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u」Shattering World(01下)


01(下)


他将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然后打开电灯,将光线调到最暗。昏黄光线的房间里只有靠近落地窗的地板上有一些阳光的光斑渗漏进来。大片的黑暗就像栖息在这里的乌鸦的翅膀,不时因为窗帘的抖动悉悉嗦嗦地颤动几下,像是在抖落羽毛。

这里是哈利的房间,一些必要措施其实不如他自己的房间那样彻底。不过说实话,他倒是喜欢这里的环境多一些。因为空气里漂浮着和那个男孩发间一样的淡淡金雀花的香味。

“你恐吓了那头臭白鼬,过后他肯定会添油加醋地告状给卢修斯·马尔福。”哈利将加了蜂蜜的红茶推到西里斯面前。“你知道会是谁把这些事告诉他们的吗?我猜他们也不一定知道的很清楚,只是通过其他事推测出来的,或是根本只是想吓唬我们一次……”

可以怀疑的人太多了,可以信任的却不多。你没有必要列出一个清单来挨个思考可能的人物。但是必须和他们保持距离,哈利。”西里斯说,“不光是为了我们,这也是为了那些清白无辜的人好。如果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上面的人真的下来调查,他们也不会受到什么牵连。”

哈利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最近和你走的近的只有韦斯莱家的人吗?”西里斯端起红茶,问道。

“不会是他们的,西里斯。”哈利皱了一下鼻子。西里斯看出他的表情沉了下来,明显有点儿不高兴了。“罗恩和赫敏都是我信得过的朋友。”

“是我见过的那个红色头发的大个子和褐色卷发的女孩吗?”西里斯问道。哈利又点了点头。

“我没有怀疑他们的意思,哈利。只是提醒你和他们保持必要的距离。我当然知道你需要朋友。”西里斯说,“你不可能像我一样把自己关在黑暗的笼子里与世隔绝。如果可能的话,我还会鼓励你多交几个朋友。你需要正常的人际交往……”

他提到自己时满不在乎的语气让坐在对面的神父心里刺痛了一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本来也可以不用的,不是吗?”他声音苦涩地说,“如果不是一定要从监狱里出来到我身边,或者不是为了抓住那个肮脏的叛徒……你那时候本来能逃走的,西里斯。你本来不需要靠我的血液才能维持生命,不需要害怕任何落单的狼人或者吸血鬼,也不用被迫捆在教堂的旁边——过着像是一条看家狗一样的生活。”

西里斯像是被他刺了一下。他眯起眼睛:“哈利,那不怪你,是我自己选择的。”

你管不着我怎么想,哈利在内心说。但是当他抬起头看着西里斯像是能将他的一切都看穿的灰眼睛时,他的声音并没有发出来。而是就那样留在了心里。

“我只是不想……哈利,你知道,我只是不愿意你因为我放弃太多本来属于你的东西。”西里斯叹了一口气,“因为我,你和你最亲近的朋友都有隔阂,不是吗?你和他们之间做不到无话不谈,你也有不能和我分享的事情……”

“我没有什么不能和你说的。”他飞快地打断了西里斯的话。绿眼睛抬起来,倔强地看着桌子对面的灰眼睛:“这也是我自己选择的,就像你说的。西里斯。我永远不会觉得后悔,而且我们之间——也不需要说那些谁为谁付出了更多的鬼话,不是吗?”

话音未落,哈利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当他再看向西里斯的双眼时,他突然发现对方的眼神里带着明显的笑意。年轻人立刻明白过来他真正的意思。一瞬间,哈利感觉到他的脸被涌上双颊的血烧的厉害。

“其实你明白的,哈利。”年长者伸出一只手,轻轻盖上他放在桌上的手的手背,“我也明白,不是吗?你不必觉得我愿意留在你身边就是你亏欠了我,同样,我也不会觉得只有我和你分享最亲//密的一切是什么见鬼的自私。而是因为我们只属于彼此。”他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哈利却忍不住注意到了他明显过于尖锐的一对犬齿。

西里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小心行事没有坏处。想想马尔福说的玫瑰种失窃案,最近不怎么太平。”哈利说,别开脸,不让他发现自己的脸颊涌上的血色。他看到西里斯的目光在随着他脖子的转动移动,年轻的神父立刻就反应过来是为什么:“你又想要了?血?”

“不,”西里斯转开了脸,虽然哈利觉得他的动作很勉强,但是他本人明显坚决地否认这一点:“我不饿,哈利。但是你要把绷带重新缠一次。我能闻到里面的味道。”

“好的。”哈利下意识地用手碰了碰那里。他摸到绷带上渗出一点儿湿润,看来血已经把纱布染透了,所以西里斯才会产生那么强烈的反应。这个动作忽然让他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关于马尔福在一开始见面时就对他提到的,让他有些在意的事。

哈利犹豫地看了一眼西里斯,那个男人正垂着眼睛盯着自己面前的茶杯,像是没在关注他。他不确定这个问题是不是应该问。

 

“别吞吞吐吐的,哈利。”西里斯忽然开口说。“如果你想问我什么就直说。”

“我只是想说,”哈利舔了舔嘴唇,现在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巴里有点干:“对于马尔福说的话,你怎么想?”

“什么话?你不用过于在意那桩失窃案。”西里斯抿了一口自己杯里的茶,“都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了,以圣彼得堡的手段,大概凶手早就被悄悄处理掉了。而且谁都知道被剥离的玫瑰种不能被其他的吸血鬼所用。即使被偷了也只可能是他们教堂的骑士监守自盗。盗窃案的后果来的还不如十三个黑巫师逃离了监狱来的严重。小马尔福只不过想是拿那件事吓唬吓唬你,还是说,”他顿了顿,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你指的其实是我们这里的恶性袭击是其他地区三倍的事情?”

没有立刻得到回答的西里斯敏锐地眯起双眼看着说出话之后就有些不自在的哈利:“难道你和他一样也怀疑是我饿疯了的时候干的?”

“别犯傻,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西里斯。”哈利立刻否认道,“别忘了上个礼拜日是谁把你从那里拖回来的。我当然知道你每天出去都在干什么。”

西里斯用鼻子哼了一声。明显对哈利的表态有些不满意。

“我只是担心最近是不是又有什么麻烦人物出现了,但是你却不愿意告诉我。”哈利解释道,“像你说的,这次黑巫师集体越狱的事,如果不是马尔福来告诉我,可能我就被蒙在鼓里了。但是我猜你肯定知道得清清楚楚。上一次也是,当你听到狼人格雷伯克可能在山麓一带活动的时候,你就自己一个人出去狩猎他,而且整整三天没有回来。你知道我差一点就自己出去找你了。还有上个星期,如果不是我听到赫敏告诉我有个怪人躺在街角你是不是就打算在那里等到自己恢复到能动了再回来?如果将来会有同样的情况发生,我只希望你能提前告诉我。或者有个什么办法和我联系,让我不要一直提心吊胆。”

“狼人的事是因为他抓花了你那个红毛朋友的哥哥的脸,还杀了一个无辜的女孩。”西里斯冷冷地说,回想起上一个同是天敌的猎物,他灰眼睛里的光变得模糊而冰冷,“我本以为我能阻止他的。”

“我对马尔福说的所有话都是真的,西里斯。你已经做到你能做的最好了,”哈利实事求是地说,他下意识反手抓紧了西里斯放在他手背上的手,感觉到自己冰冷的掌心里汗涔涔的,都是冷汗。但是他仍然紧紧地抓着他比他大上许多的那只手。“但是我真的担心你……或许你下次狩猎的时候带我出去,好吗?我不想只能躲在你背后做一个每晚为你偷偷开门的锁匠。你知道我有自保的能力,西里斯,我——”

“这件事情不要再提。”西里斯的语气忽然严肃起来。“尤其是这段时间,哈利。如果你担心我,我可以给你一件东西让你随时联系到我。但是晚上你一步都不能跨出教堂,也不能给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开门,你明白吗?”

“我——”哈利想要反驳,但是当他直视着西里斯那双因为焦虑而充满了压迫感的灰色双眼时,所有本来停驻在喉头的声音都开始后退。他的眼神就好像如果他今天不对他作出这个承诺他就会将他立刻扑倒在这吸干他的血似的。哈利暗自腹诽,但是他表面上只是点了点头,用有些飘忽的声音说:“我明白。”

“你保证这段时间你不会出门。我需要你在教堂里发誓。”

“我发誓。”哈利不情愿地说。在正式场合下神职人员的誓言具有某些微妙的神圣效力,西里斯对这个很清楚。即使他不觉得如果他真想出去的话这玩意儿能约束得住自己,但是他想要西里斯安心一些。

 

西里斯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朝他的方向走来。哈利以为他是因为他敷衍的誓言想要给他一拳。但是并没有。迎接他的不是一记拳头而是一个紧紧的拥抱。西里斯弯下腰用两只手抱着他,像是要将他整个人陷进他的怀里那么用力。哈利的下巴被迫压在他的肩头上,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颌骨压的生疼。

“好极了,哈利。”西里斯微哑的声音在他耳边说,哈利感觉到他将一个什么东西扔进了他的口袋里。那东西沉甸甸的,带着他的胃一起直直地向下坠。“我很快就要出门了。什么都不要想,今天晚上睡个好觉吧。我在天亮时会叫醒你。”

 

tbc


第一章太长了 不得不分三次…


评论
热度 ( 26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