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bo年下」Accio Sirius(32)


32.


西里斯梗了一下。


但是他并没被赫敏为难住太久。而是耸了耸肩,给了一个看起来像是逃避,实则真实的答案:“不为什么,我猜的。你要是让我进一步猜下去,可能我还会猜她是个讨人厌的阿尔法。怎样?”他挑衅似的盯着赫敏的双眼看,“我都猜对了吗?”


“差不多。”赫敏宽容地对他笑了笑,看到西里斯的态度这样不合作,她也没有强行继续这个话题。他们俩相顾无言地沉默了一会,年轻女巫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她从手包里拿出两瓶药剂放在桌子上:“这是我好不容易才弄来的缓和剂,西里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按时服用。”


西里斯看着那挂着粘稠液体的玻璃内壁。虽然从来没有尝试过,但是那看起来就古怪异常的魔药给他的胃带来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西里斯脸色怪异地伸出手拿了一瓶,把玩着发问:“这是什么东西?”


“抑制剂。”赫敏解释道,”今天来见你除了想和你谈谈哈利的事情之外我就是想把这个带给你。这对于阿尔法是非常必要的,可以让他们在发情的时候克制本能,不会轻易伤害属于他们的欧米伽。你对这方面的事情了解有限,西里斯。除了给你恶补知识之外我还需要一些必要的手段,防止你不会再次伤害我的朋友。”


“但是,”她顿了顿,补充道:“我要坦白告诉你。即使是药性缓和的抑制剂,也没有适合给一个八岁——或者是十来岁的孩子用的。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个年龄段的人需要用抑制剂来控制自己身体反应的情况。所以我把它给了你。但是用不用,决定权在你。因为你要冒不小的风险,而且它对你的身体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我唯一提出的建议就是这可能是哈利愿意再一次和你谈谈的关键。”


她这么直接,明了地将所有的目的都点了出来,反而叫西里斯有点儿没话说。他掂了掂手里的玻璃瓶子,郁闷地说:“说的好像我还有办法伤害他似的。现在我连见他一面都做不到。”


“你迟早会见他的。”赫敏笃定无疑地说,她从沙发上站起身,背对着西里斯走向壁炉。“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但是我想提醒你一件事:哈利不可能永远缩在陋居不出来了,他早晚得回到这来。不过到时候你们怎么相处就和我没有关系了。”


西里斯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抓着玻璃药瓶的那只手忽然放回了自己的膝盖上。在她离开前,男孩在赫敏的背后开口叫住了她:“你知道吗,赫敏?”


女巫本已经跨进壁炉的脚步微妙地往回收了一步。


“有时候我真有点儿好奇,你到底是站在我这头,还是站在哈利那边的。”西里斯缓慢地说,“你总是在打着一些为他好的名义去让哈利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把他不喜欢的人安排在他的身边。你怎么能知道这样真的是对他好?”


“或许其他的事情我不能确定。”赫敏低声地说。她的手已经自发地抓起旁边炉子上放着的飞路粉,当她松开手,任由粉末从她的指缝落进壁炉里时,她最后一句话的微弱声音和飞路粉点燃的爆炸般的声响混合在一起,叫西里斯有些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听清她最后说的话:“……但是在西里斯·布莱克的事情上,我可从来没错过。再见了,西里斯。”


西里斯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但是在他的脚步挨到壁炉外的栅栏之前,赫敏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了。只留下纷扬的灰色粉末在他的面前漂浮,混合着星星点点的火星。缓缓落在灰烬和木柴堆里。


西里斯挫败地坐回了沙发上。但是在身体下落之前,他抓住了手里的玻璃瓶。里面粘稠的药剂随着他身体的起落在瓶子里游曳。最终缓缓地顺着瓶壁流淌下来,恢复了表面上的平静。


事实证明,他并不反感赫敏这一次的到来。不能说她这一次的到来将他和哈利完全从困境的泥沼里带了出来,但是西里斯起码感觉到自己前方笼罩的不再是一条死路。再一次地,赫敏给他指出了一条通道。当然她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她给他的建议或许不会给他们带来多少有效的帮助。可起码比他自己困在原地打转好。


西里斯的目光又一次看向手里的玻璃瓶。


“不知道这次我在听她的话之前是不是应该先灌一瓶福灵剂。”他半开玩笑地自言自语。男孩的声音回荡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他茫然地看着四周,目光接触到仍然一片焦黑的墙壁时感觉到自己的眼睛被刺痛了。他呆呆地看着那面漆黑的墙壁,周围破碎的木椽和砖瓦。感觉心里刚刚鼓舞起来的雀跃正在缓慢地冷却下去。像水包裹着他的心脏正在缓慢地结冻成冰。


现在这是更好的选择吗?


西里斯轻轻地抛了抛手里的瓶子。随即,他翻过手,将瓶盖拧开,任由它滚落在地面上。


他还有什么好想的?他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大雪哑哑的落着。


哈利在梦中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惊醒了。当他醒来时,看到病房里黑黢黢的,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显示时间已经是深夜。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床铺旁边,当伸出去的手落了个空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正躺在病床上,而不是家里,或者韦斯莱家的床上。而且他刚刚和西里斯决裂,现在是孤身一人。度过了危险期,为了让他安心修养,在他身边没有设置看护的治疗师。同样,也没有躺着那个总是像小狗一样黏在他身上的温暖的小男孩。


想到‘决裂’这个词,让他的心里泛起了一点古怪的滋味。哈利做梦也没想到他会和一个八岁的男孩斤斤计较到‘决裂’的地步。就好像五年级的时候他和罗恩争吵,俩人在心里决定谁都不想再理对方时一样。哈利感觉有点迷茫,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自己对这件事反应过激到幼稚还是因为他真的不会处理和孩子之间的感情问题。


但是当他翻过身时,撕扯到下身的疼痛让他又倒抽了一口凉气。心里刚刚冒出来的那一点儿想要原谅西里斯的想法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哈利紧咬了一下牙。


“见鬼的。”他哑声地自言自语,闭上了眼睛。埋在被子里的拳头紧攥了一下,牵连到的伤口让他疼的吸了口气。“见鬼的。给我找个能原谅你的理由吧,西里斯。”


理所当然地,漆黑寂静的房间里没有第二个人给他回答。哈利叹了口气。莫名地,此刻他心中对自己的厌恶几乎已经到达了顶点。但是却对西里斯生不出太多愤怒之外的情绪。那孩子利用那个人欺骗了他,占有了他,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但是恐怕不管是西里斯还是赫敏都没法明白哈利这么愤怒的真正原因。他们俩都以为哈利因为被自己的养子标记了而恼火。然而在他清醒的那一刻,哈利不是没看到当他将西里斯推倒在地时那孩子眼里一瞬间的失常和慌乱,也不是不知道欧米伽散发出的发情时诱惑的气味对于任何一个阿尔法来说都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他并非不能原谅鲁莽和冲动,但是他无法谅解背叛和欺骗。哈利将自己的头逃避式地埋进了枕头里。他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还有从口鼻里扑出来的潮热的湿气。


要是那时候,这具被他标记了的身体真的能随着西里斯的死亡而死去就好了。


他想道。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