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bo年下」Accio Sirius(34)

34


“西里斯?西里斯?”


一个稚嫩的声音执着地叫他。像所有被从睡梦里打扰的人一样,西里斯暴躁地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想把他从自己身边赶走。但是那个声音不依不饶地继续叫他。甚至变本加厉,伴随着在他耳边嗡嗡的噪音,那个人还伸出手来推他:“西里斯,醒醒。你都睡了一整天了。”


在几次试图叫那家伙闭嘴无果之后,他终于不堪其扰地睁开了双眼。一头浅蓝色的头发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像是水面上漂浮的海草一样晃来晃去:“你醒了,西里斯。莫丽叫我们下去吃饭了。”


等到目光好不容易聚焦了之后,西里斯看清了面前的男孩是谁。他有气无力地仰起头,放纵自己的脑袋埋进了枕头里,声音沙哑地说:“泰迪?怎么是你?”


“是我,西里斯。”泰迪·卢平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双眼发直的盯着西里斯看:“你是第一个我看到可以在床上躺到下午不起来还不会被莫丽打屁股的孩子。”


“闲话少说。我怎么会在这?”西里斯虚弱地说。他的眼珠转了转,就发现自己正躺在陋居他曾经和哈利睡在一起的那间卧室里。当然,他不抱任何希望地看了一眼自己身边,哈利理所当然地不在那。


“罗恩叔叔带你回来的。”泰迪说,“他抱着你回来的时候你就像个蛹一样蜷着。真不敢相信那样子你还没醒。走啦,西里斯。我们下去吃饭。为了庆祝金妮阿姨回来,今晚有莫丽最拿手的黄油蛋糕。”


然而西里斯没有理会泰迪的继续呼唤,小男孩只是抱着自己的枕头,打了哈欠。


“我居然被人抱回来还没醒,世界真是要他妈的完蛋了。”他咕哝着说。“滚下楼去吃你的糖,小子。别来吵我休息。”


“好吧,好吧。说的好像我乐意应付你这个坏脾气一样。”泰迪不太高兴地说,他站起身来,半威胁地说道:“要不是莫丽坚持你得吃东西我才不会上来叫你。你等着,波特。她待会儿就过来揪着你的耳朵把你带下去。”


“叫她顺便把蛋糕带上来。”西里斯对他的背影懒洋洋地喊,“因为我也真是有点儿饿了。”



圣芒戈的晚饭时间过后,哈利一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下午和你约见的那个人看起来谈的不太顺利是吗,哥们。”罗恩把一块切好的蛋糕推到他面前,哈利抬头看了他一眼,后者耸了耸肩:“别看我,你应该知道赫敏和我现在没有秘密。吃点你喜欢的放松心情。”


“你俩四年级开始就眉目传情。”哈利懒洋洋地说。他挖起一口蛋糕塞进嘴里,甜香让他紧皱的眉毛松开了 一点:“唔,真不错。替我向莫丽传话。她手艺越来越好了。”


“你的这份可不是莫丽的,金妮的上一场比赛刚刚结束。她今晚回家,这是她给你特别制作的加了柠檬凝露的黄油蛋糕。”罗恩说,同时他也挖了一勺:“真不敢相信我得沾你的光才能吃到。”


“别抱怨啦,老兄。”哈利说,“你有赫敏在,和我们这种单身汉不一样。你还不是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要是你高兴,等着嫁给你的女孩能从这儿排到霍格沃茨大门口。”罗恩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不过可惜那些迷恋你的姑娘这辈子都没法实现心愿了,谁知道她们心心念念着的救世主喜欢男人?”


“罗恩。”哈利的眉毛挑了起来。


“别看我,早在你三年级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俩有一腿。”罗恩嚼着蛋糕,含含糊糊地说,“记得我那时候说过你俩什么?为你逃狱出来,还为你游了一片海!嘿,梅林在上,当时我都吓坏了。没想到他后来还能干出更疯狂的事来。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忍受吃几个月老鼠过活只为了给你当个骑士的,哈利。要是那些姑娘里有哪个敢愿意为你吃一只老鼠,你都真该娶她。”


“罗恩。”哈利的眉毛拧紧了。他放下手里的叉子,有点不太高兴地看着他:“你胡言乱语什么?”


“你倒是说说,我有哪件事说的不是事实?”罗恩反问道。他蓝色的眼睛盯着哈利看,刹那间,哈利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太令人高兴的,感觉自己似乎是被看透了的错觉。他忍不住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板迎上罗恩的目光,不想让老朋友觉得自己似乎一提到这个话题就在逃避:“我早就和你说过我不打算结婚。你为什么挑这时候说这些毫无意义的话?”


“我可没有劝你结婚,哈利。”罗恩慢条斯理地说,“只是最近有个人的行为让我想起了那个当初为了你不管不顾的疯子。”


一个念头忽然闪过他的脑海。哈利看着他,脱口而出:“你是不是把西里斯接到你那儿去了?”


罗恩的沉默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怀疑。哈利突然从被子里抽出身体,他伸出手抓住了坐在那的年轻男人的肩膀,后者吃惊地抬起头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他急切地逼问道:“他做什么事了吗?”


“嘿,我还真以为你对他一点都不关心。”罗恩惊讶地说。但是哈利看得出来他这话里一大半的情绪都是装出来的。他压根对他会有这种反应成竹在胸:“之前是谁和赫敏说那个男孩的死活都和他没有关系来着?”


“罗恩,”哈利的语气几乎带上威胁的意味,“我没有和你开玩笑。他到底干了什么?”


“今天上午赫敏叫我去你家里看一趟那个孩子过的怎么样,顺便送点吃的。”罗恩被那双绿眼睛逼视着,不得不倒豆子一样把话都吐了出来:“但是我一走进去就闻到奇怪的味道。桌子上放着好几天的快餐盒,可乐。厨房里一点热气都没有,可整理的很整洁。我一走进客厅就看到西里斯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他抱着自己,连件毯子都没披上。壁炉里的火也灭了,他冷的瑟瑟发抖。”


哈利的眉毛皱的更紧了。


“更糟糕的是,”罗恩继续说道,“他不是在正常睡觉。在我走过去的时候我看到桌子上放着两瓶魔药——嗯,是我分辨不出来的那种。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肯定不是无梦药水一类的。因为小西里斯睡的很不安稳。那药水瓶被他喝了一半多,盖子都没来得及盖上。我猜不是什么好东西。”


“什么颜色的?”哈利忽然打断了他。罗恩看到他的脸色有点难看,“我问你那个药水是什么颜色的?”


“我记得是种粘稠的液体。”罗恩说,“至于颜色——说不上来。有点奇怪。像是紫色又像是灰色。还泛着一点儿绿光。”


“阿尔法的抑制剂?!”哈利脱口而出,声音不自然地变得尖利。


“你知道那是什么?”罗恩摸了摸脑袋:“我猜小西里斯是因为喝了那个才睡了这么久的,就把他抱回了陋居。直到我出来的时候还没醒。”


“那个傻瓜,疯子!”哈利厉声说道,“他喝了半瓶!?从没有过给这个年龄的阿尔法喝的抑制剂!”罗恩注意到他的朋友的脸色在他的眼里肉眼可见地变得苍白。像是所有血色一瞬间都从他的皮下褪去了,只剩一层包裹着骨头的皮肤。他本来还有些红润的脸颊苍白的像死人一样。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其他反应,罗恩感觉到自己就被猛地推了一把。他踉跄着退到了一边,还没来得及惊讶受伤疗养的哈利居然还有这把子力气,就看到清瘦的年轻傲罗正用一只手抓着床头的铁杆,试图下地:“立刻带我回陋居。”从哈利的声音听起来他是真的动怒了,“我要面对面和他谈。”


“你疯了?”罗恩立刻伸出一把手扶住他,“你现在伤的路都走不了,哈利!”


“如果等我痊愈,我恐怕我见不到活着的西里斯了。” 哈利冷冷地说,“带我回去,罗恩。我知道这儿有一个壁炉可以使用飞路粉,或者带我幻影移形。”


“要是我疯了我才会那么做,”罗恩说,“你满身是伤。起码等明天赫敏过来我们和她商量一下,让她把西里斯带到你面前挨骂,好不好?”


“我一分钟也不想等。”哈利不容拒绝地说。


“被赫敏知道是因为我对你说了什么才导致你现在就带着满身伤回去找西里斯的麻烦我会被她扒下一层皮!”罗恩哀嚎着,“我不能带你回去,哈利!”


“那我会自己回去的。”哈利说,“到时候我依然会告诉赫敏是因为你。不过如果你今晚偷偷带我回去,我保证不透露消息的来源。此外,我知道她应该会在执行部加班。如果我们回去的够早,那有可能根本不会撞上她。”


“你说他是个疯子。”罗恩吸了一口气,“我看你现在比他还要疯。”他犹豫了一下,随即转过身。罗恩背对着哈利弯下腰,双膝弓下,对他伸出了双手,不情不愿地说:“上来。”


半坐在床上的哈利面对着他奇怪的姿势愣了一下。抓着栏杆的手不知所措地收了回来,像是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最后还是放回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可别做梦想我会像上午抱小西里斯一样抱你回去。”罗恩不高兴地说,“你再轻也比他重的多了,哥们!”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