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drabble/sbhp」当你男朋友知道你怀孕了



含mpreg/incest/未成年性关系 自行避雷


*


“哈利说他有件事儿可能得和你谈,”


罗恩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不自然地瞥向窗外。海德薇正在那儿吃饼干,现在他只恨自己为什么没像猫头鹰一样也长出一对翅膀,让他能在说完的同时立刻在西里斯的面前消失。“最好是……给你们俩留些私密空间才能谈的事。”


两小时前,从圣芒戈取回了他俩例行公事的身体检查结果的哈利回来时连个招呼都没和坐在沙发上绑扫帚的西里斯打。他匆匆地从二楼跑过,西里斯抬起头只听到他的脚步声在他的头顶踩来踩去。紧跟着就是壁炉的爆炸声。哈利在回家后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又飞路粉出去了。这样的事儿在他们家里还是头一次发生。


“关于谁的?”西里斯问,“我,还是哈利?”


罗恩迟疑了一下:“你们俩的。”


“我去年的身体报告治疗师给我的评价是‘恢复得比一头生长在苏格兰牧场的牛犊还健壮,未来十年内大概都不用再来浪费检查钱。”西里斯说,“总不至于这才过了一年我就患上了什么不治之症吧。那就是关于哈利的了?先告诉我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罗恩。”他耐心地说。


“好……坏……我想我拿捏不准。”罗恩语焉不详地说道,“不过我想起码对你来说,这不算坏消息。”


“那就是哈利的身体出了状况?”西里斯下了判断。“他怎么了?生了什么病?”


“这事儿还是让他亲口来告诉你吧。”罗恩说,“必须得是他亲自张口才行。如果我替他说了,哈利就会把我种到陋居的土里和地精作伴。你等他一会,我想他很快就回来了。”


距离罗恩离开之后过了半小时,当西里斯认为他的耐心基本已经告罄时,二楼的壁炉里又传出了爆炸声。


他像嗅到危险气味的犬类一样敏感地抬起头。当那个熟悉的身影缓慢地出现在楼梯口时,西里斯几乎像是出弦的箭一样迅猛地冲了上去。


“西里斯!”哈利明显没想到他会忽然扑上来。他的第一个动作居然是下意识地往另一侧一躲,堪堪避开了西里斯的身影的冲击。高大的男人在撞到墙上之前及时止步刹住了车,他几乎以一种不可理解的眼神看着躲躲闪闪的哈利。以往他们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哈利总是会对他张开手臂的。他们俩会扑到一起,然后滚倒在地板上。这样西里斯就能趁势压住他的身体,在哈利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给他一个带着威士忌味道的吻。


可是今天哈利躲开了。


不仅如此,他在躲开后脸上还浮现出了一种惊慌失措的表情。同时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像是在恐慌西里斯刚刚会撞到他一样。


这很不正常。西里斯的脑海中警铃大作,他转过身来,手抓住了哈利的肩膀。男孩儿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向下一沉。男人在向下看时注意到他又下意识地用手护了一下自己的小腹。明白这个动作发生的意义的他,心随之往下一沉。西里斯想他可能已经意识到在哈利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沉下身,单膝跪了下去。并用手掌托起他的小男孩的脸,说道:“哈利。”


后者含糊地’嗯唔‘了一声。


“罗恩已经告诉我了,”西里斯说,他跪下的身高和哈利平齐。目光温柔地,缓慢地扫视着被哈利用手挡住的小腹,想象着可能有怪异的痼疾在他的身体中潜伏滋长,而时时刻刻陪在他身旁的他却对此一无所知。西里斯的心里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与愧疚。“但是我更想听你亲口说。”


“不,我告诉过他不要和你说了。”哈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慌,他的眉毛皱了起来,表情看起来很痛苦:“这很古怪,西里斯。我和他们说过没打算这么早就告诉你……”


“这一点都不古怪,”西里斯的脸靠近了他,“你不用担心任何事,哈利。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这不一样,”哈利吸了口气,“我知道我们都没做好准备——”


“不是每件发生在生命里的事都有准备的,哈利。”西里斯说,他感觉到哈利的身体靠着他的肩膀在轻轻发抖。察觉到他难得流露出的脆弱的一面让几乎让他忍不住想把他整个搂进自己的怀里。可是在他看到哈利仍然防备地护着自己的那只手时,他放弃了这个打算,转而只是用手臂松松垮垮地搭着他的肩膀。“但是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不用担心,哈利,没有什么治不好的。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我就带你去做全身检查。或者我们也可以去麻瓜伦敦。没准儿麻瓜医生对于疾病更有研究……”


“等一等,”靠在他肩膀上的哈利忽然出声打断了他的话,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刚刚更奇怪了,但是没有再那么慌乱。“你刚刚说,‘治病’?”


“你不需要对我隐瞒什么,”西里斯吻了一下他的耳根,“我的意思是……这不会改变我们之间的任何事。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如果这里长了不该长的东西,”他的手盖着哈利的手,轻轻地压在他的小腹上,“只要把它切掉就行。哈利。你去过麻瓜们的医院吗?他们那儿的医生对这个很有一套。我曾经和詹姆披着隐形斗篷进入他们的手术室偷偷看过一次……”


三个小时后。


赫敏在走进卧室的时候带来了一封吼叫信。


“又是西里斯的。”她对躺在床上的罗恩说,后者在几十分钟前与粘牙糖搏斗到脱臼的下巴刚刚接上。此时此刻的他仍然心有余悸地揉着自己的脸:“谢了,赫敏。快把它拿走。直到哈利的孩子出生之前我都不想收任何西里斯寄来的礼物。”


“他现在应该平静多了,”赫敏说,“这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你他妈本该早点告诉我!”


“谁说不是呢。”罗恩满脸苦相,“他到底对哈利说了什么蠢话让哈利把他从卧室里撵了出去,还用永久粘贴咒挂了个’西里斯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


“我更倾向于怀孕初期情绪的喜怒无常。”赫敏说,“老实说,我觉得你应该站在哈利那边的。没想到你会偷偷向西里斯打小报告。”


“如果我早知道后果的话,”罗恩嘟囔,“我就不该相信那家伙见鬼的‘男人的友情’。他还说当初哈利的爸爸在结婚之后还会让他帮忙找个借口约出来和哥们一起喝酒,可我相信——事后计划败露的时候,波特夫人一定没有送糖粘掉他两颗牙。”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25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