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bo年下」Accio Sirius(37)


37.


当他在又一个噩梦当中醒来时,哈利猛地睁开双眼。他压抑住险些脱口而出的尖叫声,先是剧烈地喘息了一会。双手都紧攥成拳,防止自己控制不住身体而过分的痉挛和哆嗦。


当所有的感觉缓缓回到他身上时,他才忽然感觉到,在自己的胸前,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正紧紧靠着他的胸膛。


哈利僵硬地抬起手,他摸到靠在他胸口的西里斯温热的后颈。


噩梦里那个消失在帷幕后的身影缓慢地在他的脑海中消散了。又过了片刻,哈利才迟疑着抬起手,轻柔地搭上了怀里男孩的后背。将他揽在怀里。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哈利?”


当他想要再度闭上双眼时,西里斯的声音从下面响起。哈利垂下眼睛看着他,在昏暗的房间里,他只能隐隐约约地看清他的轮廓。但即使只是轮廓,知道有另一个人和自己躺在一起仍然让他感到安心。


这一次,哈利只迟疑了一瞬间就承认了。“是,”他轻声地说,同时将手搭上男孩的后背。西里斯和他靠的更近了,几乎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和他相同的洗发水的淡淡香气。“对不起,吵醒你了。继续睡吧,西里斯。”


暂且不论第二天醒来时面对的赫敏的斥责。哈利和西里斯像是心照不宣地将之前发生的事揭过了一页。彼此之间谁都没再提起那个晚上。像是只有忘了那件事,他们俩才能继续像平常一样生活在一起。但很明显,‘那件事’,成为了横亘在俩人中的一根刺。就像被蛇咬过以后伤口逐渐结痂,蛇毒却早已顺着血液流淌进四肢百骸,和身体血肉交融。每每提起仍然令他感到不快。只有在刻意躲避西里斯看着他的眼神和那张相似的脸时才能令他暂时忘掉那些记忆。只将他单纯地当作是一个寄养在自己名义下的孩子。


除此之外,更令他感到心烦的是那些梦。


那些不断提醒着他过去的梦。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从大约一个月以前,哈利就感觉到它们到来的愈发频繁。


一开始他以为这是因为普通的思念,为了追根究底,他甚至瞒着所有人偷偷地幻影移形去了一趟格里莫广场,但每一次,他都只在那儿待了不到十分钟就急匆匆地又赶了回来。他头脑清楚,思维明晰。哈利很明白如果他在那儿停留的时间过长,他就没法编造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给赫敏或者西里斯听。


可是当他为了探索梦中的秘密站在那片他熟悉的土地上时,哈利从没有感觉到任何一点和梦中相似的,令他熟悉又恐惧的记忆。他一次又一次地走过西里斯生前最厌恶的,拘禁着他的地方,也是他们唯一相伴着相处的最久的栖息之所。交织着让人痛恨和令人安心的怀念矛盾气息的格里莫广场十二号。在最初强烈的阵痛过后,西里斯的死亡给他留下的是长久的,无法愈合的悲伤。那些将他剖析得鲜血淋漓的疼痛的碎片随着时间的沉郁淀化成棱角磨圆的尘沙。在他刻意去想起时仍然会让他感到绵密的疼痛,只是不再像最初的那样尖锐,冰冷。像冬日里划过空气的锋利刀刃,像他刚刚失去西里斯的时候,那些锋刃一次又一次刺穿他的皮肉和筋骨。将他脆弱不堪的情绪折磨得千疮百孔。


他希望这不是另一个某种预知梦的征兆。即使它频繁的发生已经像极了某种剧变即将到来的警告。



在恢复同居生活的最初几天,俩人还是会不自然地有些别扭。像是分被而眠,避开对方的洗澡时间。他的心态已经距离最初将西里斯当作一个普通的八岁男孩那时相去甚远。男孩同样敏锐地感觉到了哈利在刻意地躲避他,但是他对此无计可施。因为现在能争取到的哈利回到他身边的情景已经是他在梦里都没敢去奢望自己能再得到的了。


在他以为这个僵持的局面仍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持续下去时(西里斯想自己短期内压根看不到任何改变的希望),一封受聘信的到来意外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僵局。


那一天早上,几乎所有的韦斯莱,包括波特家仅剩下的两个人都聚齐在桌边吃着早饭。西里斯正在百无聊赖地用叉子驱赶着自己盘里滚来滚去的青豆,在哈利递给他一个‘不许玩弄食物’的严肃眼神过去时,他俩同时听到窗外传来清脆的‘卟卟’声。


哈利抬起头,转过目光。他看到一只灰色猫头鹰正缩着脖子站在深冬窗外的窗台上,瞪着灰豆子一样的眼睛不耐烦地看着温暖房间里吃早饭的所有人。脚爪再一次‘卟卟’地敲了两声玻璃。


“是麦格教授新养的猫头鹰,”距离窗边最近的赫敏拔了窗销让它飞了进来,站在她的手臂上:“罗纳德,去弄点儿小饼干过来。我想它带了一封信给哈利。”


“给我的?”哈利咽下最后一口嘴里的食物。他伸手接过赫敏从猫头鹰的爪子上解下来的羊皮纸,在他展开信时,一封吼叫信紧跟着浮现出来。


“吼叫信加密了。”经验丰富的傲罗头子只要扫一眼就知道那封面容可怖的红色信封上挣脱欲出的是什么。他打了个响指,前一秒还气势汹汹的信封像一只突然变成了纸鹤的鸽子似的飘飘荡荡地掉在他的大腿上,“这封我回去再读。另一封信说的是什么?赫敏?”


“麦格教授给你寄了一点儿小饼干过来。还传达了她的问候,以及很高兴会看到你未来的几个月都在霍格沃茨任教的喜悦。她想因为这次受伤,你花在学校里的时间可能会比你们之前预计的都要长,这对你们俩来说都是好事。以下是她的原话——‘波特,在你来我这儿报道并正式穿上教授袍子之前最好老实一点。小饼干是每次受过惩罚的人才能吃到的,我短时间内可不想帮你烤第二次。’”


“非常麦格教授风格的说教呀,”哈利感慨道,“我距离上次看到她还没过多久呢。”


“她还说等你的孩子入学之后,她可能会天天都在自己的办公室见你,”赫敏补充道,“毕竟——‘想想一个名叫西里斯的,却被波特养大的小坏蛋马上要来到霍格沃茨上学,我真的很难确定这学校在未来的七年里会变成什么样。感谢梅林,阿不思和西弗勒斯现在都不在这里。如果他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闯祸,我就把他关到历代校长的画像办公室里去。’”


在她念完的同时,哈利扬起头哈哈大笑。


西里斯早在赫敏开始读信的时候就停下了玩弄食物的叉子。他聚精会神地听着哈利和赫敏的交谈,那封迟来的问候信让他想起了第一天他(万分不情愿地)被带到这儿来的时候就听泰迪和他谈起过的话——‘哈利即将在霍格沃茨扮演一个客串教授的角色,新一年入学的巫师肯定都能经常看到他。’


——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他。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