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08

08.

“……这可真是令人惊讶。” 当那个熟悉的刻薄语调响起的时候。哈利不用他的眼镜也可以知道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是谁了。刚刚落在地上的就是他手中那一摞书最上层的一本。

“恶狗,还有那个新来的…”他用一种被噩梦惊醒般的语气喃喃着低声说。“你们两个原来在这种地方玩这种肮脏的小把戏。”他黑色的眼睛里的光亮尖锐的从黑色的发帘后探出来,像是嗅到了食物味道的兴奋的野兽。他轻柔地说:“校长给你分的寝室可是分对了,新来的。你看起来都迫不及待的要爬上布莱克的床了呢。”

哈利的脸猛地涌上一阵潮红。在那个瞬间,他发现自己居然还是有点后悔白天的时候帮了斯内普一把。这男人的嘴从未来到过去都一个样子,他可能真的需要几个水球好好的给他洗洗干净。

西里斯也明显注意到了这点。他曲起一条腿,顶在哈利的胯间强迫他分开双腿站稳身体。他俯下身在哈利耳边轻声地说:“看见了吗?哈利。这就是你今天保护的杂种的嘴脸。”

他顿了顿,在他的耳垂旁露出一个戏谑的微笑:“但是说起来,你倒不让我觉得难以忍受,一直都不。尤其是现在,我简直要为你感到同情了,哈利。”

不远处一声重重的鼻息又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斯内普稍微提高了声音:“虽然我真不愿意撞破你们两个下流的小秘密。你们两只肮脏的法国青蛙。真令人恶心,你们起码毁了我这三天的胃口。但即便如此,布莱克,但我还是得说。这并不叫人意外。”他又一次看向被西里斯罩在怀里的哈利,尖刻地说道:“不过,新来的,你猜猜要是,如果,邓布利多知道这件事的话,你想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他们都知道后面跟随着的是一个怎样下流阴暗的揣测。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胜利的诡笑,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瘆人。而哈利却不由得苦涩又幸灾乐祸的想,看起来起码在学生时代,斯内普的确不知道太多有关于邓布利多的事。而且他也不了解他。他想向他揭发他和西里斯在走廊里调情?哈利挖苦地想道,邓布利多没准会请他和西里斯喝杯下午茶。毕竟连他自己都是同性恋呢。就算他不是,他们的罪名也不会比夜游更重。

“我要是你,鼻涕精。”西里斯从雕像的阴影后面直起身来,哈利看到他的手伸进了长袍的口袋里,语气里有些幸灾乐祸:“我现在就不会傻站在那里抱着一堆即使你把每一页撕下来吃到肚子里也不能让你的草垛脑子多一点用处的羊皮纸垃圾。”

他停顿了一下,向前走了一步。

面对西里斯的逼近,斯内普却没打算后退。他另一只空闲的手已经把魔杖从口袋里摸了出来。

“而且,在有了今天的教训之后,”西里斯懒洋洋地继续说道:“就算我没法在走路的时候一直抬头看着头顶上。我想我也会对我的身后…起码是身后,多一点儿关照的。”

几乎是他最后一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斯内普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他像头野兽那样灵敏迅捷的转过了身。但是,还是太晚了。就在他的身体还没转过面朝墙壁的角度时,一道“Petrificus Totalus”精准的集中了他抱着书堆的手腕。十几本书搭建起来的城堡瞬间崩塌,伴随着哗啦的声响,零落的摊散在地上。

“干得好,先生们。”西里斯懒洋洋的把魔杖转了个头,插回了自己的裤腰里。他还没忘站在角落里的哈利,回身,伸手用力的把他从黑暗里拽了一把——让他踉跄着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没回头,对着自己的背影说:“詹姆,这一下干的可真漂亮。”

“我知道我干的漂亮。”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从黑暗里传出来。哈利越过西里斯的肩膀,看见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詹姆三人。领头的男孩还维持着那个手握魔杖的姿势:“真没想到在这都能遇上鼻涕精。让我来偷袭的机会可不多。真是梅林的馈赠。来吧,”他兴奋地说,“大脚板,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随你的便。记得先叫彼得回去把他那块地方擦完。”西里斯摆了摆手,“不然费尔奇加码的惩罚可是给我们所有人的,我要先回去睡了。”他拉着哈利手腕的那只手还是没松开。

“哈?”在他们身后,詹姆的嘴形几乎张成了一个“O”型。不敢相信往日看见鼻涕精就像嗅到兔子的狗那样兴奋的布莱克会选择在鼻涕精被控制住失去战斗力的时候转头就走。他大喊道:“你他妈在开我玩笑吗?伙计?”

“我今天累了。别告诉我你们三个人连一个被冻的结结实实的鼻涕精都处理不了。”西里斯喷了一声鼻息。哈利几次试图把手腕从他的手中抽出来,但是他的力度太大,他根本动弹不得。“给他点好看的。我知道你们最擅长这个了。”

“你肯定知道。”詹姆怒而转笑。他嘴角咧开,露出两排白牙:“好吧。那你可要错过真正有趣的事情了。”

“我不会的。我有更有趣的事情可以做。”

西里斯的脸上露出一抹狡诈的微笑。

“顺便说一句。我得提醒你,尖头叉子。你们几个在跟踪别人的时候闹出的动静简直能把死人吵醒。”

 

詹姆三人不知道那天晚上带着哈利提前回去的西里斯和哈利——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谁也没问。莱姆斯和彼得是因为知道他们问了也没结果,不想去自讨没趣。而詹姆则是心思完全不在这件事上。

然而,不管前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二天的早餐时间,他们还是都准时的在早饭时间赶到了霍格沃茨的大礼堂。

只是当他们气喘吁吁的赶到那里时,几个人惊讶地发现哈利和西里斯已经在那了,而且他们看起来已经来了有一会,因为那个小男孩面前的盘子都已经空了。现在正不安的坐在那里,绿眼睛焦躁的看着后来的詹姆他们。

“早,大脚板,哈利。”詹姆挠了挠他乱草似的头发,在两个人旁边坐下。他把一碟煎蛋拉到自己面前,然后打了一个哈欠。

“你们昨晚玩到什么时候?”西里斯用叉子无聊的划着他面前的空盘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一整个晚上没回寝室?”

“别提了。”詹姆无精打采的回答。他往自己的面包上涂着果酱,小声说:“我得感谢你先把哈利拉走,不然就丢大脸了。那时候我太兴奋,没注意到鼻涕精身上的咒语射偏了。他被石化的就只有半个身子,所以你们刚一离开,他就恢复了行动能力。然后我们打了大半个晚上。”

“意想不到的精彩。”西里斯向前倾身,说:“结果呢?”

“这不是显而易见,西里斯——”詹姆没好气的说,他瞪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好友:“我们三个人。行,就算彼得不是个有用的战斗力。你总不会觉得在我和莱姆斯联手下连一个鼻涕精都打不过吧?”

“我只是随便问问,没说我有那么想,再说莱姆斯从来不出手。”西里斯耸了耸肩。他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目光挪向斯莱特林长桌上的空位,冷笑:“现在还没来。看起来你们把他作弄的有够惨的。”

“没有。”詹姆阴沉的回答。“虽然我真希望那个狗杂种今天是因为这个——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吸了口气,“他没吃什么大亏。那时候他把莱姆斯唯一一件完好的袍子弄得破破烂烂。然后就借机逃掉了。我要给他拿一件新袍子补偿他。”

哈利听到詹姆的话,他的目光下意识的转移到正在切割盘里花椰菜的莱姆斯身上。他的动作似乎不自然的顿了一下,哈利注意到他的长袍左肩上的确有一道刀割似切割平整的破口。感觉到哈利的目光,他似乎有些尴尬的微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哈利急忙挪开了脸。

“你就让他那么逃掉了?”西里斯喝了一口咖啡。他似笑非笑地说:“我以为你会在拐角处抓住他。”

“哦,操。”詹姆嘟囔,“我倒是那么想的。”他嚼着嘴里的煎蛋,含糊不清地说:“要不是我们追他追到了魁地奇的那个陈列室那里。看见扫帚,我才忽然想起来我们过两天还有比围捕鼻涕精更重要的事。那时候已经一点多了,收拾他不差这一两天。”

“魁地奇?”哈利忽然惊讶的插了一句。几个人的眼睛都一下子集中在他身上。注意到自己似乎鲁莽的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他掩饰住自己的狂热,急忙解释道:“不,我只是好奇你们提到这个。是因为过几天有魁地奇比赛吗?”

“不能这么说。”詹姆似乎没注意到哈利眼睛中的热切。他喝了一口手边的饮料,咂咂嘴:“正式比赛还得一段时间。但是原来的找球手老库珀出了点问题。开学之前,他告诉我治疗师为了治疗他的近视,禁止他在这学期进行任何一种可能把他的眼镜打碎的剧烈活动。所以我们得找一个新的找球手候补。”他的目光看向西里斯,咧开嘴笑了:“虽然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有大脚板一个就足够了。他拦球的时候比护崽的匈牙利树蜂还要凶。但是魁地奇的规则就是那样。”

西里斯哼了一声。他压着自己的手指,关节发出脆响声:“事先声明,我对成为魁地奇的常驻队员没兴趣。”他补充道,“纯粹是你把我硬拉过去的。”

“可你飞的真不错。”詹姆说,“当然,撞人也撞的很不错。你的体型太有优势了,大脚板。”他坏笑道,“要是让我起个外号,我会叫你‘空中飞弹’。”

“你需要一个找球手,”哈利嘴唇发干。他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下唇,尽力不让声音里的渴望过于明显:“那么你们会在整个格兰芬多里挑人吗?”

“当然了,”詹姆舔着嘴唇,他思考了一下,“不,一二年级最好不要。起码四年级以上。我倾向于……最好有些经验的。当然,身体强壮的更好。但是像大脚板这样的人不好找,你没看到他冲破那群人的防锁的时候多勇猛……等等,哈利,”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了似的,他盯着那双绿眼睛看:“你问这么多,该不是想参加我们队吧?”

“我不行吗?”他听见他的声音似乎是从胃里直接发出来的。哈利盯着他未来父亲那张年轻的脸,几乎顾不得去想自己在其他人眼里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你——”詹姆有些为难,他金褐色的眼睛从上到下的打量着哈利。他抬了一下眼睛去看西里斯,似乎是想参考对方的意见。但是却看见西里斯的眼睛也落在他身边男孩的肩膀上。他确信西里斯跟他的判断是一致的。他太瘦小了,身高几乎只到西里斯的肩头。而且过于瘦弱,看起来一定不适合做追球手。对于找球手来说,他倒是足够灵巧。但是詹姆不确定他骑在扫帚上是不是会被那群家伙一扫就会散架。如果这是别人,也许他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但是提出这个想法的恰恰还是哈利。詹姆觉得拒绝的话很难说的出口。

“我明白了。”哈利一下子就看出了詹姆在为什么迟疑。他再次提问道:“所以‘那件事’是过几天你们要挑选一个找球手?”

詹姆点头:“而且是我亲自挑选,因为有很大可能他在第一次正式比赛里就得上场。”他补充道:“第一次的比赛就是和斯莱特林的。在那场比赛之前我们可能不会有很多时间练习。”

“我知道了。”哈利点了点头,“时间和地点?”

“后天下午两点,魁地奇球场。”詹姆说,他看到哈利颔首:“你还真是铁了心要参加,哈利。如果那时候你还没有合适的扫帚,我的那把可以借你。”如果要他来评判的话,他会选择和哈利比赛。那技不如人,即使输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微微皱着眉看了一眼抱着手臂的西里斯。发现对方似乎并没在意他们说了什么。

“谢谢你给我机会,詹姆。”哈利对他微笑。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那我先去教室了,待会儿见。”

当哈利的身影消失的时候,詹姆用手肘轻轻的推了推还在那儿坐着的西里斯。

“你今天不是要和他一起去‘照顾’鼻涕精吗,西里斯?”他小声提醒,“怎么不一起去?还是等他来了再说?”

“我觉得他不适合做追球手。”

沉默了一会,西里斯答非所问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他似乎完全没听到詹姆在问他什么,他从椅子上站起身,眉毛皱了起来:“但是既然他想试试别的,让我看看他有多能干。”

他弹了个响指,挂在椅背上的书包自动的飞到他的肩膀上。他扯住一侧的肩带,回身对还坐在那的詹姆说:“过几天的比赛我可能也参加。给我安排个候补的位置。”

坐在原地的詹姆的嘴夸张地张大了:“你之前还说过你对这场比赛没兴趣!我已经预备让莱姆斯当候补队员凑个人数了。”

“正好。”刚刚一直沉默的莱姆斯抬起头来,他擦了擦嘴,“既然大脚板能去,尖头叉子,把我的名字划掉吧。我那天要去图书馆。”

“别开玩笑了!月亮脸!”詹姆几乎抓狂:“我本来就没打算让他来!让大脚板来挑选新人?!你忘了他上次比赛的时候就把他亲弟弟撞到肋骨骨折了吗?”

“可那次不是斯莱特林犯规在先吗?”彼得说,“虽然雷古勒斯·布莱克骨折了,可是麦格教授也没扣我们的分。这足以说明什么了。更何况上次都吃了一个警告,这次我认为西里斯会有分寸的。”

“你们都真他妈的会发疯!”詹姆咒骂。他对着西里斯远去的背影大喊:“等着瞧吧,如果他敢把我挑选出来的人肋骨撞断,那我肯定会跟用男人间的方式和他好好谈谈的!”

 

tbc

评论 ( 7 )
热度 ( 87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