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u」Shattering World 05(上)

05.上

 

卧室被沉默的黑暗笼罩着,从门缝里透露进来的一丝少的可怜的光对打破现在的僵局无能为力。哈利的嘴唇张了几次,最终又无言地合上了。虽然此刻他感觉到充斥在他心里的问题几乎要令他的胸口炸开,但是千言万绪,他竟然找不到一个出口来提问。

西里斯仍然垂着头看着他。那双猩红的眼睛里酝酿的情绪看起来过于平静,但是却像在岩浆沸腾前一刻的虚假平和,反而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还不饿?”他又用沙哑的嗓音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几乎一模一样的语调和声音起伏令哈利的心里发慌。

他咽了几次口水,才终于积攒起足够的力气开口。

“西——西里斯,”阒然一片的卧室里只能听得到他微弱的声音,哈利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开始丝丝缕缕地渗出冷汗。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你的眼睛……怎么了?”

一段时间里,哈利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这种异样的寂静让他觉得更紧张了。就当他以为他不会得到西里斯的回答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另一个重量缓缓落在他的床上。西里斯坐了下来,他将抓在手里的纸袋推到哈利面前,带着笑意凑近他的脸,轻声地说:“我的眼睛?”

那双猩红的,像是血一样在流动的眼睛现在紧盯着他,距离他的双眼只有几英寸远。神父说不出话,他像被蛇盯上的猎物那样后背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发不出声音,只得用僵硬的脖子轻轻地点了点头。但他相信西里斯一定看到了他的动作。

“它天生就是这样的,哈利。”西里斯耐心地回答他,他撕开面包的袋子:“先来吃点东西。”

“我——我不饿,”哈利尝试着说。他的确没有胃口,即使他饿了,但是刚一闻到面包过于油腻的气味就让他感到胃再度不舒服地抽紧了。

西里斯却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似的。他自顾自地打开纸袋从里面把食物取了出来,现在甜香味溢满了整个房间。和之前他闻到的充斥在这里的屠宰场似的血腥和腐烂的气味混在一起,让他更想吐了。

“西里斯——我——”

哈利的话还没说完,他看到西里斯用手撕下一小条面包,填到了他的嘴巴里。他没来得及合上的嘴差点咬到了西里斯的手。油汪汪的软面包被塞进嘴里,他急促地嚼了几下,在吐出来之前勉强咽了下去。但是那油腻的触感像是在他的喉咙里粘住了,哈利吞咽了几次都还能闻到自己嘴里黄油的味道。一抬头,他看到西里斯又在着手继续撕,哈利急忙阻拦他:“我真的不想吃了,西里斯。”

西里斯放下了手:“你吃饱了?”

哈利点头。

“那好,”他呼出了一口气,“轮到我了。”

没等哈利明白过来他所说的‘轮到我’指的是什么,他感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眩晕,视线变得模糊,然后被黑暗所取代。哈利意识到西里斯用手挡住了他的眼睛——要么就是拿一个黑色的丝绸袋子套上了他的头。

他随着他用力按着他眼眶周围的动作被迫地仰起头,暴露出仍被白色纱布紧紧裹着的纤细的脖颈。哈利感觉到西里斯微卷的头发垂了下来,痒痒的,搔在他的颈窝里。给他脆弱的皮肤上带来一种有些诡谲的触感。随着他越靠越近,几乎能够感觉到他喷在他耳根下的气。哈利的身体敏感地颤抖了一下,随即他猛地一僵,因为感觉到西里斯正张开了嘴贴在他的脖颈上。

“西里斯,”终于意识到他想做什么,哈利沙哑地喃喃说,“我还不行。你昨晚已经喝的太多了,如果今天再来一次我很有可能会死……”

“他在饿的发狂的时候难道还会顾及你的死活吗,神父?”

盖着他眼睛的那只手掌忽然轻轻挪开了。哈利睁开眼睛,他看到一双红的过分纯然的眼睛正在和他近在咫尺的地方盯着他。那种冰冷而贪婪的眼神让他感觉到恐惧。西里斯的脸上挂着一种奇怪的微笑,他用手指搔弄着哈利苍白的下颌,轻声地说:“还是他会定期进食,就像你们人类的一日三餐?真让人羡慕,那个西里斯·布莱克……他似乎也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人类了。”

“西里斯,”哈利不安地打断他。自打他醒来之后见到西里斯的第一眼起,就一直有一团疑云在他的心头凝结。而且始终挥之不去。“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当然不明白了,哈利。”西里斯的舌头反复在他下颌上脆弱的皮肤上刷过,带着麻痒的触感让他有一些战栗。吸血鬼的舌头没有温度,于是当他在舔舐他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有是一条冰冷的蛇在他的下颌上爬。

“你直到现在还没弄清楚我到底是谁,真是叫人觉得可怜又可笑。”他用手指逗弄着他的下颌,“告诉我,那惹人厌的杂种和你做过爱吗?他曾经把他那根再也硬不起来的玩意儿塞进过你纯洁无暇的处子穴里吗?”男人在他的脖颈嗅了嗅,“不过我认为没有,”他点评道。“因为你闻起来还是新鲜的味道,好像还没被任何人采摘过。真有他的,居然在你身边这么久还没有把你吃了。”

当他听清楚西里斯在说什么的时候,哈利的脸在几秒钟内迅速涨红了。他张大了眼睛,以一种被冒犯了的目光不可置信地看着西里斯。他在一瞬间决定了不管现在压在他身上的这杂种是谁——哪怕真的是他的西里斯呢,他也要给他几句好看的。这疯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才会用这样下流,不堪的淫猥言论评价他,以及他们之间。就算是曾经失控得像一头见了红的公牛一样狂野的西里斯也没有这么和他说过话。

哈利深深地吸进了一口气,保持着对他怒目而视的目光。他要让西里斯知道他也并不是一味对他退让包容的——虽然赫敏也那么说,但是哈利总是认为那只是他一直以来的侥幸让他碰巧没撞到他的刺儿上罢了。

“如果你坚持否认的话,那我现在倒真的有点好奇你到底是谁?”哈利用一种冷冰冰的疏离语气讥讽道。“还有,你披着西里斯的脸干什么?是因为你在他的脸皮后面的那张脸过于见不得人,是吗?”

“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西里斯回答,“感谢我那疯狂的母亲给了我这样的一张脸。像你刚刚提过的那个关于眼睛的问题一样,生来如此。不过说实话,除了你之外,从没听见过有人称呼我为Sirius。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多数认识我的——用你们的话说,肮脏,下流的野兽喜欢直接叫我布莱克。因为那更像我们的处境。”

或许更是因为你这杂种甚至连一个假名都懒得去想。哈利心里想,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虽然他不知道西里斯现在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可如果他坚持想玩下去这个‘猜猜你枕边同居了好几年的人到底是谁’的幼稚游戏,他也不介意跟着他的话往下走。

“所以事实上,你其实是一个纯血的吸血鬼。”哈利假装好奇地问道,“而且你也见过西里斯,对么?”

“对一个食物来说,你的话实际上太多了一点。”西里斯轻轻地用指甲刮了刮他的脖颈,“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讨厌回答你的问题。没错,我知道他的存在是在很早以前。但是我在昨晚之前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你在告诉我他叫什么的时候我也很惊讶。这我不说谎。”

哈利感觉到自己的心头忽然一跳。“所以你是最近才来到这的?”

“我该赞扬你机灵吗?”西里斯——不,按照他自己的说法,现在或许他更喜欢哈利叫他布莱克了。布莱克带着笑意的声音轻快地说:“没错,我来到你的村庄还没有多久。但是我很快就遇到了你的牧羊犬,他是我遇到的所有狗杂种里最难搞定的。第一次在月光下看清他的脸时我也吓了一跳,有段时间我还以为我变成了那咯索斯,在和水面里的自己搏斗。要么就是教会的狗崽子又想出什么新的恶心人的方式了。”他冷冰冰地说,“但我可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

他的话忽然让哈利想到了最近关于西里斯很多,很多的异常行为。像是几天前的那次,他受了重伤倒在街角上,浑身的血像是被人给抽空了大半。当时他就怀疑附近出现了远比他强悍的纯血吸血鬼,但是却没有发现更多线索。还有在他离开教堂前去狩猎时几乎神经质地一遍遍嘱咐他不要给任何人开门,哪怕是他自己。

哈利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他突然想到了马尔福对他说的一番话。

“那么,你是,在大概半个月以前到这里的,对吗?布莱克?”哈利小心翼翼地说。

“我想相差不远,”布莱克说,“但是我打算一直待在这里。因为这儿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在他出现之前说是天堂也不为过。猎物长期生活在安逸的环境里失去了警惕心,狩猎他们甚至比狩猎一些牛羊还要容易。”

他把那些他和西里斯共同守护着的村民当作可以肆意屠杀的牛羊,说话时的口吻轻蔑的仿佛不过在提及一道晚餐的材料。这句话让哈利一直平静的胃猛烈地抽搐了几下。他终于抬起头看向布莱克,对方那双腥红的眼睛仍在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嘴角还挂着那个摇摇欲坠的怪异微笑。

 

“你不是西里斯。”哈利确信无疑地说。说出这句话比他想象中要艰难,因为当他感觉到自己将最后一个词吐出口时,身体里残留的最后一点儿热度也随之消散了。他的身体,从胃开始,从里到外的缓慢地结上了冰。他能够听到自己的关节和皮肤正在嘎吱嘎吱的变得僵硬的声音。而布莱克的手臂撑在他的身侧,他过长的,微卷的优雅黑发垂过眼睛,当他俯下身来距离他更近的时候,哈利感觉到自己从他的身上闻到了一种死人才有的带着血气和肉体腐烂的气味。那味道应该从一开始就存在于房间里,但是他一直自欺欺人那和自己面前的‘西里斯’没有任何关系。

“看起来你终于明白了?”布莱克哑声说。哈利看到他抬起上半身,动作像是一条从草丛中游出来的毒蛇那样肆意优雅。黑色的长袍从他身上滑了下来,就像蛇褪去了一层皮。露出来的身体强壮而结实,他连肌肉的线条都一样流畅优雅。深棕色的肌肤覆盖着强健的骨头其下的血肉。浓密的深色毛发在双腿间形成夹角的形状。布莱克的手滑过那里,当他意识到那含有怎样意喻丰富的性暗示时,哈利飞速地挪开了眼睛。但是眼角的余光却仍然能够看到他正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展露自己。

哈利感觉自己的眼睛像是被刺了一下似的——一个是因为他没想到布莱克的长袍下面真的没有穿衣服。其次是,他现在已经能够完全确认——西里斯与布莱克,真的是完完全全,彻头彻尾的不相同的两个人(或者说两头野兽)。

沉重感令哈利的四肢钝化,他睁大了双眼,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身体朝他沉下来。当他感觉到布莱克温暖的胯间正紧贴着他夹在一起的双腿,哈利听见自己的喉咙里发出像是可怜的哀鸣一样的喘息声。那声音几乎是立刻被布莱克的耳朵捕捉到,并且令他笑了起来。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