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bo年下」Accio Sirius(36)


36


他和那个坐在地上的孩子大眼瞪小眼地瞪着对方看了很长时间。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直到哈利的精神状态不允许他在这场拼消耗的无声战争里再撑下去,他才无力地招了招手,默认允许西里斯重新坐回他的床上。


男孩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当他躺回他身边的时候,西里斯听到哈利的呼吸仍然很急促。他翻了个身,这样他可以侧躺着面对哈利。虽然后者已经将眼睛闭上了,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势。


“哈利,”西里斯靠在他的肩膀上低声地说。他伸出手试探性地抓住了他放在被子外面的一只手。他摸到哈利的皮肤很冷。在他握住他的手时,西里斯感觉到哈利的身体哆嗦了一下。他飞快地眨了一下眼,几乎以为那是又一记迎面重掴的预兆。但是哈利只是颤了颤,随即恢复了正常。他几乎是纵容地任由西里斯将他的那只手抓着。


他们俩在这难得平和的沉默里躺了一会。然后哈利才再度开口。


“西里斯,”他用一种几乎称得上有些怪异的声音轻柔,缓慢地叫了他的名字。即使他在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目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西里斯仍然忍不住凑过去,试图从他失神的眼神里夺回一些目光。


哈利的语气明显迟疑了一下。然后他抬起手,轻轻地拍了一下西里斯的头。


“不管再发生什么事,”他用半命令的强迫口吻说,“我希望你别干伤害自己的傻事。”


“我——我之前伤害了你,哈利。”西里斯的声音难得听得出一点儿手足无措。他抓着哈利的那只手下意识地收紧了,“我知道我做错了。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你。我……我不知道。”


往日他能言善辩的舌头仿佛在这回被什么人揪着扯了出去。他徒劳地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在不停地愚蠢地声声附和着自己的上一句话。西里斯感觉到一股挫败的无力正在他心中升起。在赫敏的帮助下,现在他已经争取到了最好的机会,现在却因为在哈利面前说不出话来而显得笨嘴拙舌。虽然他知道哈利不会因为他的笨拙责备他,但是那种连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都无法袒露的笨拙令他感到烦躁,不安,焦虑。正在这种情绪在他的身体内不断地发酵升温时,哈利又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头。


那感觉很奇特,就好像人在爱抚大型犬时善意温柔的动作。而且一下子将他全部的肝火都压了下去。西里斯感觉到沉积在自己肺里的郁气一扫而空。他缓缓地吐了口气出来。


“先说好,我回来并不是因为我原谅你了。”哈利侧过头,他凝视着西里斯的眼睛,说道:“我不想和你计较那瓶你根本不可能拿到的抑制剂是谁给你带来的,因为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西里斯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而且你也很清楚你做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值得被原谅。”


“知道。”西里斯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舔着嘴唇说,“我不会说我不是故意的,哈利。因为说实话……一直以来,我的确对你有那种想法。”


他这样直白的剖露反而叫年长的男人有点没话说了。哈利说不出话,只能横了他一眼。他的目光里还带着怒气。但是西里斯倒不觉得那眼神和之前哈利将他摔到床上时流露出的暴怒一样。那要温和得多,这也是支持着他继续说下去的理由。


于是西里斯又说了下去:“……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件事,不是吗?你说我现在的身体内可能有一个残缺不全的成年男人的灵魂。我想我被你吸引很正常。不管我之前是什么取向……”他为自己不怎么高明的笑话干笑了一声:“很明显,我现在正在逐渐恢复。但是我喜欢你并不是因为我喜欢男人,哈利。老实说,遇到的所有人里我只对你有这种感觉。”


哈利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会。他没有问对他抱有这样情感的西里斯会不会对他做第二次那样的事情。那是个愚蠢的问题。西里斯之前的行为已经很明确地对他表达了——即使冒着死亡的危险,他也不愿意伤害他。别说还是重蹈覆辙。


“你总共也没有遇到过多少人,”他缓慢地说,“我是待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的人了。而且那也只有几个月。我刚遇到你的时候,你就像一只刚破壳的幼鸟,西里斯。你看到的第一个人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对你产生影响。或许当时不是我,是随便任何一个人也一样。这种影响随着你灵魂逐渐恢复刺激到了你的神智……”


“我明白。”西里斯打断了他,“我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除了因为你的西里斯·布莱克以外——当然,我知道他是最至关重要的。还因为你觉得我对你只是种雏鸟情结,是吗?”


哈利没有正面回答他。


“你学会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片刻后,他忽然说。但是提到的却是和他们现在完全无关的话题,“巴尔蒂告诉我你到明年九月份时的变化或许会超过我们所有人的想象。你还记得她吗,西里斯?”


男孩点了点头,“她是那个第一个照顾我的治疗师。”他流畅地说,“和你老情人的家里有点儿千丝万缕的联系。”


哈利瞪了他一眼。


“对不起,“西里斯迅速地改口道,”我是说,和布莱克家有一点儿关系。”


年轻的傲罗舒了一口气。他轻轻地抓了抓西里斯的头发:“她今天下午过来看我。我想等我状态好一些,我可能会带着你去圣芒戈做一次检查。西里斯。”他轻声地说,“为了确定一些我们都想知道的事情。”


“我的生长规律?还是我过去的身份?”西里斯猜测了两次。但是哈利没有回答他,看到哈利似乎是一副不打算给出答案的样子,男孩也没有继续执着下去。“好吧,哈利。我当然会跟你去的。不过前提是你得先把你的伤养好。正巧这段时间我也有事要去做。”


“你有什么事?”哈利惊讶地挑高眉毛。“最近赫敏不是把你们所有人都关在家里背魔咒吗?”


“你有你的小秘密,我当然也有我的。”西里斯说,“我只能对你保证绝对不是一件坏事。”


哈利忍不住想要问他那是不是有危险的一件事。但是他想了想,以现在西里斯的交友范围,他做出的最危险的事情可能就是拿着泰迪新的遥控飞机去测试它能不能在黑湖里游。于是他没有继续问下去。他也不怎么愿意让西里斯觉得他是个对他束手束脚的古板家长。


而且,还有另一件她告诉他的事情。哈利没有,而且大概永远也不可能告诉西里斯。从这个方面看来,他的内心隐隐地,对西里斯产生了一种无言的愧疚。就像那个男孩说的,他有他的秘密,而他也有他的。某种程度上,他应该原谅他们之间的互相隐瞒。


今天下午,那个和他算不上熟悉的医疗女巫准时来到他的床前。哈利很诧异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约他见面。例行公事的寒暄和交换过他以及那个孩子的情况后,在谈话结束之前,巴尔蒂问了他一个很古怪的问题。这个问题让哈利的心里一直有些在意。


她问他:“哈利,除了身高和心智以外,你还发现那个孩子身上有什么你觉得奇怪的地方吗?”


当时他短暂地思考了一下所有西里斯身上的不寻常。当他确定自己没有落下任何一处,并这样告诉她时,他看到对方摇了摇头。哈利想要开口询问,想要让她把这个古怪的问题解释得更清楚一点。但是下一刻,巴尔蒂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起来因为哈利刚刚给出的答案,她已经不再打算和哈利继续谈下去。但是临走前,她的一个动作又引起了他的注意。


当她和他道别的时候,哈利注意到她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对他点头,或者微微弯腰。取而代之的是,从始至终,她一直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那么我先走了。”女巫和他告别,在她说这话的时候仍然看着他的眼睛。而且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同样让他感到意味深长:“如果你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随时来告诉我。波特先生。”



“我刚刚是不是听到有人回来了?”


楼下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金妮说:“好像有壁炉的声音。哦,罗恩,是你?”


正在跟泰迪抢最后一块派的年轻男人被自己妹妹忽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个哆嗦,他的手下意识的一松,那块柠檬派的最终归属权宣告给了那个男孩。红头发的傲罗下意识地挺直腰背,清了清嗓子:“……嗯,金妮。见到你真好。我刚给哈利送饭回来。”


“他怎么样?”金妮的声音里仍然听得出渴望。她迅速地用围裙擦了擦手,几步走到桌边,并拉出一把罗恩身边的椅子坐下。年轻女孩明确地,急切地询问道:“我回来的时候听说他受了重伤。现在他还好吗?我能去探望他吗?”


“现在可能还不行。”罗恩紧张地说。他的眼神下意识地往楼梯上的二楼飘了过去,“哈利需要静养。我是说,一个人都没有的。安安静静的,自己躺在病床上可能会对他更好点儿。”


亚瑟险些将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罗丝一边挖着手里的冰淇淋,一边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正在绞尽脑汁地编造劣质谎言的爸爸。


“他从小就这样不擅长说谎吗?”


一旁的小男孩偷偷地跟红发男人说悄悄话。


“是的,”亚瑟同样压低声音悄悄地回应,“罗恩从小就这样。”


“喂,”被提到的人不满地甩了甩头,“我可听到你们俩偷偷地说我坏话了。”



即使罗恩成功地骗过了金妮一晚,但是他把哈利带回韦斯莱家的消息还是没能瞒得了太久。一大清早,在偷偷给哈利和西里斯将早餐带到楼上之后,还没等罗恩仔细想到了中午他该如何跟莫丽解释——‘西里斯从小就能一个人吃两个成年男人的份量,而且其中一份你还得准备的清淡些。因为他可能想尝尝不同口味。’诸如此类的理由,壁炉里就响起了火焰出现时爆炸般的脆响。


当绿色的火焰消失之后,他看到穿着淡紫罗兰色长袍的赫敏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的高跟鞋刚落在地板上,视线就在同时捕捉到了正打算偷偷摸摸去厨房先拿点食物的罗恩。他的妻子问出口的第一个问题就让他难以回答。


“我今早去哈利病房的时候,发现走廊里,所有治疗师都站在那儿发呆。”赫敏不紧不慢地说,她大步地走进了客厅。到罗恩的面前停下了脚步。虽然她比他矮上一个头多,但是莫名地,罗恩产生了一种自己正在被她逼视着的感觉。“他们说自从昨晚韦斯莱家的人过来送饭之后就没见过哈利的踪影了。你能和我解释一下他现在在哪吗,罗恩?”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6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