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14

14.


下一个星期日到来前的傍晚,在他们寝室里的所有人都已经开始了满月日的准备工作。

 

在通过詹姆知道是西里斯把自己的秘密透露给哈利之后,莱姆斯只是耸了耸肩,表示并不意外,而且‘很荣幸自己还能成为哥们求爱道路上的垫脚石’。然而在他知道哈利也要加入这一次的行动中时,莱姆斯却变成了反对的最激烈的一个。

 

“安啦——月亮脸。”西里斯翘着脚靠在抱枕上,他把双臂交叉枕在脑后,懒洋洋地说:“你要是见到了哈利的手段,你就会哭着求他陪我们一起了。”

 

“他是会变成狮子吗,还是凤凰?”莱姆斯拧着眉毛怒气冲冲地说。“是什么动物让你们对他这么有信心,尖头叉子,大脚板?”既然哈利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他也没必要再压着藏着:“别忘了你们俩一个是熊一样大的狗,一个是巨大的麋鹿。可是想要压制住我仍然很费劲!”

 

“都不会。”詹姆说道,“哈利压根不会变成阿尼玛格斯。他没有那个天分。”

 

莱姆斯的眉毛拧的更紧了。“那你们叫他过来干什么?”他几乎是讥嘲地讽刺道:“做肉盾?”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月亮脸。”西里斯粗鲁地打断了他的话,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我们最开始学阿尼玛格斯是为了帮你控制变身的时候不伤害其他人。可是如果有人能不用这种手段就控制住你,我们干嘛还要舍本逐末呢?”

 

听到他这么说,莱姆斯怀疑的眼神终于看向了坐在那里,尽可能地减弱自己的存在感,同时还在吃詹姆带来的核桃蛋奶酥的哈利。

 

“你们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又商量了什么?”他疑惑地说,“不管你怎么说,西里斯。如果不给我看一些证据,我不相信一个和我们同年龄的巫师能够治得住一个发狂的狼人。我拒绝让哈利参加这次行动。”

 

“我说什么来着。”西里斯懒洋洋地说,“月亮脸的道德底线不允许让一个和他刚刚认识还不太熟的朋友为他冒生命危险。怎么说,哈利,”他的头转向坐在那儿的绿眼睛男孩,“我觉得你都得露一手。就用你刚才教训詹姆的那招。”

 

“喂,”詹姆不满地说,“我可不是教具。”

 

“就一次。”哈利抖了抖手上的食物碎渣。他飞快地从后腰抽出了自己的冬青木魔杖,对准坐在那里的詹姆。

 

谁也没听清楚他嘴里念了什么。但是在他施咒的同时,所有人都看到从詹姆的屁股底下有一层蓝光泛了起来,显得他好像成了一个坐在炉子上的水壶。紧跟着那层蓝色的光圈形成了一个薄薄的保护套,将盘坐着的男孩完全罩在了里面。

 

“试试用魔法打破这个。”哈利说,“用你知道的所有攻击手段都行,别怕打破它。”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们看到被困在里面的詹姆轮流使用了四分五裂,石化咒,缴械咒,凝固咒,还有漂浮咒等等。外面一层果冻一样的罩子看起来是那么柔软易碎,但是詹姆用尽了浑身解数,就是打不破它。最后他不得不安静下来。哈利站起身,他走上前,用魔杖指着护壁又念了一句咒语,那个蓝色的光圈立刻‘啪’地一声,像气泡一样消失了。

 

詹姆挠了挠头,他站了起来。看起来和几分钟前一模一样。

 

莱姆斯和彼得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整场表演。直到一个懒散的鼓掌声响了起来,他们俩才如梦初醒地转过身。

 

“真有你的。”西里斯一边拍着巴掌,一边说,“即使是第二次看我也感到吃惊。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魔法。你是从哪学来的,哈利?德姆斯特朗会教这么奇怪的魔咒吗?”

 

“嗯。”哈利含糊其辞地敷衍了一声。毕竟他又不能说实话,因为——这其实是他为了应付老想往外跑的詹姆斯和阿不思发明的绝招。在他和金妮忙于工作没法回家的时候,为了防止那两个小坏蛋到处乱跑,头几年,他和罗恩想方设法地研究各种锁门咒。后来他们在魔法部其他人的帮助下把速速禁锢咒改良成了这种。自从他尝试用这个咒语将阿不思拘在里面五分钟恐吓过后,他们再也没有在食死徒到处乱窜的时候往房子外面跑过。

 

“我,我不敢相信。”莱姆斯有些结巴地说。哈利使用的这个咒语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甚至连书上都没有提到过。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感到一阵喜悦从内心深处漫溢而出。因为如果这个咒语切实有效,他就不用再活在自己变身时会伤到其他人的痛苦煎熬中了。

 

“这个咒语——”哈利迟疑了一下,把差一点脱口而出的‘之前是拿来对付我儿子的’那句话咽了回去。他改口道:“其实还有一点小缺憾。比如它只能屏蔽攻击,但是不能阻止声音传出来。如果有人听到狼嚎声,可能还会产生怀疑。”

 

“这好办。”西里斯说,“只要来个静音咒就行。我会施。”

 

“西里斯很擅长魔咒。”詹姆也说道,“如果这个办法绝对安全,我们以后就不必费事跑到尖叫棚屋去了。眼下我们就有一次尝试它的机会。”

 

“当然,”西里斯补充道,“为了绝对安全,在施咒之后,哈利你和彼得最好躲的远远的。我和詹姆会变成大脚板与尖头叉子守在旁边。这样的话,即使万一月亮脸挣脱了护罩出来,我们俩也能牵制住它。”

 

时间很快溜到了满月当天。

 

一切就如哈利三人所制定的计划那样进行,甚至比那原本还要完美。傍晚时分,他们一起来到尖叫棚屋。哈利谨慎地将莱姆斯用魔力护罩包裹了起来。詹姆和西里斯则忙着给屋子周围添加一道又一道的静音咒。彼得从霍格沃茨的小厨房里搬出了不少食物和饮料,为这场战役结束之后的补充体力做准备。他们一直盯着坐在魔力罩里面的莱姆斯看。

 

月上中天时,一如既往地,在变身中狼人的肌肉和利爪撑破了校服。被困在魔力当中的莱姆斯仰起头高声尖啸,但是多亏了静音咒的功劳,就连离他最近的尖头叉子都没听到一点儿声音。

 

那是哈利第一次看到他父亲变化的阿尼玛格斯。

 

和大脚板不同,尖头叉子的体型更接近高大的北美麋鹿。它站起来时加上头上的角足有三米多高,显得更加压迫性十足。然而长相温和的尖头叉子并没给他带来第一次见到大脚板时那么强烈的冲击力。甚至它在走进尖叫棚屋以前还特意绕了个弯,过来弯下脖子,亲昵地蹭了蹭哈利的脸,还用短小的舌头舔了一下他的下颌。哈利被它的舐弄舔的发笑,当他反应过来时,一切已经结束了。

 

精疲力尽的莱姆斯在变回人形后倒在了地上。而另外两个阿尼玛格斯也没有浪费时间,他们同样变回了人类模样,互相帮助着将自己的朋友扛到肩上。一切都进展的非常顺利。唯一令西里斯觉得有点不高兴的是,当他们扶着莱姆斯一起回到宿舍安顿下来后,他向哈利提出想要学这个咒语的时候,哈利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他。

 

“不为别的,”哈利直接地说,“因为我知道你学会了要拿去对付谁。”

 

“你以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哈利?”

 

西里斯在隔着一张床的位置对哈利大吼大叫,“就算不靠你我也学得会,等着瞧吧!到时候别哭着鼻子求我把你从里面放出来!”

 

“说真的,他能安静会儿吗?”解除了狼人变身后的莱姆斯筋疲力竭地抱怨道,他脱力地趴在了自己的床上。詹姆和哈利则大声地笑了起来,他们志得意满地交换了一杯黄油啤酒。

 

“话说回来,你真的不会阿尼玛格斯吗,哈利?”

 

在西里斯仍然接连不停的咒骂声里,詹姆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问他道:“你的魔力很不错。我想你或许应该试试看,毕竟在我们之中——”

 

“就连彼得都能成功,你当然是没问题的。”西里斯接话道。哈利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被提到的那个男孩,发现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莱姆斯那边,和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

 

“我很好奇他的阿尼玛格斯会是什么动物,”詹姆坏笑着看着哈利,“他瘦的就像一只猫崽儿一样。难道真的会是一只猫,哈利?和麦格教授一样。”

 

“不一定。”西里斯懒洋洋地说,“我觉得——没准可能是和你一样的一头鹿呢,叉子。你不觉得哈利长得和你很像吗?”

 

哈利的心跳忽然因为西里斯的这句话加速了。他有些茫然地转过头去看着西里斯,男孩避开了他的目光,似乎没有和他对视的意思。

 

“你这么一说,我倒真觉得有一点。”詹姆放下了啤酒。他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哈利的脸:“不过眼睛的颜色不一样,而且我的鼻子比他长——看起来比他更硬朗点。你不觉得吗?哥们。哈利长得有点……”他的话打了个绊,看起来像是在搜肠刮肚地想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好像有点儿太漂亮了。你觉得我俩长得像没准是因为那副眼镜呢?我们的眼镜倒是一模一样的。”

 

西里斯不可置否地哼了一声。感谢梅林,哈利无声地想着,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还是不太明白西里斯忽然提起这件事是什么意思,是他先对自己所想的‘他和詹姆是同父异母亲兄弟’这一点产生了怀疑?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不清楚。

 

但是,哈利耸了耸肩,他又喝了一口啤酒。就算西里斯真的怀疑这件事,那对他来说这也没什么。因为打从一开始他就不是这样告诉他的,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西里斯的猜测罢了。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他们的第一节课是麦格教授的变形课。

 

“我觉得很痛苦。”詹姆趴在自己的课桌上发牢骚,“我昨天已经变了整整一晚上了,我甚至连自己都能变。可是现在我还是要乖乖地来上课,当着其他人的面变出一只愚蠢的老鼠来证明我能合格。”他说着就将自己面前的高脚杯成功地变形成了一只灰老鼠,说:“可不可以让彼得躺在我的桌子上,然后我回去睡觉?”

 

“我也很无聊。”西里斯打了个哈欠。两分钟前,他把坐在他身边的哈利头顶变出了两只猫耳朵。但是哈利浑然不觉。因为他现在也困的要命,甚至没注意到西里斯正在偷着伸手来回拨弄他的两只耳朵。“彼得能变成两只老鼠吗?”

 

“算了吧。”莱姆斯无精打采地说,“别忘了麦格教授是什么。万一她真的把彼得吃下去了,我们还要去她的肚子里救他。”

 

“去我的肚子里救谁,先生们?”

 

一声猫叫一样的声音忽然从几个人背后响了起来。他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朝身后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麦格教授变形成的那只猫正瞪着那双绿莹莹的眼睛看着他们。下一秒她变回了人形,同时用手里的羊皮纸卷给莱姆斯的头上轻轻地来了那么一下。

 

“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教授。”詹姆干笑道,“您不会在意这点小事吧。”

 

麦格教授的目光看了一眼詹姆面前的灰老鼠高脚杯,她点了点头:“很完美,詹姆。说得没错,我本来是打算给你们扣五分的,不过看在这个变形咒的份上,格兰芬多扣三分就够了。”

 

说着,她又看了一眼东倒西歪地坐在一起的西里斯和哈利。

 

“再为布莱克先生在同学身上做实验的恶作剧扣上两分,”麦格教授重重地说,她喷了声鼻息,“真遗憾,最后你们还是得扣五分。”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02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