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u」Shattering World(01上)

#简单前言#


吸血鬼/神父 AU

含血腥情节含少量R描写

本来是做本子的

但是因为风声紧放出连载

事后可能还会出本

胡说八道 二设很多

每日更新*



01(上)

*


“我自愿佩戴镣铐,并将钥匙留在裁判所。假设我出于兽欲做出任何越轨行为,伤害人类以及与人类为善的生物,区神父以上职介有权将我当场格杀,勿论。此外,我将玫瑰种交予唯一我深爱与深爱我之人。他是我生存于此的唯一意义。当他不再需要我陪伴在他身边那天,我便自愿回到深渊。终生与蛇虫鼠蚁为伴,直至鲜血干涸,心脏枯萎。”


引子


烈火像是从他体内升起,一路蔓延到皮肤。沿着血脉的纹路在苍白的到不像活人的皮肤上灼烧出黑色蚯蚓一样蜿蜒纠缠的细长痕迹。从黑色诅咒纹样的血线中隐隐传来血肉腐烂的臭味。这股异样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圣洁之所。在教堂祈祷台的正对面,清冷的月光从棱形窗子照进地毯。石墙上盘踞的荆棘和花楸隐藏在黑暗里,像奇形怪状的眼睛,注视着以诡异的姿势被挂在正中间的那个双臂大开的男人。他好像一只鸟,或者是长了翅膀的怪人。他已经死去多时,但是那具肉体却还温热着。他身上那件深色的神父长袍破烂不堪,布满了被豺狼恶兽撕咬过的道道伤痕。

血一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逐渐、逐渐地可以听得出正变得缓慢。之前落在地上的,那些已经转化为黑红色的血汇成了浅浅的一滩。化作一柄细长的剑直直地指向门外。几乎与玫瑰线重合。

而通向大门的深红色地毯上,横七竖八的摆放着的银剑与他所流的血形成无数个不太完美的十字形状。

灰尘在月光里飞扬。


*

第一章 圣人


“我得到消息,圣人波特正在用他的血喂养一个怪物。”

“那迟早会让他引火烧身,德拉科。你去了他的教堂吗?你是怎么发现的?”

“很简单,所有人都能闻到那肮脏的东西散发出的味道。因为他在,那间乡下教堂里都飘荡着尸体腐烂的臭味…


当他蹲坐在那里时,手脚上仍然被重逾数十斤的铁链铐着。黑色的镣铐弯弯曲曲堆叠成几圈,散发着金属独有的冷酷的光和隐约的,类血的铁腥味。他一动不动,连喉结也不曾颤抖。空气从他的鼻腔滑进又滑出,没有带起胸膛起伏的震动。看起来就像一具已经死去多时的尸体。

被束缚在那的男人一头长发凌乱地打着结。头发垂到了手肘,有的地方干枯的发黄,有的则和泥土灰尘混在一起,散发出不清爽的油腻气味。他掩在长发下的脸皮腊黄,像一架皮包骨头的骷髅。那双眼眶因为憔悴深深地凹陷下去,当他闭起眼睛时,原本双目存在的地方就像被两个不见底的黑洞所取代。

男人消瘦的双臂上纹着的黑色花纹因为皮肤松垮的褶皱已经有些变形,但是仍能看得出形状。懂行的人看得出这是远欧的西伯利亚平原上黑手党的标志,更加对他避而远之。

不远处的一片乌云移动过来。不多时,铁青色的天幕里开始淅淅沥沥地漏出一些雨滴。被那沉重的水珠接二连三地砸到身上时他仍没有醒,但是眼皮轻微颤了颤。很快,被风吹的七歪八扭的细小雨滴就连成了线,紧接着是面。一个呼吸之间,倾盆暴雨如同一堵围墙将整座小镇包裹,街上行人匆匆奔跑的脚步声混合在远方天空中隆隆作响的雷声里。那像是一个接着一个炮弹爆炸的强烈撼声终于将那具尸体从巷子的墙角震醒了。

又一道雪白的电光从空中滑过,像是一道箭影将深黑色的天空撕开了一条缝。他的眼皮猛烈地抽动了几下,然后那双眼睛睁开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在如注的暴雨里显得模糊不清的年轻面孔。


“我不太想在这个时候责备你,西里斯。”他的声音很年轻,很熟悉。即使他很难听得清,但是还是在一瞬间辨认出了他是谁。骷髅一样消瘦的脸上露出一点森然的笑意。在他面前弯下腰的年轻人单膝跪了下来。他的左膝沉进了泥水里,自己却全然不在乎似的。

年轻人伸出一只手臂轻轻地拉了他一把,将他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当他碰到他温热的身体时他听到对方发出了一声呻吟:“耶稣基督在上,你轻的好像一场暴风就要把你吹走了。幸亏还有这些见鬼的铁链子拴着你。”

“没有那么夸张。”骷髅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声音哑的像是用撕扯烂了的声带勉强发出的虫鸣声,还带着嘶嘶的血腥味。“你怎么找到我的?”

他紧紧地抓住那个年轻人试图搂上他的腰的手,几乎把他攥疼了。

“我有我的办法,我们回去得好好谈谈。”年轻人转过头来说:“你还好吗?我看到——你,哦,你好像流了很多血。有点吓人。我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上次庞弗雷夫人在为年轻的韦斯莱引产的时候你进去看过吗?”

“闭嘴,哈利。省点力气吧,你待会还得把我搬回去。”西里斯的头轻轻地碰了一下他被雨水浸湿的头发,他嘴里模糊地嘟囔着一句咒语,束缚着他手脚的铁链都松开了。即使是这样哈利也很难拖的动他,他双膝都跪了下来,尽力撑着自己的手臂和肩膀,防止自己一个错手将西里斯扔进了泥水里。

“你伤成这样还能带着我们一起移动吗?”哈利小声地问。他的呼吸很热,在喷到西里斯耳朵上的时候对方的肌肉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他看到他被雨水淋湿的头发下面额头上的青筋根根绽起,像是丑陋的一指宽的虫子在蜡黄干瘪的皮肤下面游动。

“你不是有手段吗?”他半是戏谑地粗声说。

哈利感觉到了他的挪揄,他不大高兴地说:“当然,如果你真的有需要的话。”


他的意识陷入一片昏昏沉沉的黑暗。如此粘稠,像是掺了面粉的墨汁一样的黑暗在包裹着他,将他团在其中,很难喘得上气来。

西里斯下意识地在虚空里挥舞着双手,他摸索着自己的脖颈,在呆滞刻板的僵硬肌肤的外面摸到了一个项圈一样的锁链。他将全身的力量都汇聚到双手上,在下定决心将它从自己的脖子上扯开的那一刹那,一阵刺眼的白光忽然弥漫了他整个视野。那耀眼的光辉就像太阳光一样,将他的身体从上到下地洗刷,丝丝缕缕的光顺着每寸皮肤钻进他的体内,像是放入滚烫的油锅里煎一般痛苦。

西里斯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嘶吼,他猛地从那片白光里张开双眼,气喘吁吁地看着自己头顶昏暗的天花板。

西里斯认识这间卧室以及它的主人。

他立刻转了一下脖子,不意外地看到自己已经被挪到了一张大床上。而床边躺着一个黑色的身影。

“哈利?”西里斯试探地说,同时伸出手去轻轻抓了一把。那个影子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虚幻,而是有实体的。在昏黄的灯光下,伸出手时西里斯注意到自己干瘪蜡黄的皮肤已经像是被重新打了气的气球一样重新变得充盈结实。

那个黑影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他翻了个身,面对着西里斯。

“你醒了?”一只几乎和他一样冷的手从被子里钻出来,轻轻地碰了碰西里斯的脸。他抓住了那只手,发现自己脸上的肌肉也同样恢复如初。但是哈利的指尖不再像他刚刚碰到他的时候将他拥在怀里那么温暖,而是冷的像冰雪一样。他用指腹轻柔地搓了几下,然后用另一只手臂将那具靠着自己,却比自己小上许多的身体揽进了怀里。哈利顺从地跟随他的力量钻了过去,他柔软蓬松的头发触碰到西里斯的鼻尖。他闻到他的发里有金雀花的味道。

“我喝了多少?”

他声音嘶哑地问。

“你差点杀了我,”哈利的鼻尖抵在他的颈窝里,他的手臂轻轻搭在西里斯的腰上。听声音他像是打了个哈欠。“但是都过去了,西里斯。你处理的很干净,裁判所的家伙不会闻到这里的血味的。”

“也有韦斯莱小姐上次引产的时候流的血那么多?”他不无戏谑地问。

哈利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那双莹莹地散发着绿光的双眼在昏暗的卧室里显得格外明亮。西里斯感觉到自己的喉咙紧了一下,但是哈利只是瞪了他一眼,随即又疲惫地合上了眼睛。

西里斯的手挪到了他包着纱布的脖子上,他用手轻轻地按了一下他的颈侧。暗红的鲜血透过白色的薄纱流了出来。他的鼻子抽了一下,嘴角的肌肉抽动着,强行抑制自己将正在伸长的尖牙露出来的渴望。

“说实话,哈利。”他低下头去,牙齿几乎压在他的耳根上说。“我还想要。”

“你永远都不知足。”哈利慵懒地说,但是没有抗拒他的要求。他顺从地拉开了自己的领子,年轻人没有睁开眼睛,但他从西里斯的怀里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在他仰起脖颈时,西里斯用手轻柔地摩挲着他流畅的颈侧线条。那简练,柔软,优雅的美丽形状几乎要征服他。哈利双目紧闭,黑色的睫毛和凌乱的黑发被他的气息吹乱,止不住地微微颤抖。他紧咬着的嘴唇泛出一种不健康的白,脸上毫无血色,几乎像个陷入床里的幽灵。

西里斯轻易地用指甲刮断了纱布。露出他同样苍白的颈侧上两个还没愈合的黑色小洞。艳红的血从两个牙尖一样的小洞中被他挤压出来,在他的肌肤上涂抹开一片。西里斯近乎着迷地弯下头去,他嗅着从哈利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血液的馥郁香气,舌头轻柔地舔舐着洞孔的周围。

当他又一次将牙齿陷入他年轻柔软的皮肉里时,哈利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那叫声跟刚刚他在黑暗的梦里时所听到的很像。但是西里斯不能肯定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现在他紧紧地拥住哈利,像是要将他揉碎进自己身体一样牢牢地控制着他。永远无穷无尽的甜美液体从他的身体流进了他的体内。他闻到至高无上的新鲜血液的气味,鲜血的冲刷击垮了他所有理智的防线。当西里斯沉迷在这种迷人的香气里无法自拔的时候,时间的流逝对他们而言都失去了意义。直到他感觉到一只手轻轻地推了他一下,然后无力地垂了下去。他立刻将自己从迷幻的进食中抽身出来,轻轻地将哈利的身体放回床上。

哈利的脸色几乎已经是一种泛着铁青的苍白。比起几个小时以前的西里斯,现在他甚至更像一具尸体。当西里斯放开他的时候,他垂下的手甚至都没有力气抬上来了。西里斯舔了舔他森白的尖牙,他俯下头去留恋地舔舐了几下那已经不再流出血液的小孔。然后叼起纱布,温柔地贴回他的伤口上。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哈利。”

当他从过度虚弱的昏迷中半梦半醒时,哈利听到睡在他身边的男人轻声叹息。他似乎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哈利的头发,带着迟疑,声音沙哑地说:“或者给我找别的食物,我不能再碰人血……不然,我怀疑我迟早会因为失控而杀了你。”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5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