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12

12.

医疗翼里,庞弗雷夫人的吼声隔着一条走廊外都能听得见。

 

“我真该让邓布利多把你们这项危险的运动彻底禁止!”女巫高声怒吼道,“几乎每一次比赛之后都有人因为这个玩意儿受伤。看看这一次!这孩子的手臂和腿都摔断了,他到底要看着自己的学生为一个愚蠢的会飞的金球打成什么样子才高兴?”

 

“他什么时候才会醒?”正面迎击庞弗雷夫人斥责的詹姆小声地问道,“我们能进去看他吗?”

 

“波特先生。”庞弗雷夫人转头看了他一眼,她以医疗人员独有的毒辣目光扫视了他一遍,确信詹姆的狼狈只是因为在土里打了个滚后,口气才稍微松动了些:“看来你这次没受伤,真是梅林眷顾。”

 

“我受伤的次数并不多,魁地奇不是什么危险运动,夫人。”詹姆低声反驳说,“比赛里受伤只是意外。”

 

庞弗雷夫人拧着眉毛看着他,她的语气又严厉起来:“还记得上次被你们撞断了一根肋骨的可怜的小布莱克先生吗?”

 

“他不是早就好了吗。”站在詹姆后面的西里斯忽然插嘴道,“我怀疑今天哈利受伤就是他害的。”

 

庞弗雷夫人瞪了他一眼。

 

“他刚喝下生骨水,为了防止他疼的太厉害,我给他用了麻醉剂。”医疗女巫没好气地说。但是她还是让开了半个身子,让来探病的几个格兰芬多走进病房:“虽然我觉得你们几个吵不醒他,但是还是保持安静。这孩子需要休息。”

 

 

保持全然的安静对于劫道者来说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在病房里坐下还没有五分钟,彼得偷偷打开门,确定庞弗雷夫人已经不在附近了,他将手背在后面给他们做了个手势。

 

“我——我真想不明白,”詹姆率先从椅子上站起身,他困惑地说,“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哈利的床边。那个男孩在喝下了生骨水和麻醉剂之后已经沉沉地睡着了。他的脸显得格外消瘦而苍白,凌乱的黑发摊在额头上。詹姆弯下腰去,他试探性地轻轻碰了一下哈利的脸。发现他没有反应,他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忽然,他发现了那个藏在哈利额头上的浅淡的闪电形伤疤。

 

“别趁哈利睡着了动手动脚的,尖头叉子。”抱着手臂靠在墙上的西里斯忽然发出声音,“等他醒了他会咬你的。”

 

“噢,”詹姆回敬道:“我看是因为你吃醋了吧,大脚板。”虽然这么说,但是他还是悻悻地收回了手。似乎觉得自己这举动的确不大恰当。等他再站起来的时候,詹姆下意识地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可你说——大脚板,”他迷茫地说,“到底为什么?”

 

“如果哈利是个女孩,我可能会说,又一个被詹姆迷的七荤八素的可怜虫。”莱姆斯说道,“可是他仅仅是救了你——詹姆,我觉得这只是因为他品格高尚。毕竟换做是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会这么做的,不是吗?”

 

“我们才认识几天,他就能冒着差点摔死的风险来救我。”詹姆说,“我的确没想到。”

 

“他要不是鲁莽到自大,那就是个圣母一样的滥好人。”西里斯说,“结合他之前对我们说的和鼻涕精有关的那一番话,我倒觉得是后者可能性多些。”

 

“呕。”詹姆压低声音,“这样让我总觉得我好像亏欠了他点什么。”

 

“说的一点儿都没错。”西里斯懒洋洋地回答道。“这是头一次,你没发挥出多大的作用,就靠我们的找球手赢得了胜利的比赛——”他拖长腔调,“何况他还救了你。怎么样,你会考虑让他加入我们吗?”

 

“这当然。”詹姆说,“我很希望和他交个朋友,不过我有点担心哈利可能对我们有些看法。”

 

“他不会的。”西里斯笃定地说,“他对我们很感兴趣。他一定调查过我们。”他顿了顿,补充道:“在比赛开始之前我对他说如果他能帮我在比赛里痛扁雷古勒斯那个狗崽子我就告诉他一个可以加入我们的秘密。他甚至知道那个秘密和我们外号之间的关系,我想他一定调查过和我们有关的事。”

 

“那可是我最大的秘密,西里斯。”莱姆斯忽然说。他的声音明显有些不高兴了。“你却主动拿它来讨好一个你喜欢的人?”

 

“事实证明,我看人的眼光没有问题。”西里斯慵懒地把他的话顶了回去,“哈利勇敢又出色。你们不承认吗?”他摊开双手:“如果他愿意成为我们的一员,我想他不会透露出去半个字的。如果他不愿意,哈利也是会保守秘密的人,你担心什么,月亮脸?”

 

莱姆斯不太高兴地闷哼了一声。但是他没有继续反驳西里斯。

 

“你在哈利这事儿上热切的让我觉得有点奇怪。”詹姆转过脸,对西里斯说:“他的确是个好小伙子。不过我们才认识他一个星期多,大脚板。说实在的,如果你真的是被他迷倒了,你完全可以说出来,我们这儿的人都不会笑话你。”

 

“我的确对他有点儿兴趣。”西里斯笑了笑,他伸出一根食指压在自己的嘴唇上,轻声地说:“不过,大概和你们想的‘兴趣’大概有些不一样。”

 

 

深夜两点,随着麻醉剂的效力慢慢褪去。睡饱了一整个下午和大半个晚上的哈利终于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医疗翼雪白的天花板。哈利并不觉得意外。他闻着熟悉的松油的味道,试探性地在被子下面活动了几下自己的手指和肩膀,发现断裂的骨头已经重新长好了。

 

“嗨,”

 

一个忽然出现的声音将哈利吓了一跳。他立刻转过头去,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正站在他的病床边。为了让他能好好休息,医疗翼里大多数的灯已经熄了。只留了在病房门口的一盏。昏暗的光线让他看不清来人的脸,但是哈利却没感觉到害怕,因为刚刚那个熟悉的声音让他立刻分辨出了在他旁边的人是谁:“西里斯?”他轻声问道。

 

“是我,”高大的格兰芬多弯下腰。他俊美的脸凑近躺在病床上的哈利:“你感觉还疼吗?”

 

“只是有点麻。”哈利的脸下意识地一热。他躲闪了一下西里斯灼热的呼吸,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比赛已经结束了?我们赢了吗?”

 

“那还用问吗?”西里斯轻笑着回答道:“有的人即使从扫帚上摔下来都不忘了先把金飞贼攥紧手里。这是比赛结束的最快的一次。你这么拼命是为了我和你的赌约吗,哈利?”

 

哈利没有立刻回答他。他短暂地迟疑了一下:“……我没想那么多。当时我只是想赢而已。”

 

“这回答更好。”西里斯说,“那么,作为回报,我应该让你看看我想对你说的秘密。”

 

哈利屏住了呼吸。虽然他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幕切切实实地发生在他的眼前时,男孩还是没忍住眼前发热。高大英俊的西里斯·布莱克在他的面前摇身一变,只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变化成了一条通体鸦黑,皮毛发亮的漂亮黑狗。黑狗的体型几乎赶得上熊一样大,即使只是四足站立在地上,它抬起头,也能轻而易举地用舌头舔到躺在床上的哈利的脸。

 

“大脚板。”哈利在看到那条狗出现在他面前的同时忍不住伸出了手,他轻柔地抚摸着狗后颈柔软光滑的短毛,声音几乎有点儿哽咽。“大脚板。”

 

大脚板亲昵地舔了舔哈利的脸颊。兽身上带着异样的腥臊的气息没让哈利躲开,反而更亲近地转过身,用一条手臂搂住了大狗的脖颈。他抚摸着大脚板柔软温热的皮毛和支起来的尖耳朵。哈利强忍着眼眶里温热的液体,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了,有多久没有见过他的这个样子了。

 

大脚板的出现让他忽然想起了很多,很多过去的事。

 

 

“……你,真奇怪。”

 

不知道过了多久,哈利忽然察觉到被他搂在怀里的温暖的皮毛消失了。他有点惊慌地松开手,看到大脚板已经变回了西里斯。他半蹲在他面前,手掌拄着下巴,玩味地看着一脸慌张的哈利。

 

“忽然看到那么大一只狗出现,却一点都不害怕。”西里斯说,“反而看到我变回人的时候吓了一跳。不用那么慌乱,”他指了指自己的身后:“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们在入夜的时候就被我支开了。”

 

哈利定了定神。此时此刻,他其实很想脱口而出一句‘不就是阿尼玛格斯吗’,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能猜到西里斯的下一句话要说什么。

 

果然——“看来你很了解阿尼玛格斯。”西里斯灰色的眼里闪过野兽一样的精光,“而且也很了解我们。”

 

“为什么这么说?”哈利觉得自己的嗓子发干。

 

“知道后天阿尼玛格斯这回事儿的巫师不少,可是了解的越多的人,就应该越对我能变成阿尼玛格斯感到惊讶。”西里斯回答道,“就算是麦格教授看到刚刚那一幕,她都不会像你这么平静。”

 

哈利说不出话来。因为西里斯的逻辑滴水不漏,无可挑剔。他没想到刚刚他的行动除了主动履行约定,还有试探他的意思。

 

“我真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西里斯咧开嘴笑了一下。他伸出手轻轻地推了一下哈利的肩膀:“你好像藏着很多秘密,哈利。”他继续说,“可是你对所有人都没有恶意。你好像知道关于我们的每件事,”西里斯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但是对你,我们谁都不了解。”

 

“你不会对我的秘密有兴趣的。”哈利犹豫了片刻,说道。“因为我的秘密……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你放心。”西里斯说,“我知道你不会主动说,我并不是想探究你……既然我知道你是无害的,那你现在想保留自己的秘密也没有关系。但是我对你感到很好奇,哈利。”他低声对他说:“如果你想加入我们,你就要冒着迟早有一天你的所有秘密都会被我揭开的风险。想想要是真有一天要面对这种局面,你还想加入我们吗?”

 

“我想。”哈利几乎想都没有想地脱口而出。西里斯眨了一下眼,他似乎没想到哈利的回答这么果断。

 

片刻后,他本来冷淡的表情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哈利注视着他,他看到西里斯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了一个让他感到熟悉的笑容。

 

“那很好。”西里斯轻哼着说。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躺在病床的哈利的肩膀,“下个星期日就是满月了,”他轻声地在他耳边叮嘱道。“要是你想从第一回合就加入我们,那就得快点儿恢复健康。”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99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