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bo年下」Accio Sirius(35)

35.


当他吃下最后一口柠檬口味的派,西里斯看到韦斯莱家的壁炉里燃起了绿色的火焰。莫名地,西里斯紧盯着那个出口。还没等他来得及把叉子放下,男孩的目光已经全部被从里面走出来的两个人夺走。他看到火焰消失后,一个乱糟糟的黑色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紧跟着是红色的。罗恩背着哈利出现在韦斯莱一家人的面前。


“罗恩……”还端着报纸的亚瑟有点瞠目结舌地看着贴在一起的两个人,“你和哈利……这……”


“这回可不干我的事。”罗恩嘟囔着说,“是哈利坚持要回来的,我要是不带他他就自己跑回来。赫敏没回来吧?”他不无担心地说。


“还没有。莫丽和金妮正在厨房收拾。”亚瑟回答。他神情担忧地看着躺在他背上的哈利:“不过哈利……”


“只是睡着了。哥们,我这下可顺利完成任务了。”知道自己的妻子不在,罗恩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他对靠在自己肩膀上安静的哈利说了几句话,但是后者闭着眼睛,看起来像还没睡醒。高大的红发韦斯莱只好将背上的哈利又往上托了托,并看向正惊愕地盯着他们俩看的西里斯。


“小西里斯,你吃完晚饭之后就上楼一趟。”罗恩一边对他说,一边朝楼梯走去:“这次哈利正是为了找你谈谈才特意回来的。”


罗丝和泰迪的目光都看向西里斯。但是男孩好像完全没感觉到其他孩子对他目光的注视一样。他的嘴巴微张着,维持着那个几乎有些傻气的僵硬表情一直盯着看罗恩和他背上的另一个男人。


就在其他人以为他对此不会有反应时,西里斯忽然猛地从桌边站了起来。他的叉子从盘子里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跌下来的奶油蹭上了他的裤腿,但是没有绊住的脚步。罗恩听到身后啪嗒啪嗒的急促脚步声在短短几秒内就追上了他已经迈上楼梯的步子。


在二楼尽头的那个卧室传来‘啪’的一声房门合上的响声时,长桌旁剩下的几个人才从刚刚短暂的怔愣里回过神来。


“他可真酷。”罗丝说,又往嘴巴里塞了一大勺冰淇淋。“从来不管别人怎么看他。”


“可那样不好。”泰迪补充道,“他应该多考虑一下别人。”


“谁说不是呢?”亚瑟若有所思地看着地板上拖出来的一行奶油脚印,“你俩说的都不错。不过要我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得在姑娘们发现之前把这儿收拾干净才行。”



二楼尽头的房间里。


西里斯协助罗恩将哈利从他的背上卸下,小心地帮助他躺进了床里。他又纤细又清瘦,几乎没让他觉得帮他躺下这事儿给他带来多大压力。罗恩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他自然地将一只手搭在了站在旁边注视着哈利的西里斯肩膀上。


“放心,在他离开医院之前,我强行给他注射了镇痛剂。”罗恩说,“不然在我背上乱动他的伤口会再裂开。那药会让他有一点儿眩晕。大概过十几分钟就好了,他醒来的时候我保证哈利的意识是清醒的。”


他顿了顿:“他也肯定是清醒的。因为这次就是他坚持让我带他回来一趟看看你。话说回来,西里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西里斯难得对这个问题迟疑了。他盯着躺在那里的哈利看,那个年轻男人还像他几天前见他的时候一样瘦削。脸色苍白,漆黑的睫毛因为睡的不安稳忽闪忽闪的,像蝴蝶轻飘飘的翅膀。带着阴影不断地颤动着。


“赫敏说哈利告诉她他再也不想看到我。”西里斯答非所问地说。他弯下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哈利的头发,“我不知道……”


“别那么在意,小西里斯。”罗恩说,“我和赫敏吵架的时候她三次里也有五次说过要我别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可往往不过一天她就先来找我了。”


西里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哈利不一样。”


“他不一样在他比赫敏难搞多了。”罗恩摸了摸鼻子,说:“有时候我真有点同情你。”


“同情我?”西里斯反问。


“如果你真的是西里斯·布莱克,那一切都好办。别说你这次强奸了他,就算你要杀人放火,他都只会劝你一句。如果你不听,那他再默默帮你收拾烂摊子。”罗恩直白地说,“可现在你不是,对吗?赫敏总是说哈利很难迈过去他教父的这道坎。可问题是哈利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坎。他觉得这就是他的人生本身。也许你能让他推翻一个困境,可是你能让他把他的所有过去推翻重来吗?”


西里斯无言以对。


“赫敏一直搞错方向了。”罗恩说,他的蓝眼睛也看着他还在昏睡中的朋友。“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不会劝哈利从他教父里的阴影走出来。劝你放弃会让事情来的容易得多。”


“不可能。”西里斯想也不想地拒绝。他抬起头看着罗恩,没好气地说:“你来劝我放弃?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对我们俩的事情那么关心?我和哈利之间的事情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


“搞清楚,小子。我们俩可不是在关心你。如果你真不是哈利的教父的话——”罗恩用手戳了一下他的脑袋,“那现在我俩做的事都是为了哈利。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小鬼今年真的只有八岁?”他怀疑地说:“十八岁的女孩爱他的救世主名头爱的寻死觅活的我见多了,你这么大的我倒还是头一次见。要不是因为哈利说你不一样,我都怀疑你是在拿我们寻开心。”


西里斯瞪了他一眼。


“好了,既然你觉得这是你们俩——一个八岁的男人和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之间应该处理的事,那我就先走了。”罗恩耸了耸肩,“我还没吃晚饭呢。”他转身,背对着西里斯摆了摆手:“如果你俩有什么进展,或者什么需要,再叫我。虽然我真的不想听到哈利哪天会对我们发表他和一个八岁的孩子爱的死去活来的宣言。”


西里斯目送着他离开,直到关门声传来。他像是被’碰’的一声惊了一下,这才又低下头来,全神贯注地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哈利。


他盯着他的脸看。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过去了十几分钟,可能距离罗恩走也就过了几十秒。西里斯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他只是盯着那张脆弱而易受攻击的苍白的脸看,就像烛火下的蚊虫绕着火光打转。他知道现在他很难再靠近他一步,但是又被那异样的诱惑力的漩涡吸引着不放,无法抽身离去。


那双蝶翼一样的睫毛忽然在他的注视下轻轻地抖了抖。西里斯下意识地攥紧了双手,他屏着呼吸看着哈利慢慢睁开了眼睛。


“哈——”在看到他醒来的同时,西里斯惊喜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完全冲出喉咙,就被迎击到他面前的飓风吹散了。


清醒过来的哈利做出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一拳打在了他脸上。


平心而论,他的那一拳一点儿力气都没有,轻飘飘的,并不疼。但是因为西里斯一点防备,以及抵抗的意思也没有,他的身体就那样顺着哈利的力量倒了下去。男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哈利粗喘着看着他。那双绿眼睛的深处燃烧着怒火。但是莫名地,看着那双眼睛愤怒地瞪视着他却令西里斯感到愉快。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没有流血,也不痛。不知道是因为哈利手下留情还是他的确没有什么力气了。可不管哪一个猜想都让他感到快乐。西里斯扶着自己的膝盖,他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黑色的眼睛仍然深深地盯着半靠在床垫上的哈利看。


“你为什么喝那种抑制剂,西里斯·波特?”哈利的质问开门见山。年轻傲罗虚弱沙哑的声音里仍然听得出难掩的怒火。他盯着西里斯看,灼热的责备目光几乎像是要把他被注视着的地方盯出一个洞来。哈利厉声责问道:“以你的小聪明你会不知道那种抑制剂对孩子的身体有害吗,西里斯?!回答我!”


“我知道。”站起来的西里斯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完全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但是在那一瞬间,他却看到哈利的目光在盯着他摸着自己脸颊的手移动。意识到这是哈利无意识地担心自己刚刚是不是打的过重了的男孩心里的喜悦如果刚刚只是像涓涓细流一样缓缓流淌,那么现在,他心里的愉悦几乎已经像泄闸的洪水一样倾泻而出。


西里斯几乎要忍不住咧到嘴边的傻笑了,可是他竭力控制着抽动的面部肌肉。防止自己因为真的笑出声来再一次触怒已经在气头上的傲罗:“我当然知道那玩意儿对我不好。可是那已经是我知道的让我能再一次接近你,又能控制住自己不会再伤害你的唯一办法了,哈利。”


tbc

评论 ( 5 )
热度 ( 51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