手扬了起来,方便他凑近了看。“很酷,是不是?”他不无得意地说。

 

“很酷,而且还很像。”哈利想也没想地脱口而出,“狗身上的图案和你身上的纹身很像。”

 

忽然,哈利感觉到西里斯看着他的目光有所变化。高大的灰眼男孩睁大眼睛看着他。他头一次在他面前流露出这样的神情——迷惑,不解,还有完全出乎意料的惊讶。印象里他所见到的年轻的西里斯一向是从容而冷漠的。此时此刻他露出这种意外的,有些愣傻的表情,反而让哈利觉得好像在一瞬间拉近了和他之间的距离,让他忽然感觉到现在的西里斯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而已。

 

虽然他还并不明白是什么让西里斯露出这样的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纹身的?”片刻后,西里斯迷惑地看着他,说,“我有在你面前脱过衣服吗?”

 

在互相扯皮了近一个小时‘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有纹身还知道图案’‘难不成真像詹姆说的,你对我有意思,所以偷偷看过我换衣服或者洗澡’一类的猜测后,两个人终于跌跌撞撞地走出了休息室的大门。哈利一开始很好奇他会把摩托车藏在哪里,当他带着他往海格的小屋走去时,他立刻就明白过来,这真是个再合适也没有的地方了。

 

“海格知道你把东西藏在他这吗?”哈利跟在他的后面,一边走一边问道。这时候的他和海格只在之前几次神奇生物保护课上见过面。半巨人对他还是展露出了相当的友好,和从前一样,还邀请他有时间的话可以去他的小屋玩。然而他到现在都没有赴约一次,想起这个的哈利又感觉有点懊恼。

 

“呕,当然不知道。”西里斯说,“不然他肯定又要啰里八嗦地说一些什么,‘这是违反校规的。邓布利多不会同意你驾驶这种危险东西的,男孩。’一类的废话。就好像他把校长的指令完美执行下来了一样。我还没告诉别人去年他在屋里养了三颗龙蛋的事情呢。”

 

“他又养龙蛋了?”哈利稀奇地说。海格对于这种生物的幼崽有着一种近乎母亲的关爱和执着,虽然他本以为这时候的他应该在精心地培育蜘蛛。“成功了吗?”

 

西里斯摇了摇头。

 

“我看一眼就知道,那不是生长在这里的品种。”男孩解释道,“霍格沃茨对它们来说太寒冷了。我早就告诉过他,可他自信满满地以为一个棉被就能解决所有问题,最后送那些可怜的小东西都上天去见了梅林。”

 

“他肯定很失落。”哈利叹了口气,说。

 

“谁说不是呢,那几天我看他的眼睛都红通通的。”西里斯说,“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霍格沃茨里没法养龙。何况那些家伙也太危险了,万一它们跑出去,很可能会伤到人。”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距离海格小屋不足一英里的地方。西里斯叫他待在原地等着,随即他跑到一块被垒起来,看起来像是当作屏障的石头后面,将手伸进了石头缝里面摸索。

 

几分钟后,哈利看到趴在草地上的男孩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他直起腰来,快步跑到哈利的身边,手臂重重地在他的后背上拍了一下:“好了,哈利!”西里斯快活地说,“我们快走!”

 

哈利跟在他的身后。两个男孩跑出去还没有半英里,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不大不小坍塌似的声音。哈利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刚刚那几块垒在一起的石头已经塌了下来。尘土飞扬。

 

“这是我当时来帮他摞石堆的时候偷偷藏进去的。”西里斯说,“因为这玩意儿本身就很大,我也没法把它变的和一个米粒似的那么小。就又多用了一个伪装咒,让看到它的人都以为这只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

 

他朝哈利摊开双手,哈利看到西里斯的手上躺着一个像是模型一样的摩托车。这辆魔法摩托他曾经见过——大到他不能乘坐,不得不坐在旁边的兜袋里。

 

他舔了舔嘴唇,兴奋的睁大眼睛看着西里斯。

 

“我们这就从禁林出发,抓紧时间,在海格回来发现这儿发生了什么之前。”西里斯自然地拉起他的手,另一只手抓着缩小的飞天摩托。两个人一路朝着禁林里快速地飞奔过去。

 

这一次甚至连哈利都抛弃了他一贯的小心谨慎。他们俩飞奔在一片开阔的草地上,周围一点儿遮挡物都没有。风刮过他的耳朵,他的心正在胸膛里怦怦地乱跳着。瘦小的男孩紧紧地跟在高大的那个身后,他抬起头就能看到近在咫尺的,西里斯半长的优雅卷发被风吹的向后飘起。他的一只手死死地抓着他苍白的手腕,拉着他向前快跑。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就算在这里被别人抓到又怎么样呢,他忍不住暗自想道,就算被抓住又他妈的怎么样呢?他正和西里斯在一起。不管看到他们的人是海格,邓布利多,麦格教授,还是费尔奇,不管他们说他们俩是违反校规也好,麻瓜保密法也好。在这个时刻自己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了。

 

只要是和西里斯在一起的时候,他发现那种久违的,无所畏惧的,无所迟疑的快乐就回到了他的身上。哈利几乎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他才不在乎西里斯拉着他会把他带到哪儿去。他只想享受这种将自己短暂地安全交付给别人的单纯的愉悦感。

 

路程不算长,他们很快到了禁林深处。在停下来之后,西里斯才放开了他的手。他们两个人都有一点喘。高大的格兰芬多先将摩托抛了出去,念念有词地将它变回了巨型摩托。然后他倚着发动机,抱着手臂看着哈利。

 

“你,”西里斯的声音带着笑意,他弯下腰凑近了他。两个人湿热的呼吸拍打在彼此的鼻翼上,他轻声地说:“看起来很兴奋。我刚刚好像看到你的眼睛在闪闪发光。”

 

“我可不是禁林里的精灵。”哈利喘着气小声地反驳。但是话音未落,他们两个都笑了起来。西里斯用手拄着座椅,一个翻身就跨到了车上:“坐在我后面,我们这就出发了!哈利。”

 

当他踩动发动机的时候,哈利听见自己像是发出了一声尖叫。但是他的尖叫声完全被巨大的引擎发动声压了过去。被他紧紧抱住腰的西里斯正在哈哈大笑,他们俩的摩托车在发动机咆哮声里腾空而起,一瞬间就消失在晴空之中。

 

“真是疯狂又危险,在大白天开着摩托上天,是吧?哈利!”西里斯大声的吼叫在风里显得模糊不清。哈利将头紧紧地贴在他的后背上,感觉到西里斯的后背在微微震动,他的耳朵才艰难地捕捉到他刚刚所说的话的内容。

 

“疯狂极了,西里斯!”他也大声地扯着嗓子喊道,不确定西里斯听见没有,但是对方又猛地踩了一下加速。这回哈利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只能紧紧地抱住了西里斯的腰,将头埋进他的后背里。

 

坐在扫帚上和摩托车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尤其是在西里斯摩托的后座上时,哈利在摩托升上高空之后才睁开双眼,他看到他们已经离开了霍格沃茨校园的区域,而且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脚下的小房子星罗棋布,像是玩具房一样小巧可爱。格子状划分的街道如同国际象棋的棋盘。

 

但他完全不觉得害怕,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体验。他们在云层间极速地穿梭,哈利感觉到自己热血沸腾。他不动声色地给两个人加了个保温咒,然后更紧地抱住了西里斯的腰。

 

“睁开眼睛看看,哈利。”当他感觉到耳边呼啸的风不再那么强烈时,哈利听到西里斯轻声地对他说。他小声嘟囔着:“我已经把眼睛睁开了。”

 

“我还以为你一直不说话是被吓到了,男孩!”西里斯哈哈大笑,“有人一到高空就会吓得快要尿裤子。”

 

“我可是魁地奇选手。”哈利立刻不满地反驳他,“比这更危险的高空我都去过。”

 

“这样的话,我们就加速了!”西里斯大笑着说,“为了让我们晚点将会得到的‘破坏麻瓜保密法的处分’值得!”

 

西里斯飙车的方式很疯狂,但是哈利感觉他对这一切都游刃有余。他一点儿都不觉得危险,或许是出于下意识的信任——或许是其他什么,他坐在西里斯的摩托后座上时,心中只觉得愉快又安定。像是过山车般反复起伏的波浪式的快乐的浪潮将他吞没,仿佛有烟花正在他的身体里接连不绝地炸开。

 

当他们拐弯经过一座魔法灯塔时,哈利看到探照灯的白光自动从地上向天上扫描。他们已经在伦敦工业区的边缘,比起刚刚错落分布的村庄,这里明显出现了数不清纵横交错的公路密网和工厂。察觉到地上的人变的稠密,他立刻给两个人都加了一个幻形咒语。

 

“我们要开始下降了。”风里,西里斯不无遗憾地说。很快,这场绚烂至极的短暂旅行画上了句号。西里斯熟练地驾驶摩托转弯,在无所拘束的高空中——就像他心里已经有了成型的轨道一样。哈利搂着他的腰等待着摩托稳稳地下落,直到西里斯的双脚都踩上了地面,摩托发出一声巨大的嗡鸣,随即熄了火。

 

“我们俩下来前你给这家伙加了幻身咒了,是不是?”西里斯转过头问他,用手拍了拍摩托的前盖。

 

“我在降落之前看到下面是麻瓜区了。”哈利解释道。他扶着后座慢慢地跨下来,刚刚的飙车带给他的兴奋还没有消退,哈利仍然感觉自己的脸上一片潮热。

 

“真机灵。”西里斯笑着抱着手臂。然后他朝不远处努了努下巴:“那儿有一家商店,只在下午两点之前出售冰淇淋。伯爵茶的棒极了。”

 

哈利心领神会地将手伸进了口袋里。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身上连一个子儿也没有,他懊丧地拍了一下脑袋,想起来自己的古灵阁穹顶并没有跟着自己回来。

 

与此同时,西里斯也在翻找着自己身上的口袋。“糟透了,”他翻出了每一个袋子,嚷嚷道,“我总是忘了来之前换麻瓜的硬币,拿着,哈利。”他攥着拳头从口袋里伸出手,然后将几个硬币放进了哈利的手心里——他粗略地数了一下,大概有三、四英镑。

 

“上次我来这里用的钱还剩这点,可能只够买一个的。”西里斯不无遗憾地说,“那就买你喜欢的吧,你第一次来。我的下次再说。”

 

 

几分钟后,哈利从冰淇淋商店里走出来。他看到西里斯还靠在停在街角的巨型摩托上。他正随意地撩着头发,懒散地低着头看着地面。然而从他慵懒地抱着手臂的动作里也看得出种漫不经心的英俊。过往的年轻女孩的目光几乎都被他吸引过去了。

 

当然,她们都看不到西里斯身后的摩托,不过那男人自己就足够吸引人了。

 

哈利朝他走了过去。短短的一段路,他察觉到那些盯在西里斯身上的目光又来到了他的身上,备受瞩目的感觉让他有点儿头皮发麻。当他好不容易走到了他身边的时候,哈利立刻将冰淇淋罐子往西里斯的怀里一推:“我要了两个勺子,”他在说话的同时往后躲了两三步远,然后才能抬起头看着他继续——然而哈利感觉到,自己的脸从刚刚开始已经在莫名其妙地发热:“可以分着吃。”

 

“也不错。他们家的玻璃罐子平时是不卖的。”西里斯说着拧开了盖子,“你怎么做到的?”

 

“接待我的是个年轻姑娘,我对她指了指外面,说我和你是一起来的。”哈利说,他轻轻地撇了撇嘴:“真好用。”

 

西里斯捧腹大笑。直到哈利恼羞成怒地将一勺冰淇淋塞进他嘴里,他才停止笑声。

 

“真有趣。”他一边捂着自己被冰疼的牙,一边笑着看着他说,“我以前居然还觉得你太正经了,哈利。没想到你这么有趣。”

 

“一点儿生活经验。”哈利耸了耸肩。他不想和西里斯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飞快地拿起了另一个勺子。

 

两人你一勺我一口地很快分食了一小罐的冰淇淋。最后一口的时候,哈利下意识地停下勺子,他看到西里斯舀起了那勺冰淇淋,忽然伸出勺子,递到了他嘴边。

 

“张嘴。”男孩不容置喙地命令道。哈利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他脑中一刹那一片空白,不由得下意识地张开了嘴。直到西里斯将最后一勺冰淇淋喂进了他嘴里,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猛地腾起一团红晕。随即西里斯的嘴巴动了动,哈利手里的罐子立刻变得干干净净。

 

“现在把这个还回去,她还会退给我们一英镑。”西里斯对他眨了眨眼,轻轻地用手推了呆呆地看着他的哈利一把,笑着说,“又不是只有你一个试图过用这招,不过上次那个姑娘喜欢的是詹姆那种类型。”

 

他们俩一整个下午都在麻瓜伦敦消磨时光,施了静音咒,对过往的行人评头论足。多数时间都是西里斯在说,而哈利在笑,或者是低声地附和他。与此同时他也在到处游荡。这时候的伦敦和二十年后哈利经常到访的那个还有不小的区别。街道,灰墙,丛生的藤蔓和潮湿的石板砌成的小路。阴暗的空气湿漉漉的,每吸进一口都能感觉到里面夹裹着碾碎磨细了的尘。他不无好奇地打量着这一切,仿佛一切都是第一次看见。当然,看在西里斯眼里,他的表现和任何一个头一次见到花花绿绿的麻瓜世界的巫师没什么不同。虽然他不停地拿‘你不是麻瓜出身吗’,‘你不住在麻瓜区’‘想去看看你父母吗’一类刺探性的蠢问题来烦他,但是都被哈利搪塞了过去。

 

傍晚,夕阳西斜。他们俩回到了暂时存放那个施了幻形咒的巨型摩托的拐角。伴随着夜色一同到来的是不断下降的温度,哈利站在他的身后呵着气,他轻轻地跺着脚等西里斯发动引擎。

 

“我们要是在这儿买条围巾再回去就好了。”哈利在坐上西里斯后座的时候如是说。他随即紧紧地搂住了坐在前面的男孩的腰,将头埋进了他肥大的衣领里。西里斯身上的温度透过他厚厚的外套传递过来,哈利感觉到他身上的温暖簇拥着他的脸。

 

“你的手有点冰,”西里斯忽然伸出手,他一只手仍然操控着摩托车的车把,另一只却没有,而是紧紧地抓着哈利的手指:“你不觉得比起围巾来你可能更需要一副手套吗?”

 

“哈,”哈利喘了口气,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或许下次过来的时候我们可以直接降落在costco。”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21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