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13

13.

即使他着急出院,在庞弗雷夫人的一再威胁下,哈利还是在医疗翼里待足了整整一夜。当他终于能离开病床,回到自己的寝室时,所有人都觉得他比起两天前好像更苍白了。

 

“我觉得她似乎越来越可怕了。”詹姆抱着自己的肩膀说,“我现在宁可用麻瓜的消毒水来处理伤口都不想去医疗翼。”

 

“我建议你别那么做。”西里斯虚着眼看着他,“因为如果被她发现你用了什么她不知道的麻瓜玩意儿,那女人就会把你当成一个活靶子来研究,发泄她在邓布利多身上攒下来的怒气。”

 

“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詹姆刻意地转移话题,他从床角下翻出了一个大包:“前几天尤菲米娅给我寄了些她做的干核桃蛋奶酥,味道不错。这玩意儿很适合刚刚病愈的人恢复活力,”他一边说着,一边意有所指地看向了坐在自己床上的哈利:“来一些吧,哈利。”

 

“谢谢。”哈利伸手接了过来。

 

“甜腻腻的点心是最不适合病患吃的了,尖头叉子。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吧?”西里斯发着牢骚,他把一个枕头扔到了詹姆头上,但倒是没拒绝詹姆递过来的零食。同时,他还伸出手指了一下靠在自己书桌上的莱姆斯,“你应该多给月亮脸分一些。你看看他这几天都什么样子了。”

 

哈利顺着西里斯手指的方向看去。莱姆斯·卢平脸色苍白地靠在书桌上,他用一本书挡住了自己的大半边脸。注意到宿舍里的其他几个人似乎将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他不适地动了动身体。

 

“不了,谢谢。詹姆。”莱姆斯虚弱地对他们笑了笑。“但是我想我没什么胃口。”

 

“今天几号了,彼得?”西里斯忽然问。

 

“十九号。”正接过詹姆手里点心的彼得回答,他口快地说:“已经过了二十三天了,距离上一次满……”

 

“彼得。”莱姆斯威胁地打断了他。彼得自知失言,他立刻闭上了嘴。

 

“我先去图书馆了,可能会晚点回来。”莱姆斯将他刚刚枕着的书胡乱地扫进了自己的背包里。说完,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他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急匆匆地走出了寝室。

 

看着莱姆斯逃一样离开的背影,彼得有点惊慌地回头看了剩下的三个男孩一眼。他们都没有说话,他只好自己从床上跳了下去,连东西都没来得及拿,只穿了袍子就快步去追赶离开的莱姆斯。

 

哈利抬起头看着另外的两个格兰芬多。他们俩好像没有打算一起追出去的意思,而是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哈利。

 

“月亮脸生气了。”西里斯说。

 

“看起来莱姆斯不太喜欢我们在哈利面前提到这事。”詹姆说道,他看着哈利的眼睛,说:“其实我也能理解。他不想和我们之外的其他人走的太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秘密。可是要是哈利要和我们待在一起,他肯定是要知道这回事儿的。”

 

“关于莱姆斯‘毛茸茸’的小秘密吗?”哈利忽然说。他的这句话把詹姆吓了一跳。

 

“难道——难道说,你知道?”詹姆的舌头都卷了。他惊愕地看着哈利:“没道理啊,你来的时候他还没有变过身呢。还是说——”詹姆转头看向另一个男孩:“西里斯,是你告诉他的吧?”

 

“我没说。”西里斯否认。

 

“和西里斯没关系。”哈利说道。“我猜出来的。”

 

“你要不要帮我猜猜下一届魁地奇世界杯的最有价值球员是谁?”詹姆干笑着说。旋即,他的脸板了起来:“我没有在跟你们俩开玩笑,哈利,西里斯。这事到底是谁透露出去的?”

 

他顿了顿:“我不是想瞒着哈利。但是这个秘密不能让我们宿舍以外的人知道。”

 

“别追根究底了,尖头叉子。”西里斯说,“我向你保证这个秘密没有被流传出去。你也不用继续问哈利是怎么知道的。”

 

詹姆侧着头看了他一眼。从他的眼神里透露出的讯息,哈利很明显地感觉到他就是在责怪西里斯没有和其他人打个招呼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看起来他只能为这回事找到一种合理的解释——这事儿必定是西里斯干的无疑。

 

“既然你这么说,”詹姆清了清嗓子,“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说吧,哈利……”

 

 

图书馆里。

 

临近满月的虚弱让他感到心浮气躁。莱姆斯坐在角落里,他来来去去已经换过了四五本书,可是没有一行字是他看得下去的。在刚刚把彼得支走之后,周围过分的安静让他感到更加烦躁了。他几乎神经质般地又看了一眼日历,在心里默默计算着距离那个日子到来还有多长时间。

 

“这里有人吗,莱姆斯?”

 

一个女孩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往旁边让了让,然后才抬起头,回答道:“没有,请……”

 

后半句话被他含糊地囫囵在喉咙里敷衍了过去。在看到她的一瞬间,莱姆斯就干张着嘴巴,说不出话了。

 

站在他身边的是莉莉·伊万斯。

 

“谢啦。”女孩轻快地拉出一把椅子坐下。她放下背包,拿出自己的课本。“今天你自己来图书馆吗?”她看着莱姆斯,疑惑地问,“你的那些‘好哥们’没和你在一起?”

 

“他们在宿舍里。”莱姆斯说,“哈利受伤了,不经常出来走动。我想詹姆和西里斯陪着他,不想他过于无聊。”

 

“噢,没错。我听说了。那个新来的转校生是被分到了你们那里。”莉莉说道,她的表情看起来似乎还对比赛末尾出现的意外心有余悸:“他真惊人,不是吗?那场比赛最后他的所作所为吓了我一跳。不过他很勇敢。”

 

“是的,”莱姆斯咀嚼着莉莉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稍微有点儿不是滋味。“很勇敢。”

 

“你和他——你们俩,”莉莉继续说道:“我真搞不懂你们为什么会愿意跟波特还有布莱克那样的人混在一起。”

 

莱姆斯翻动书页的手指僵硬了一下。

 

“你们和他们不是同一类人,莱姆斯。”莉莉说,“他们只会欺负人。”

 

“那我们难道应该和斯内普混在一起吗?”莱姆斯反问道。“你不觉得你对他们的偏见太严重了吗?”

 

莉莉被他的话噎了一下。

 

“我知道西弗勒斯也算不上什么好人。”片刻后,她迟疑地说。莱姆斯看到她将目光从书上挪开了,不知道在看向什么地方。“甚至某种程度上,他比布莱克和波特还要荒唐。”

 

“你站在斯内普朋友的立场上,你当然想要为他说话。莉莉。”莱姆斯说,“我和你一样,我是詹姆,西里斯,还有哈利的朋友。有时候他们的确做的过了火,可斯内普也不是没还过手。上次他把詹姆的鼻子咒的出了血,他不乐意去医疗翼,整整一晚上我们才帮他止住血,这事儿你知道吗?”

 

莉莉沉默不语。

 

“我没有恶意,莱姆斯。”半晌,她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最开始我看到哈利和你们走得近,我对他感觉很亲切。但是他那么少言寡语,待人又有点冷淡,我只是担心他们会像对西弗勒斯一样对哈利。”

 

“你不用担心这个。”莱姆斯说,“他们已经把哈利当成真正的朋友了。你也看到了,如果他们俩一直在欺负哈利的话,在比赛的时候哈利会连命都不要的去救詹姆吗?”

 

莉莉轻声地叹了口气。

 

“哈利和斯内普根本不是同一种人,莉莉。”莱姆斯说,他迟疑了一下,“我不知道你指的他荒唐的事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果你觉得他正在往一条歧途上走,作为朋友,我想你应该劝劝他。”

 

“我会尽量的。”莉莉轻声地回答道。她看了莱姆斯一眼:“对不起,我刚才对你说的话很没礼貌。希望你别放在心上。”

 

“我不会的。”莱姆斯说。他有些心慌地避开了那双绿眼睛的注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莉莉眼睛的一瞬间,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另一双相似的眼睛。

 

“这周末你有时间吗?”莉莉忽然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可以一块儿去趟霍格莫德?”

 

“我——”莱姆斯受宠若惊地看着她。

 

“不好意思,小姐。我想卢平先生这周有约了。”一只手忽然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莱姆斯抬起头,莉莉也仰起脸,他们看到站在后面的是詹姆,西里斯,还有哈利三个人。

 

詹姆在看到莉莉的一瞬间脸就有点红:“嗨,”他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的谈话。不过莱姆斯这周真的没时间,抱歉了,伊万斯。”

 

莉莉没有多说什么。她看了莱姆斯一眼,在确认低下头的男孩和詹姆表达的同一个意思的时候,她就合上书本,对站在詹姆和西里斯背后的哈利点了点头,算是和他打了招呼。然后她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像是没看到詹姆和西里斯一样,一言不发地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换了另一张桌子。

 

在她坐下的几分钟后,莉莉还是忍不住用余光看了一眼刚刚他们的位置。她惊讶地莱姆斯居然已经和詹姆他们一起离开了,他们几个人的动作悄无声息,简直安静得让人心里发毛。

 

莉莉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摊开魔药课本开始复习。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种古怪的感觉总是盘亘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那种感觉是她经过波特身边后才产生的,但是她也说不明白是为什么。只觉得好像有些事情和平时发生的不大一样。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什么。

 

“你不觉得奇怪吗?”

 

旁边的女生忽然轻轻地用手臂搡了一下莉莉,女孩抬起头看向朋友的脸:“这次波特见到你居然没有约你出去。”

 

tbc

评论 ( 9 )
热度 ( 90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