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u」Shattering World(02中)

02(中)


在凌晨时分,和他们之前约定好的一样,敲门声准时响起。

哈利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在午夜时的噩梦结束后,他就一直没有安稳地睡着过。当他的耳朵在黑暗中敏锐地捕捉到那熟稔的声音,他还没完全从梦魇中挣扎出来,神智恍惚了几息。但是几乎在下一刻,哈利就察觉到有一抹微弱的青光透过厚重的窗帘落在了他房间的一角。他在感知到那光线出现的同时立刻跳了起来。紧紧抓着一直被他握在手里的双面镜,同时逃也似的从床上跳了下去。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每一天的他来说几乎像是例行公事。年轻人不用睁开眼睛都能抓到每晚睡前放在床头的衣服。他简单地披上神父宽大的黑袍,过长的衣角拖拽在地上,遮过脚背,在滑过地面时发出‘簌簌’的声音。那个裹着长袍的瘦削身影在穿过黑暗长廊的时候像是一只漂浮不定的幽灵。当他穿过拐角,过长的黑色身影在他身后滞留。

但是男孩自己没有发现。他气喘吁吁地在教堂晨曦和深夜的界限中穿行,一心奔着他唯一的目的地奔跑。没看到黑夜的乌鸦在距他咫尺之遥张开的翅膀。

当他从地下室里跑出来走进教堂时,时针刚好也到了凌晨四点。教堂里的钟声准时响了起来,伴随着他急促的呼吸和大门被推开时发出轻柔的一声‘吱呀’的响,后者在钟声里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哈利喘着气。他在门缝里觑见高大的黑色身影站在清晨单薄冰冷的空气里。

“西里斯,”他透过门缝张口时的呼吸都带上了白霜。同时神父让开半身,让黑色的身影踉踉跄跄地从缝隙中通过。他几乎在走进来的一瞬间就靠在了他的身上:“马上就要天亮了,快点进来。”


同一时间,在千里之外的中央教堂的地下一层的秘密会议室里,中央可容纳十几人的圆桌上,除了那张明显主位的座椅上空无一人以外,其他的位置都坐满了人。

所有人都依次入座之后,负责主持秘密会议的人从手杖里取出一张折起来的白纸。他松开手的瞬间白纸在空中燃烧起橘红色的火焰,火焰在纸落在桌面上前消失殆尽。像是一只扑扇翅膀,从众人眼皮下转瞬飞离的鸽子。

火焰与纸消失后,扑簌簌的灰烬伴随着一个复杂的黑色法咒落在了桌子上。

“现在静音咒已经开启,”圆桌上的一个声音说,“请各位发言。”


“我想要控诉在戈德里克山谷教堂的神父哈利·波特,与他的那条恶魔牧羊犬,西里斯·布莱克近期的渎职事件。”

首先发声的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那儿去。卢修斯·马尔福傲慢地开了口。

“在一个月内,教堂高层连续下的三道手谕他都没有回复过,虽然那并不是邓布利多的手谕,但是同样是分量足够的‘大人物’下达的指令。其中一份上面还有我的签名。以区神父的职权范围来看,我想这已经称得上是严重的渎职行为。尤其在是几天前,当我的儿子——德拉科·马尔福前往他们的乡下教堂亲自通知他此事的严重性时,遭到了那个怪物关乎生命的威胁。”卢修斯·马尔福声音低沉,冷漠地说。

“现在这事情已经很清楚。像我们之前说的,”金发的男人扬起下颌,他下意识地摸索着手里银色蛇杖光滑的头顶,拉长音调说道:“既然我们已经无法再认定他们是‘无害’的。按照之前的约定,当反抗意识出现的时候,我们应该派人去肃清了。”

“我想现在下这个判断还为时尚早。”另一个声音不悦地反对道,“在‘那件事’发生之后,我们在哈利和西里斯的附近始终观察他们俩人的行为。起码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逾矩。没有任何证据断定那事儿和他们俩人有直接关系。”

“目光短浅的人在这种时候也就只能说出这种话了。”卢修斯讥讽地喷了声鼻息:“即使没有关系有什么要紧,韦斯莱?他们俩已经胆大包天到了一定程度。那个没家教的小子今天敢袭击教堂的特派神职,明天就能把无辜的村民当成牛羊捆起来摆到那个怪物的餐桌上。”

“开门见山地说,你今天来这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马尔福?”

穆迪不耐烦地用手杖敲击了两下地面,他粗鲁地打断了他的话,转过头,说道:“最近起码连续三次秘密会议我们都是在这儿听你倒苦水。今天你又特意过来这儿一趟,难不成还是为了控诉你和你的宝贝儿子被波特和他的看门狗威胁了?好叫邓布利多去给你把面子找回来?”

被他用一只假眼盯着看的男人板起了面孔。他的嘴角向下撇,目光有意识地避开了穆迪,却高傲地抬高了头,没有说话。

“我想,我们继续在这儿吵下去也没有结果。”韦斯莱压低声音说,“既然最近邓布利多不在中央教堂里,我看近期例行公事的述职也可以省下了。我拒绝向任何无关人员递交监控结果,但是会将所有报告在邓布利多回来的那天猫头鹰他。”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卢修斯,同时伸出手去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黑色毡帽:“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没有人发声赞同,也没有人出言反对。在脱离椅子后,他的身影几乎立刻就消失在房间里。片刻后,随着亚瑟·韦斯莱的离开,圆桌旁边细长的黑影三三两两地从椅子上站起了身,离开了这个秘密房间。穆迪是最后一个走出去的人。当他回头时,他看到卢修斯·马尔福仍然坐在座位上。而另一个矮小些的影子则从房间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即使不用那只在黑暗中视物的眼睛去看,光是靠猜测,穆迪也能想出来那个矮小的影子是谁。

“马尔福们,”年长的男人顿了顿,语气不善地在背后抛下了一个警告,“你们俩最好不要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尤其是最近,在你们控诉波特和布莱克的时候。”

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德拉科·马尔福已经走到了他的父亲身边。他明显听全了穆迪的每一个字,因为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他的身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只会欺负一个孩子可不是什么荣耀事。”卢修斯说。

“当然。那么我将同一句话也送给你,马尔福。”穆迪回答道。


“今天你不想要吗?”

几个小时后,晨间的祷告结束。在早餐餐桌上飘起的氤氲茶香和热气里,哈利咀嚼着面包的声音显得含糊不清。靠在他肩膀上的男人看起来已经睡着了,但是他还能看到他胸膛在轻微的起伏着,知道西里斯只是在假寐。“上次回来的时候你可是饿疯了。连句话都没说就把我扑倒在地毯上。我还以为我是误放了什么怪物进来。”

“某种意义上说,你每天放进来的也的确是个怪物。”西里斯声音沙哑地回应了他的挪揄。他用一只手臂搂住了哈利的腰,将男孩瘦削的身体紧紧地箍住,压在自己的胸膛上。哈利的后背和他的胸口紧贴在一起,他只要张开嘴就能凑到他的脖颈上进食。但是西里斯没有。似乎这个姿势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让他觉得拥抱起来很舒服的动作。“我不饿,让我睡一觉。”

哈利像是被他的倦意传染了。他的头偏了一下,也倚在了西里斯的发侧:“我也困了。”他嘟囔着说,“我没有睡好,昨晚又做了那个噩梦。”

“邓布利多?”西里斯简单地问道。通过哈利轻微的点头,他知道自己猜对了。

“我一直怀疑他是用什么秘法把他想让你看见的东西植入了你的小脑袋瓜里,”西里斯挖苦地说,“或许是觉得面对面的对话和信上的警告对你的劝说还不够。他得挽起他的长胡子亲自下手。”

“别那么说。”哈利忍不住露出笑容。他的表情和他所说的话完全是两码事,可以看出他完全被西里斯的抱怨逗乐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嗯,我和邓布利多的谈话里从来没有提到过在我梦里出现的事情。我想或许可能是预知梦也说不定。”

“你这是彻底把自己往半神的路子上逼呀,”西里斯不无感慨地说,“或许你再晚把我捞出来几年,我看到的就是一个骑着扫帚,带着尖尖的星角魔法帽子来接我的哈利了。对了,你的身上可别带黑猫。那是巫师的标准配置,可吸血鬼最讨厌那玩意儿。”

哈利被他逗的哈哈大笑。最近他一直忧心外出的西里斯的安全,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我们一起睡一会吧。”哈利说道,“连上帝都有一天休息日,神父当然也可以。”

“胡说八道。”西里斯温和地对他说。但是他的行为很明显地表达出他非常乐意接受哈利这个提议。西里斯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起来。随即,他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弯下腰用双臂抄起哈利的后颈和腿弯:“这种话不是从你这身份的人嘴里应该说的,哈利。我想下次得我说。毕竟我这种人的存在本身就是给‘那个人’一个很响亮的耳光了。”

“光明与黑暗从一开始就是相伴而生的。”哈利手忙脚乱地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脖子,他紧紧地抱住西里斯。笑着说:“这可不算耳光,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他顿了顿:“别在我面前诋毁他,”哈利半开玩笑地威胁道:“虽然你知道我不能拿你怎么样。”

西里斯幅度很轻地耸了一下肩膀,他弯下脖颈,呼吸轻柔地掠过他带着纱布的颈侧:“我知道,我可也是当过血猎骑士的,神父先生。那联系就像我和你,神父和吸血鬼。”他轻声说。

“对。”哈利轻声说,声音仍然带着笑意,“就像神父和吸血鬼。”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