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20

20

斯莱特林的休息室比较起其他三个学院显得更加阴冷。沿墙摆放着少数的玻璃罐,里面泡着动物标本的尸体,还有随处可见的银白色的蛇团坐一团盘成的雕塑。即使壁炉里的火熊熊燃烧着,这里的空气也总是像蛇鳞一样冰冷而黏腻。像有种不知名的,令人不适的气体在休息室里一刻不停地流通着。

 

坐在沙发上的人抬起一只手。他的魔杖闪动了两下,发出微弱的‘lumos’的荧光,然后熄灭了。一双灰色的眼睛迅速地在信纸上扫视了几遍,然后他厌烦地将它扔回了桌子上。

 

“看来这个圣诞他也不打算回去了,是吗?”

 

男孩阴郁地低声自言自语。在起身之前,他又厌恶地瞥了一眼被他放在桌面上烫金封蜡的几张羊皮纸,然后挥了挥魔杖,让那些叫人心烦的东西立刻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

 

“你的兄弟和你——你们俩真是相当的不一样,雷古勒斯。”

 

坐在斯莱特林休息室角落里高大的影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衣冠楚楚的年轻男人拄着银光闪耀的蛇头手杖,踱步走到他的面前。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雷古勒斯,两双属于纯血统的浅色灰眼睛短暂地对视,然后卢修斯先挪开了目光。

 

“不用管他。”雷古勒斯声音冷淡地说,“他现在正和他们那个愚蠢的小团体——还有那个新来的蠢货打的火热呢。一如既往的。家里的事情他又什么时候在乎过了?”

 

卢修斯挪开的目光停留在长羊毛地毯上被到处乱扔的一张剪报上。他并没纡尊降贵地弯下腰去捡起来,只是隔着一段距离用眼虚虚地撩了一下。就看到了报道下面西里斯和哈利几乎快要贴在一起的那张照片。

 

“你看起来还挺在意那个新转来的学生的。”卢修斯低声窃笑,“因为你兄长吗?不用过于在乎他,雷古勒斯。我们都知道你才是你家里的骄傲。”

 

“多谢你的安慰,马尔福。”雷古勒斯冷冰冰地回答道,“不过有件事情你倒是搞错了。因为我一点儿都不在乎那个人和他那些莽夫同伙的事。我们俩——”他顿了顿,声音因为急促变的有些尖锐的高昂:“自打进了霍格沃茨之后就没说过几句话。”

 

“准确点说,是自打西里斯·布莱克分进了格兰芬多学院之后,是吧?”卢修斯戏谑地问道。“当时你们入学的时候我已经六年级了,不过这事儿在斯莱特林里流传的很广,我听说布莱克夫人因为这个差点儿气疯了。”

 

雷古勒斯苍白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他拧紧眉毛。灰眼睛不悦地,冰冷凶狠地凝视着比他要高大的卢修斯。男孩那种压迫性十足的目光反而叫刚刚主动挑起话题的后者觉得有些不适,他干咳了一声,又挪开了视线。

 

“这周末结束之后我们有一场宴会。”卢修斯用蛇杖轻轻地点了点地毯。不出所料,这句话立刻将雷古勒斯的注意力从原来的话题上带离了。“‘那个人’也会到场。”他顿了顿:“除了你之外,这一次我还会带一些新人到他的面前。当然,前几次的见面里他对你已经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雷古勒斯。你不用担心任何人会威胁到你的地位。”

 

雷古勒斯在某方面的聪明才智实在是不容置疑。卢修斯的话音刚落,他就立刻皱着眉头接道:“你说的新人是指斯内普吗?”

 

卢修斯颔首。

 

“没想到你也注意到他了。”卢修斯说,“我在他二年级的时候就对他有所关注。他在魔药学上的杰出才能可以为我们所用。”

 

“我想你最好还是别对他抱太大希望的好。”布莱克家的次子则坚定地反驳他道:“斯内普不是什么值得信任和重用的人。他不过是个有点儿才能,其他方面却一无是处的家伙罢了。”他继续说道:“这样的人你要是给他划定一个地方让他搞搞研究还不错。可如果你想让他做事,你就得先做好你的一切都被这种人搞砸的准备。可能到了真正需要他的时候他的胆子还不如一只老鼠大。”

 

“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雷古勒斯。”卢修斯低声说,“西弗勒斯·斯内普——他是‘那个人’指名道姓叫我带过去的。我知道你瞧不起他的出身,可某种意义上,他的确挺优秀,而且野心勃勃。对付这种人,你要时刻当心有一天他会爬到你的头上来。”

 

“一个混血种永远别指望着能和我们平起平坐。”雷古勒斯不屑地说。“他不过是靠有个被纯血家赶出来的妈而已。如果不是这一点,他恐怕连‘那位大人’的门槛都摸不到。”

 

“我就知道你看他不太顺眼。”卢修斯声音愉快地说,“不过既然你现在是他面前炙手可热的人物,也没必要和一个不入流的混血种计较,不是吗?说到底,既然他也被叫上了,说明他还是个派得上用场的人。如果你真有什么不满……”

 

雷古勒斯迅速地打断了他的话。“无论我的想法如何,我都不会做有损‘那个人’计划的事。”他阴沉沉地说,目光锐利地看向卢修斯,“这一点上你不用套我的话,马尔福。”

 

卢修斯发出轻笑声。他转过身,背对着雷古勒斯朝壁炉的方向走去:“看来我今天来这儿的任务已经达成了,雷古勒斯。”年轻男人在跨进火焰里前最后叮嘱了他一遍:“下个周末的晚八点,别忘了准时到场。”

 

 

 

最后一门考试是草药学。当时间还剩下十五分钟的时候,哈利已经没有什么心思答卷了。他匆匆地把写了答案的问题纸折好,压在桌子上。然后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发呆。

 

坐在他左前方的西里斯似乎早在半个小时前就已经答完了卷子。他正百无聊赖地将手臂枕在脑后,倚着椅子歪歪斜斜地来回摇晃。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哈利看到西里斯像是注意到后排的目光一样忽然回头,恰好和他撞了个正着。他尴尬地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但是黑发灰眼的英俊男孩却突然对他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

 

考试结束后,劫道者像以往一样勾肩搭背地走在走廊上。现在走在校园里的学生是一天中最多的,过了今天大部分人就会回到家里开始为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做准备。像哈利和西里斯这样选择留在学校的终归还是少数人。

 

“今天大脚板又是最快一个答完卷子的,可明明我们平时都没怎么见过他学习。”彼得用不无羡慕的口气说,“这样下去就连五年级的O.W.Ls.你也不用担心了,好像不用复习就能通过一样。”

 

“我从来就没担心过那个愚蠢的考试。”西里斯得意洋洋地撩了撩自己的头发,“那些东西我看都不用看,全部都会做。哪怕现在让我做七年纪的N.E.W.Ts也没有问题,你说是吗,詹姆,哈利?”

 

被忽然点到名的哈利吓了一跳。他茫然地睁着眼睛看着西里斯,好像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片刻后他回过神来,才支支吾吾地回答:“或许吧。”

 

“N.E.W.Ts离我们还早得很。”彼得不安稳地说,“现在不要提这个,好么?我提前感觉到紧张了。”

 

“你是有多胆小呀,虫尾巴。”詹姆撇了撇嘴,“大脚板光是说说这个考试就把你吓到了。难不成你七年级的时候是准备迎接成为傲罗那个难度的考试吗?”

 

“我当然不,”彼得用又尖又细的声音说,“我还没有想好我要做什么。”

 

“我和大脚板是一定会去做傲罗的,对吧?”詹姆笑嘻嘻地伸出手臂勾住了西里斯的肩膀,他的目光挪向一旁沉默的另外两个男孩:“说说你们俩呢?哈利,莱姆斯?你们打算去做什么?”

 

“我想留在霍格沃茨。”莱姆斯温吞地说,“参加完N.E.W.Ts之后,我要准备教授资格证的考试。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来这当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

 

“可真不错,希望你能破除‘所有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在霍格沃茨都过不了一学年的诅咒。”詹姆吹了个口哨,他转过头:“你呢,哈利?”

 

哈利眨了眨眼。“做傲罗吧,”他说,可语气里没有一点儿迟疑。“我会做傲罗。”

 

“真想不到,我还以为你会选择和普德米尔联队签约。”詹姆说,“你的技术足以去当他们的找球手。”

 

“你不是也没选择去球队吗,詹姆?”哈利反问道,“你现在就想好了你未来要做什么,我想大概等你升上七年级的时候也不会改变的吧。”

 

詹姆支吾了一下。看起来他也不是没考虑过加入球队的事情,但是有些额外的原因促使他作出了现在的决定。“没办法,”詹姆说着用手揉了揉自己已经过于糟糕的头发,“成为傲罗能做比一个球员更多的事情。不过这两样我都喜欢,所以也不是什么难以选择的事。”

 

哈利没有进一步问詹姆’更多的事情‘指的是什么。事实上,他对于这件事比詹姆本人还要清楚。关于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他所知道的在过去发生过的‘一切’在一瞬间涌上了他的心头。哈利烦躁地甩了甩头,想将那些忽然涌出的不安的念头全部甩掉。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98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