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性幻想系列pwp】韦斯莱家的周末 03(完)

x妄想系列第三弹 终于填平


链接:🔗


节选:

隔天午后,西里斯翘着脚靠在自己的座位上。他桌子上摆着好几张剪报和旅游杂志。路过的金斯莱手里端了一杯热咖啡,当他看到西里斯的桌子上都摆着什么的时候,他惊的险些脚下一滑。

 

噩梦里他都没想过他会在西里斯的手上看到什么‘七日游美国观光计划’,‘自由女神像’;密西西比河三日游’‘好莱坞幻影天堂’一类的宣传册子。

 

“别那么吃惊,”西里斯慵懒地说。同时他打了个哈欠,“这回他打定主意要带着个孩子一起跑,所以我总不能选我和哈利之前经常去的那些地方。况且就算我乐意这么干,哈利也会把我提的建议全都否决掉。他当了头儿之后脾气可是越来越大了。”

 

“你什么时候会考虑这种事情了?”金斯莱不无惊讶地说,“说真的,西里斯。其实你在准备逃班之前居然还和我打了个招呼,我已经觉得很诧异了。更别说现在除了哈利之外你还会考虑其他人的感受了。”

 

“在他十五岁,”西里斯耸了耸肩,“一个能让我名正言顺地把他踢出去的年龄之前,我不得不这么干。要是早知道哈利这么疼爱小男孩,我当初应该越过他把这麻烦事接下来的。”他顿了顿,感慨道:“而且我得说我想称赞他——当初为了工作拒绝一入职就开始备孕——这到底是他妈什么样目光长远的真知灼见啊。现在就算梅林掉下来一个狗崽子给我我都不想要了。”

 

“你这倒是提醒了我。”金斯莱忍不住吃吃地笑:“现在他不在这儿,你真要和我抱怨最近哈利是因为当上了司长之后脾气见长,还是——”他故意压低声音说:“……还是某些不方便的透露的原因?”

 

“我那是正常的员工假期,先生。”西里斯懒洋洋地回答道,他比了个粗鲁的手势。“以及正常的员工隐私。太过好奇跟你没关系的事儿没有好处。”

 

“我只是以为能提前知道好消息。”金斯莱笑道。他看了一眼时间:“对了,还有五分钟午休结束了,你去哈利的办公室一趟吧。他今天可能要提前回去。”

 

“怎么了?”后者抬了下眼皮。

 

“他在今天的任务里遇到点儿小麻烦。”金斯莱说,“我从执行司那边过来的时候听到他们说的,问题不算大。但是我们想他还是先回去休息比较好。当然,这儿只有你能劝服他这么做了。”

 

“他受伤了?”西里斯敏锐地追问道。身体自发地从转椅上直了起来。

 

“不,不算……受伤。”金斯莱含糊其辞地说,“总之,当你见到他的时候你或许就明白了。”

 

*

 

在西里斯见到哈利的五分钟内,他迅速领悟了金斯莱所说的‘见到他你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当他进入傲罗司长的办公室看到哈利的时候,起先,他一时间还有点拿不定主意。因为面前哈利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仰着头,眼睛看着自己的头顶,像是正在出神的思考。而他迅速扫视了他全身上下,确认就连一个水果刀划出来的伤口都没看到。但是这反而让他觉得更疑惑了。

 

西里斯反手关上门。他相信自己马上就能得到答案,并朝哈利走了过去。

 

门响的声音明显扯回了那个正在发呆的年轻男人的思绪。哈利摸到手边的眼镜戴上,然后他眯着眼睛打量朝他走过来的西里斯。在后者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什么之前,他先打了个招呼。

 

“嗨,”哈利神色轻松,自然地说,“虐待儿童的混蛋。”

 

 

“你肯定是故意把西里斯支过去的吧?”

 

办公室外,罗恩一边往嘴里放小饼干一边看着坐在他对面,笑的令人有点发毛的金斯莱,椅子上的屁股从刚刚开始就坐不安稳。他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他们已经鉴定过了,那个意外打翻的吐真剂里掺了些弗伯洛毛虫的汁液,所以大概两个小时以后也就失效了。而且因为配方不纯,”他试探地说,“会有点……迷幻剂的效果。一开始不是说好等哈利的药效过去再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吗?”

 

“我只是帮他找点事做。”金斯莱耸了耸肩,他呷了一口已经变得温热的咖啡,“……要不然,他也是百无聊赖到在自己的办公椅子上看旅游杂志。”

 

“你发誓这没有因为他马上就能名正言顺地和哈利去度假了,而你得在这儿值班足足三个星期,就因为人手不够的原因?”罗恩怀疑地问。

 

金斯莱不可置否。

 

办公室内。

 

“抱歉,”哈利在说完那句话之后立刻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嘴。西里斯觉得自己张开的嘴还没合上,他一脸惊愕地看着有点慌乱的哈利。“我不知道我怎么了……西里斯。我今天好像有点儿不正常。我刚刚不应该那么叫你。”

 

“没关系,哈利。”片刻的沉默之后,西里斯终于想出了该怎么回应。“我知道你并不是那个意思……”

 

“没错。”话说到一半,哈利又打断了他。他清楚地补充道:“我刚刚的意思是,你其实并没有虐待儿童。因为准确来说,你应该只是个连孩子的醋都吃的——心智完全不成熟的混蛋。”

 

西里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并且感觉到,这一次自己的下巴或许是真的合不上了。

 

*

 

“好了,现在让我们心平气和地谈谈。”

 

西里斯拉出另一把椅子,坐在他椅子对面,说:“我已经从金斯莱那儿听说了你是受了伤,不小心溅到了吐真剂才会出现这种状况,哈利……”

 

“你怎么得到的真相,把他下巴打断了?”哈利飞快地打断了他。

 

“呃,”西里斯顿了一下,“这不重要。”

 

“我希望你回答我,”哈利接道,“决定了我要不要叫外面的人进来把你带走。”

 

“好吧,只是脱臼。”西里斯无可奈何地说。“我发誓不是故意的,只是事情关系到你,我有点儿紧张过头了。而他又不肯说……”

 

“上次提审食死徒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差不多一模一样。”哈利说道。“有时候我怀疑你的暴力倾向有点儿过了头。”

 

西里斯短暂地停顿了一下。

 

“这是你对我的真实想法,对么,哈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恼火了:“一个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不折不扣的莽夫,是吧?你是不是还和其他人说过这话?”

 

“没有,我是说,除了莫丽和赫敏之外。”哈利说,“但是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哈,我就知道。”西里斯哼了一声,“不过正好。”他双手撑住桌子站了起来。哈利下意识地被他凑近的上身逼迫得向后仰去,但还是不可避免地看着西里斯的脸在他面前逐渐放大。“我刚刚怎么没有意识到呢?”西里斯的一只手捏住了哈利的下巴,强迫他的目光转了回来,双眼只能和他的对视:“这真是个绝妙的好机会,小东西。平时你总是把自己的秘密藏的深深的,就连对我也不透露。可是现在你不能说谎了,还得诚实地回答我提出的每个问题。这真是个千载难逢的时刻,不是吗?”

 

“我希望你别那么做,”哈利的余光看向西里斯挺直的裤腿,“这是在办公室里。或者你可以离我远点。”

 

“在我离你这么近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迫不及待地想和我保持距离?”西里斯轻声地说。他的嘴唇紧压着他的耳垂,呼出的热气钻进了哈利的耳朵里。他满意地感觉到紧贴着他的身体正在轻轻颤抖,“我想听你说出来,哈利。”

 

“我担心你对我这样做——”哈利的声音有些哆嗦,但是他还是在药力的控制下,不得不将话说完:“是因为你想要操我。”

 

“对极了,宝贝!”

 

全文见链接-


评论 ( 2 )
热度 ( 52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