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02.

02.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许有几个小时,也许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

总之,当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头疼的确有所减轻。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哈利的目光缓慢的聚焦到一起,随即他发现自己仍然身处在行驶中的火车上。对面那个黑发灰眼的男孩也没有走,他仍然维持着那个姿势靠在椅背上,似乎一直在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哈利。

看到哈利睁开眼睛,男孩灰色的眼睛猛地向内缩了一下。

“现在几点?”哈利下意识的问道,仿佛这是能打破一切尴尬局面的一个问题。

“下午四点。”男孩漫不经心地回答,眼睛仍然注视着他的脸,“够久的。你不再睡一会了?”

他摇了摇头。睡眠舒缓了疼痛,他现在已经能继续正常地思考。

四点,哈利模糊的想着这个时间。他朝窗外看去,飞掠过窗框的景色正在被逐渐下沉的夕阳光辉所覆盖,看起来他的确是睡了有几个小时。

然而当他和其他傲罗在神秘事物司发现阿不思和斯科皮的踪迹时,他记得清清楚楚,那是晚上十一点。

他或许回到了过去,或许回到了现在。因为时空乱流而被抛到了另一个时间点上。成为傲罗后身经百战的哈利很快冷静下来。在处理麻烦事的时候碰到一点儿时间上的障碍也不是第一次了。他扶正自己的眼镜,又一次地打量了一圈自己周围,确信无疑这就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那一辆列车,但是似乎又和记忆中有些微妙的不同。

于是他裹紧了身上过于宽大的袍子,以尽可能平静的语调问:“这是几几年?”

那个男孩看他的目光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就像是看见自己眼前忽然出现的什么愚蠢的怪东西。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霍格沃茨列车终于抵达了魔法学校的站台。

倒扣在头顶的熟悉的夜空和星辰,还有在高大的古老城堡矗立在黑暗中巍峨的背影。在列车停下后,哈利站起身来。他对着列车的窗户看到了自己。里面的小男孩还穿着明显不合身的宽大长袍,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甚至连额头上的伤疤都跟着变小了,而且浅淡了不少。

哈利迷茫的摸上了自己的脸。结合那个陌生男孩的说法,这似乎是他三四年级时候的样子。

列车门打开,簇拥在交谈热流里的学生们拥挤着在人潮中走下车。当他被挤下台阶的时候,哈利不小心踩到了自己过长的袍角。身后有一只手忽然抓了他一下,让他没有丢人地摔倒在地。哈利感激地回过头,但是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站在他背后。

他好不容易从在巫师的人群里成功脱身时已经是好几分钟以后的事了。不管这是在哪个时代,哈利都没有想到这时候入学的巫师数量有这么多。起码是他上学时候的一倍。

他空着两只手,在带着大包小箱的行李和宠物笼子的学生里显得像个异类。哈利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很快他就感觉到被那些(即使不带恶意)的好奇目光不停洗礼究竟有多不舒服。他不得不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待着,只裹着自己的长袍还有藏在长袍里的魔杖,站在列车的门口等待那个拖着巨大行李箱的男孩出来。

灰眼睛的男孩在人群快要散尽时才走了出来。他高昂着头,拖着行李,像是没看见站在一旁的哈利似的。但是在他擦过那个还在迟疑着要不要开口的瘦小男孩身边时,他故意重重地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睡了那么久还没睡醒吗?要不要来个清水如泉?”

男孩的口气带着挪揄。当他目不斜视地经过他的身边时,哈利立刻跟了上去。男孩用余光看了明显是跟在他身后的哈利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他跟着学生组成的人潮,还有那个高大男孩儿的身后走进了霍格沃茨的城堡里,并帮他拖着行李,以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奇怪。当他们一起进入礼堂的时候,过去的回忆潮水般地涌入哈利的脑海。他看着面前一切熟悉的景象,不记得自己已经有几年没有回过霍格沃茨了。这些年来他即使回学校去基本上也只是匆匆去一趟校长室找麦格校长。学生们的大礼堂几乎成为了他记忆里一个被封存的角落。

而当这扇角落里的门再度被打开,他发现自己的记忆没有因为时光的尘封而变得模糊。熟悉的星幕,夜空,和倒吊燃烧的白色蜡烛,鹅黄色的暖光在整间礼堂里流动。哈利发现自己的双腿在颤抖,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因为任何情况而颤抖害怕过了,即使是自己独自面对着一头匈牙利树蜂。他将身体的重量分散了一部分在手里男孩的行李上,试图让自己站的更牢靠些。

“你快把我的东西压碎了。”

灰眼睛的男孩轻轻的推了他一把,这让哈利一下子从失神的恍惚状态回过神来。他把行李从哈利的手中拿出来,低声说:“只要你待会儿没分到斯莱特林去就可以过来一起坐。可今天是分院仪式,你一个一年级的为什么没跟着教授们走湖里?”

没有等哈利回答,他就拎着自己的东西转过身。哈利看着那只把行李从自己手中夺去的手,几乎不到一秒的思考,他就提步跟上了他。

男孩又站住了,这一回他按住了哈利的肩膀。

“别这么着急凑到我旁边来,哈利。”灰眼睛的男孩低声地说,“一年级的,你得先去那儿分院,明白吗?”说着,他难得好心地伸手指了指礼堂正中间。哈利的目光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他惊愕地发现一列队的小巫师(看得出都是像他入学那年一般年纪)正在一位穿着绿袍的高挑女巫的指挥下排成合适的队列。在礼堂的台子上,像往年一样,欢迎新生的交响乐团还在演奏。一个侏儒一般大小的背影正在卖力地挥动指挥棒,而坐在不远处教授席上正中间的那个高大的身影让哈利差一点儿就叫出了声。


——他和他认识他的那时候还不一样,现在的他看上去的确是要更年轻上一些。哈利几乎怔愣的注视着邓布利多校长,他的心里变得沉甸甸的。如果世界上还有人能够复制他来做一场恶作剧,那这个人非万能的梅林莫属。

现在那位老人的胡子灰白掺杂,而且长度只到胸口,半月镜片后的那双蓝眼睛里折射出明亮的光。他正在和同样年轻不少的麦格教授交谈,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哈利的错觉,在他注视着那位老人的同时,他总是觉得老人也在注视着他。

“别发傻了,哈利。”灰眼睛的男孩又伸出手推了他一把,“抓紧时间从队伍的最后面偷偷地溜过去。明白吗?你迟到了,要是不想第一天就受罚那就按照我说的干。”

哈利觉得,现在支配了他大脑的情绪已经远比‘诧异’更多。更像是一种‘麻木’。他几乎没对男孩推搡他的动作做出什么反抗,只是摆动着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双腿,在不知名的情绪的支配下浑浑噩噩地朝男孩指给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他混进了人群最后面的时候,乐队的声音刚刚好结束。他麻木地随着巫师们一起拍了拍自己的手,余光却注意到刚刚站在一旁的麦格教授已经拿着十几英寸长的羊皮纸走了上来,宣布接下来是新一年巫师们的分院仪式。

哈利睁大了双眼,他看到一年级时的椅子和分院帽一起出现在正中央。而麦格教授刚刚打开名单册。

“哈利·波特?”

女巫充满疑惑的声音像一道惊雷。哈利看到麦格教授在打开名单后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向邓布利多。他差不多能猜到她心里的想法——这名字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发誓我在登记的时候没有见到他。但是他看到邓布利多只是对麦格轻轻地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分院仪式。

“哈利·波特。”麦格教授用怀疑的语气又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她的目光注意到了站在队伍最后面的哈利。即使他努力想在这种时候让自己显得没有存在感,但是——不管怎么说,就算他再瘦小,三年级的哈利也远比一二年级的新生们高得多了。她立刻发现了队伍里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过来吧,孩子。”年轻些的麦格教授疑惑又温和地对他招了招手。哈利这回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上去。不需要她继续指示,他就坐在了椅子上,并将分院帽戴在了自己头顶。

 

“我似乎是见到了一个老朋友,对不对,哈利·波特?”

分院帽沙哑的声音带着一点挪揄的笑意。哈利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立刻变得冰凉。

“放松,波特。你别这么紧张,”分院帽喋喋不休地说,“我都能感觉到你变得紧张了。你的身体紧的就像一块被拧起来的毛巾一样,快,放松点。这样我没法帮你分院。”

“难道你认识我?”哈利发出确信只有他们俩才能听见的声音。

“现在不认识,”分院帽说,“哈!可是谁知道呢。我知道我肯定认识你。而且你是个相当有名的人物。”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是几几年?”哈利急切地问道,虽然他在火车上已经问过了,可是直到现在他还无法完全相信。“你能告诉我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你身上有种我熟悉的魔法道具带来的味道。”分院帽像是抽了抽‘鼻子’,如果它真的有那玩意儿的话。“像一个老朋友的味道。让我猜猜看,你带着时间转换器,是吗?”

哈利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你自己都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了。”分院帽沙哑地笑着说,“你回到了‘过去’,要么就是‘未来’,不是吗?基于我认为我可能会认识你却从没见过你,我想你应该是第一种情况。”

“可是邓布利多告诉过我。”哈利不可置信地说,“时间转换器只能改变二十四小时以内的时间!”

“放松一点,孩子。”分院帽说,“你的情况很有趣。可是我没时间回答你那么多问题。而且我的职能也只有分院而已,”它顿了顿,“要是你那么想打听更多的信息,干嘛不去问坐在那里的那群人呢?你瞧下面,”哈利的目光随着它的声音移动,他看到正在等候分院的其他巫师正在对着坐在椅子上的他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要是你不想引起骚乱,我们还是先把手上的事儿干完吧。”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从刚刚开始就变得紧绷的情绪平静下来。但是他的手还是下意识地抓紧了膝盖上过于宽大的袍子。“格兰芬多。”他用蚊呐般的声音说。

“哼,”分院帽迟疑了一下。“不再考虑一下另一个选择了吗?”

“不必了。”哈利很轻地摇了摇头:“……不管再选多少次也一样,我只会选这个。”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88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