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06

06.


“吸血鬼是一种超自然的生物,它们通常会通过饮用人类或者其他生物的血液,从而使自己的生命能够长久的维持下去……”

在他们气喘吁吁的赶到黑魔法防御课教室时,第一节课刚刚结束。两个人偷偷摸摸地溜进了教室里,几乎没被任何人发现。当他们坐在座位上的时候,哈利似乎感觉到坐在前排的女巫回头看了他一眼。但是在他疑惑地回视之后,却只看见一个披着红发的纤细背影。

幸亏站在前面的教授的眼神比宾斯教授好不到哪里去,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座位后排上忽然多出了两个脑袋。但是坐下之后,哈利却总觉得有些不舒服,感觉到仿佛有人正在用阴冷的目光暗中窥伺他们似的。

他转头看向西里斯,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目光。他对哈利攥了一下拳头,但是什么也没说。随即西里斯紧紧的皱着眉头,拿出了一张纸,开始在上面写字。

在第二节课差不多过半的时候。西里斯把写完的纸条揉成一团,越过一条长桌准确地击中了前排正在昏昏欲睡的詹姆的脑袋。

“哦!”

被突然袭击的詹姆一下子清醒过来。所幸他还知道这是课堂上,才能克制着自己没有叫出太大声来,而是气恼地回头寻找纸团飞来的方向。

西里斯用脚牢牢地抵着前座的椅子,他用口型告诉詹姆不要出声。然后他指了指坐在斯莱特林那群绿色长袍里的一个背影,做了一个哈利看不懂的手势。

被迫坐在西里斯旁边的哈利不安地看了他一眼,不大确定他下一步想做什么。然后他又看了一眼西里斯刚刚指着的那个方向。他看到那儿坐着一个单薄高瘦的背影,油腻的半长黑色头发垂到肩膀上。

他立刻就猜到了那是谁。

“嘘,放心。”注意到哈利的目光,西里斯侧过头,小声的在他耳边说:“我和詹姆的计划跟你的事情无关。待会儿你看好戏就得了,哈利。”

 

后半堂课也很快过去。两个学院的学生们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三三两两地结伴往出走。哈利注意到坐在自己前排的莉莉·伊万斯径直走到斯莱特林那边,她站定在那个高瘦的黑发背影面前。

“走了,西弗勒斯。”莉莉说。

年轻的斯内普侧过脸。他一声不吭地站起来,胡乱地把自己的东西塞进包里——哈利看到,那个书包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上面还有一些油腻的食物残渣留下的痕迹。他站起身来,对莉莉说:“走吧。”

当他们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哈利感觉到,课堂上那种被人窥伺的阴冷目光又回到了他身上。他忽然想起来,他对这种目光其实再熟悉不过了。在他的学生时代,几乎每节魔药课上都有人用这种带刺的目光凝视着他。哈利猛地抬起头,却正好对上了斯内普正在用余光打量他的眼睛。

这一下意料之外的对视让俩人都有点尴尬。像是什么小心思被戳破了似的,阴郁的斯莱特林做作的咳嗽了一声,他恶狠狠的回瞪了哈利一眼,然后大步走在莉莉的前面,两个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口。

“你不追上去吗?尖头叉子?”

隔着一条过道的彼得探出上身靠近他们,说。书包带就挂在他的肩膀上,不停的晃来晃去。坐在他身边的莱姆斯忽然咳嗽了一声,然后用力的踢了一脚他的凳子。

被这么一提醒,他好像才突然看见坐在西里斯身边的哈利,惊讶地说:“哦!他怎么也在这儿?”彼得脱口而出:“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我以为你和大脚板逃课去约会了呢。”

“没关系,虫尾巴。继续说,不用对他保密。”西里斯说。意识到其他四个人的目光忽然一下子都聚集在他身上,他皱起眉毛:“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头一次看你对外人这么说,伙计。”詹姆半张着嘴,他颇为不可思议的看着哈利,又看看西里斯:“虽然哈利看起来人不错,告诉他也没什么。但是由你主动提出这种事,这可还是头一回。”

“你相信他只比我们早认识他几小时吗?反正我不信。”彼得咕哝着说:“大脚板的戒心一直重的就像五十岁以后多愁善感的女巫。我以为他会把我们四个人的外号写在纸上埋进坟墓里。”

“是太快了点。”莱姆斯喃喃自语:“但是真爱往往就是一见钟情。”

旁边的两个人一起瞪了过于感性的狼人一眼。不出意外地,就是西里斯和哈利。

眼看着西里斯的脸越来越黑,被夹在中间的哈利连忙及时又生硬的截断了他们已经越跑越远的话题:“你们刚刚说要叫谁追上去来着?”

“哦!是我。”詹姆拍了一下脑门,他看了一眼怀表:“没事儿,时间刚刚好!”说完这句话,他立刻朝门口的方向跑去。过长的书包肩带拍在他的腰胯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而还没等哈利详问,就看见西里斯也站起身来。他用一只手压了一下桌面,随即将脚踩上椅子,弓着背,像一条大狗一样轻快的从前后书桌的围截之中跳了出去。然后他落在过道中间,把剩下的几个人抛在身后,追着詹姆的背影向前跑去。

“也等等我们!”身后的三个声音一起说,哈利把自己从椅子上拔起来。他们同时冲出教室,但是哈利跑在了莱姆斯和彼得的前面。

在最前面的男孩儿很轻松地追着先离开的两个身影跑过两条走廊,经过一段不算太长的距离,直到他看见在护栏旁边停下来的詹姆和西里斯的身影,才逐渐放慢了脚步。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詹姆又撩了撩头发。然后他倚在扶手上休息。而西里斯则靠在身后的墙上。他看起来相当轻松,一条腿弯曲着,用鞋跟抵着墙角,抱着手臂看向在哈利身后刚刚抵达,还在喘着粗气的两个人:“月亮脸,虫尾巴,你们可太慢了。”

“但是我们看起来也没错过什么。”彼得弯下腰粗喘着气。哈利注意到詹姆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旋转楼梯的下一层,他跟着他的目光往下看,发现有两个熟悉的身影正从那里走出来。

“等等,这不是……”然而哈利的话还没有说完,西里斯打断了他。

“我就知道他们每次去图书馆都会走这条路。老样子,你来给她丢个避水咒,詹姆。”年轻的格兰芬多轻笑着说:“看好了,最好多小心点。毕竟我可不管你的小情人会怎么样,谁让她非要和鼻涕精黏在一起。”

“要是你敢让莉莉浑身湿透,”詹姆回嘴道,他的余光注视着哈利:“大脚板,我也不保证我会干出什么事来。”

“看我干什么。”哈利一头雾水地说。

“那你也会后悔的。”西里斯挑起眉毛,他挑衅地回答:“迟早有一天会,一定的。”

詹姆迷惑的盯着他,莱姆斯在背后和彼得小声地讨论‘关于西里斯对某人坠入爱河时的疯魔表现。’但是西里斯并没打算给他们太多的时间。他从衣袋里掏出魔杖,对着下面一层快要走进他们视线范围内的两个人,微笑着大叫道:“准备好了,尖头叉子,我要开始了——一、二、三!”

“Impervius!”

“Impervius!”

三个年轻男孩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而有两道咒光几乎同时向下射出,将下一楼层的走廊中正在行走的两个人罩了起来。

与此同时,几个水球猛地从楼上砸下,像是小型瀑布一样密集的从天而降。它们被斯内普和莉莉身上透明的防护罩弹开,水花四下溅射,尽数砸到了墙上,地面上,扶手上,几乎半条长廊都遭了被水冲刷的殃。两个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水球吓了一跳,女孩的尖叫混合着男孩的怒骂声从底下传了上来。他们躲避着靠到墙角等待水全部落在地板上,但是却惊讶地发现衣服和手里的书居然连一滴水都没有沾上。

“是哪个该死的又给了鼻涕精一个避水咒?!”

等到看清楚下面发生了什么,西里斯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下一秒,他愤怒的吼声在走廊里响起。在发现不对的第一时间,他立刻回头寻找让这场恶作剧失败的罪魁祸首。然后几乎是同时,他发现了还没有把魔杖藏起来的哈利。

“我可以解释的。”被西里斯死死的盯着,哈利立马举起手,顺利的让魔杖滑到他的袖管里。他向后躲避着一步一步的朝他走过来的西里斯,直到后背靠上墙,鞋跟也抵在坚硬的墙面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西里斯弯下腰,他和他的距离近的哈利几乎能听见他在磨牙的声音。他一只手臂撑着哈利背后的墙,为他的失败咬牙切齿的说:“说吧,我可真期待着你的解释,哈利。”

“你觉得他们看上去真的像是要吵架吗?”站在后方的彼得目瞪口呆的对站在一起的莱姆斯说:“贴的那么近,我觉得他们下一秒更像要来场热吻了。”

“这可别让大脚板听见,他正在气头上呢。”莱姆斯同样表情呆滞的站在原地。他看了一眼站在扶手边上的詹姆,他仍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垂着的手里握着魔杖,嘴张成了'O'型——他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像是庆幸和挫败的混合,还有全然的不知所措。

莱姆斯转回头,把目光集中在压在墙边的两个人身上:“但是我真想听听哈利能说出什么理由来,他骗不了大脚板的。他给斯内普施咒的动作看起来太熟练了,像是他一开始就有准备那么干一样。”

“是这样吗?那么我要先表扬哈利助人为乐的精神。不过与此同时,我倒也想听听你们几个能为这场可怕的恶作剧说出什么理由来,先生们。”

一个压抑着怒火的严厉声音忽然在他们几个人身后响起,同时,还伴随着水滴落在地上的声响。

已经被冻在原地的詹姆惊诧的强迫自己把目光从贴在墙上,嘴唇靠的只有两根手指那么远的哈利和西里斯身上挪开。他抬起头,然后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身后正站着一个表情可怕的,浑身湿淋淋的麦格教授。

tbc

评论 ( 9 )
热度 ( 84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