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 01.

***

*因为我要出门旅行 所以开了一个可以稳定更新很久的

*存稿已经很多 可以很稳妥的追更

*小狗崽会掺杂着这篇更新

*注意事项:傲罗哈;亲世代背景;含詹莉要素;主要角色死亡


01.

 

“只有这一次。”男孩喘息着说,他一步步后退,直到后背抵上了坚硬平滑的镜子。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墙壁,除了那面镜子,已经毫无退路:“哈利,起码有一次,别阻止我要做的事情。”

“我说过你不能那么做,只是出于因为那么做对你而言很危险!”男人坚定的伸出双手,展示给男孩看他的手心空无一物。但是他的动作并没有起到一星半点的安抚作用。他从黑暗里一步步走出来,缓慢的靠近他:“过来,阿尔。只要你放下那个,我完全可以保护你不被审判庭起诉!”

“骗子。”阿不思冷笑,他粗喘着看向男人身后的黑暗:“我猜斯科皮已经落到你们手里了?”

“他父亲知道怎么教育他。”哈利低声地回答:“不用担心他,也别用那种口气对我说话。我们不是你的敌人,阿尔。”

“别叫我阿尔!”阿不思的声音猛地拔高:“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我叫阿不思?哈利,我是阿不思·波特!不是阿不思·邓布利多,更不是他妈的西弗勒斯·斯内普!”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哈利皱眉,“我还没老眼昏花到把你看成是别人,阿不思。”

“但是你的眼睛总像是在透过我看那些死人,哈利。”阿不思嘲讽的讥笑:“我们能给你那么多回忆吗?还是说,你透过我的眼睛看见了谁?又透过詹姆斯的灰色眼睛看见了谁?”

“阿不思·波特!”

哈利勃然大怒。带有魔力的吼声震荡着神秘事物司的内壁空间,不远处的水晶球架子甚至因为这声音不停地颤抖,小幅地摇摆着的架子发出“瑟瑟”的响声。阿不思的腿摇晃了一下,因为他的发怒瞬间噤声。他低喘着,但仍然一脸防备地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父亲。

哈利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站在了原地,尽可能冷静地继续说道:“没有任何人,我看到的你们一直就只是你们,阿不思。但是我希望你能对你提到的那些人多一点尊重,他们都是战争英雄。”

“我他妈才不在乎那些毁了我的家的英雄!”

阿不思回以怒吼。他将那只手高高举起,哈利心惊胆战的看着他握在手中的时间转换器,他的呼吸甚至因为他儿子的危险动作短暂地停滞了几秒。

“我来帮你,哈利,如果你自己下不了决心的话。”阿不思站在隔他只有几步远的地方说,他另一只手防备的抓紧了魔杖,将危险的杖端对着他的父亲:“虽然你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救世主了,我不能确定你是不是还抱着那样的心。”他发出一声嗤笑:“现在的你甚至不愿意用它回到过去去救一个你始终有亏欠的人,哪怕这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不,阿不思,住手。只是没有人能利用时间转换器去改变已经注定的事实。”哈利粗喘着说:“如果你改变了过去,有可能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

“但是你们曾经成功用它救过一只鹰头马身有翼兽。”阿不思回答:“还有你的教父,那个逃犯西里斯·布莱克,不是吗?”

“那是因为他们都还没有死!”哈利猛地拔高了声音,“但是塞德里克在那时候就已经死了,他中了索命咒倒在我面前!我很确定他死了!”

“也许在那时候的其他人眼里,你的巴克比克和小天狼星也已经死了。”阿不思平静地反驳:“为什么不试试呢?哈利,如果成功了,你就不再需要一服生死水来帮助你每晚能够正常的入睡,也不用透过我和詹姆去看一些别的什么人了。”

“阿不思,别这么做…求你了…你根本不能控制会发生什么。”

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不到五步了。哈利目测着这段距离,一步一步的接近着,他甚至为了以防万一抓紧了自己衣袋里的冬青木魔杖:“跟我回去好吗?我会和马尔福商量让他同意你和斯科皮出去的,阿不思——”

“你会感激我的。”阿不思轻笑着说,“哈利,在我做了你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之后。”

哈利几乎充耳不闻,他紧盯着阿不思即将拨动转换器的手指,然而就在他还有两三步就可以抓住他儿子的袖子的时候,一道红色的咒光忽然突兀的从他的身后撞了过来。

“Expelliarmous!”

缴械咒准确的击中男孩的手腕。阿不思疼痛地闷哼了一声,时间转换器脱手而出。哈利下意识的张开手臂,他冲上去紧紧搂住他的儿子,他们抱在一起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几乎没注意到时间转换器在他的脱手下猛地撞上了石阶。

“老天,你没事吧?”

哈利焦急的低下头去察看阿不思的情况,但是在他垂下头的瞬间,那双绿色的眼睛惊愕的捕捉到滚落到台阶上的时间转换器周围迸发出危险的魔力火花。

“哈利!阿不思!”

从黑暗里匆匆赶来的赫敏和其他傲罗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只有他们两个所处的神秘事物司。哈利立刻回过神来,然而就在他怔愣的仅仅几秒钟时间里,他就看到时间转换器上迸发出的魔力火花已经越来越激烈,火光迅速连成一片,汇聚成青白的魔力电流,而且像是有自我意识般的朝着他和阿不思的方向加速逼近着。

哈利已经没有时间多想,在电流冲击到他的脚边之前,他下意识的将怀里的阿不思朝另一个方向猛地推了出去。男孩完全来不及反应,他踉跄着摔在石阶上,甫一回头,动作只花了短短不到一秒,却发现身后父亲所在的角落已经被电光彻底吞噬。

“哈利!!”


*

哈利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过量的白光立刻粗鲁的侵吞了他的视野。

他的头像是被什么硬物狠狠撞过一样疼,四肢仍然酸麻无力,像一条被弹到岸上的鱼一样软绵绵地倒在地面上。在恢复了意识后的几分钟内,他迟钝地面对头顶的遮盖眨了眨眼,才感觉到泪水从过于酸涩的眼眶里涌出。

又过了片刻,哈利才积攒起一点儿力气,勉强用手肘撑着地面爬了起来。

他艰难地爬到椅子上,扶正鼻梁上的眼镜朝窗外看去。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现在身处于一辆行驶中的火车上。窗外的景物正飞一般的向后倒驰退去,大片树林连成青翠的林海,在充足的阳光下溢出耀眼的青色光芒。

在最初的茫然过后,陌生的环境带给他的另一个感受就是强烈的不安。哈利立刻把手伸向口袋里,他想摸出自己的魔杖——在进入神秘事物司之前,为了防止阿不思看到他的武器而不安,于是被他特意保管起来的冬青木魔杖。但是当他注意到自己伸出来的手时,他不由得愣住了。

那只手全然不像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巫师的手。

正当他惊慌的拉开衣服,准备进一步检查在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时,车厢的门忽然猛地被人推开了。

“嗨。”

“谁?!”

他像只受惊的炸尾螺般向后猛退了一步,绿眼睛惊慌的打量着忽然出现在车门后面的那个黑色脑袋。一个男孩的脸出现在门墙之间的缝隙里,他扒着门问道:“这儿就你一个人?”

哈利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介意一起坐一会吗?外面没座位了。”男孩问道。然后他不等哈利回答,就紧跟着拖着行李挤了进来。

哈利下意识地在椅子上坐直身体。他侧着头打量着那个闯进来的不速之客。男孩高大,英俊,相貌出众,从体型上来看很难判断他今年几岁。而且他还有一头乌黑微卷的头发和灰色的眼睛。他背对着他把行李用力的固定在沙发椅下面,然后回头看着哈利。

看起来他一开始就没打算走,但是还是象征性地征求了一下哈利的意见。

“哦,啊。”哈利看着他的脸。他感觉到自己脑袋里现在像装满了一团乱麻。因为那张脸俊美的轮廓,让他几乎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想起了某个名字。但是哈利并没有将它说出口。这些年以来他学会了很多东西,如何更为自然地伪装自己的情绪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种一切都不明朗的复杂情况下,他宁可一言不发。

迟疑了几秒,他才回答道:“……好的。”

“谢了,抢到一个包厢真不容易。”男孩一屁股坐在哈利对面的沙发椅上,自然的就像是他本来就坐在那儿一样。

他在坐下后就打了个哈欠,然后用手揉了揉自己那一头微卷的黑色卷发。似乎是察觉到哈利一直在观察他的目光,男孩也大大咧咧地抬起头迎上了他的对视。

哈利反而觉得有些尴尬。他装模作样地偏开头,用手支着自己的下巴,靠在窗沿上。可对面的男孩还是没有挪开眼睛,他忍耐了片刻,终于忍不住地抬起头对他说:“你看够了吗?”

“别误会。”男孩笑了笑。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哈利的肩膀:“我只是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注意到这个。”

哈利的目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向下看。他这才迟钝地注意到自己的大半件外套都滑到了肩膀下面。哈利想起来,在男孩进来之前,自己似乎是正在脱衣服想要检查一下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在哈利手忙脚乱地把衣服重新穿好时,男孩仍然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他的手指也没有挪开。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目光已经专注到了‘无礼’的地步。“长得有点儿像我的一个朋友。”

“这搭讪很老套。”哈利干笑着,小声地说。“不过我也有相似的感觉。”

“只是有点儿好奇罢了。”男孩耸了耸肩,“我本来只想问个名字,然后把你介绍给我的那个朋友——不过你不想说我也无所谓。虽然让他看见你一定会叫场面变得很有趣。”

“哈利。”哈利哑声说。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没有将自己的姓氏一并说出来。“这个回答能和你交换另一个问题的答案吗,我们现在是在哪?”

“这当然是开往霍格沃茨的列车。”男孩挑高眉毛看着他。灰色的双眼里露出疑惑不解的目光:“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儿啊,哈利。你可真古怪。不问我是谁,却用自己的名字跟我换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难道你是第一年上学的新巫师吗?可你看起来也不像十一岁。”

“因为我想我不认识你,”哈利说,“即使问了你的名字也没有什么用。”

“哈,”男孩这一次笑出了声音,“我头一次听到霍格沃茨里的人会说不认识我。”他傲慢地撩了撩头发,玩味地看着他说:“那没准你还真是个新巫师也说不定。”

哈利把目光从对面男孩的身上挪开,强迫自己仍然注视着窗外连绵起伏的山峦和树林。他已经不想继续和他交谈下去,因为他感觉到大脑的疼痛丝毫没有减弱,而且里面混乱一片。他隐约记得发生了些什么,但是却无法强迫自己的思维将它们完全理顺。事实上,只要他一试图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头就会隐隐作痛。

看到哈利闭上眼睛,对面的男孩也陷入沉默,明显他是个不喜欢自讨没趣的人。这让年轻的傲罗司长觑见了机会。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窗户上,疲惫地陷入了短暂的休憩之中。在他失去意识前,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最后的一幅画面,就是赫敏拼命的抱紧了那时想要向他冲过来的阿不思。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29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