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bo年下」Accio Sirius(31)

31.

 

现在,诺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男孩坐在摇椅上,面朝着空荡荡的,在魔咒的摧残下焦黑一片的墙壁。西里斯眼神空洞的看着对面,在他和椅子中间的桌子上放着的一盒披萨已经凉了,油都凝固成了半固体。空气里散发出食物彻底冷掉之后油腻的气味。但是他却像是失去知觉似的,只是看着那面墙一动不动。

 

那个晚上,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见鬼的冲动驱使了他那样做的。

 

西里斯不是不明白他做了什么。他也不是不明白那是他绝不能触碰的禁忌。然而那一天,像是被魔鬼控制了心智,他就这样做了。如此的失控,反常,不合情理。

 

但是他做了。

 

切切实实,毫无反驳余地。

 

他做了。

 

“见鬼,哈利。”西里斯哑声着喃喃自语。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眼睛上。他很清楚哈利有理由再也不原谅他。他的嘴唇嗫喏了几下,像是做梦一样发出一声轻音:“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

 

壁炉里传来火焰爆破的‘啪啦’一声响。他几乎在那声音响起的同时就灵敏地猱身而起,从躺椅上直挺挺地站了起来。西里斯看到从绿色的火焰里走出来的是赫敏。她抖了抖袍子上的灰,看起来也同样一脸憔悴。

 

“坐,西里斯。”女傲罗简短地对他说,“我要好好和你谈一次。”

 

“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西里斯厌倦地说。但是他还是走到了桌子面前,拉出椅子坐下。

 

“我想知道你在格里莫十二号找到了什么。”赫敏用一个魔咒将桌子上的杂物清理干净。她开门见山地说:“有一样我已经知道了,就是西里斯留下的复方汤剂。此外还有什么其他吗?”

 

西里斯感觉到自己脸颊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动了几下。他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你是来质问我的?”

 

“如果我想,我连把你从这抓走都可以。我们可没有未成年巫师保护法,西里斯。”赫敏慢慢地说,“或者你想和我好好谈谈,根据你的回答我再考虑是不是让哈利再见你。”

 

“他醒了?”西里斯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他现在怎么样?”

 

“起码脸上没有这么大一个淤青。”赫敏意有所指地看着他的脸说。西里斯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还在疼的后脑,赫敏的指摘让他几乎有点恼羞成怒了。但他还是强忍着脾气:“那我能去看他吗?”

 

“他听到你搬回这里的消息。然后告诉我,不要再在他面前提你,不然连我都一起赶出去。”赫敏说,“我不觉得这是合适的时机。”

 

他脸上连勉强的笑容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苦笑。

 

“我早就应该知道会这样的。”西里斯说,他脚步虚浮地向后退了几步,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双手插进头发里撕扯着自己的卷发,“但是我真的……梅林,我那个晚上真不是故意的。”他顿了顿,“如果我真想要他,我也不至于变成那个布莱克的样子。对,没错,或许我他妈的是很想要他。可是我才不会顶着一张别人的脸诱奸他。”

 

“所以我才觉得古怪,西里斯。”赫敏说,“这也正是我在这的理由,现在你想和我谈谈了吗?”

 

“行,听你的。”西里斯深深地抽了一口气,他将脸埋进了手掌里,“你想和我谈什么?”

 

“就从我们分手的那时候谈起吧,”赫敏不动声色地扫视着他,“你走进广场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西里斯看起来对这个话题很厌烦。但是他还是尽可能耐心地用低沉的语调对赫敏讲述了他进入广场之后发生的所有事。家养小精灵,恶作剧,年轻的照片,合影,还有那个没有送出去的生日礼物。现在西里斯真后悔他拿了那个他妈该死的瓶子。

 

赫敏全程一直安静的听着,直到他最终讲完,感觉嘴巴发干。西里斯舔了舔嘴唇,他的目光朝四处看了一圈,然后为自己召来了一罐可乐。

 

“我能看看那张照片吗?哈利的教父小时候的?”在气泡水咕噜咕噜的响声里,赫敏终于开口说道。西里斯抬了一下眼皮,他伸手指了一下沙发,赫敏看到那里放着一本摊开的影集。

 

“我把那张照片夹在里面了。”他说。

 

赫敏主动地站起身走向沙发,弯下腰将那本相册抱在怀里。她不停地在里面翻找着,当她发现了正确的页码时,她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了。

 

西里斯看到棕色头发的女巫将那张照片抽了出来。她将它居高,到和脸平行的位置。然后目光一遍遍地在西里斯的脸和那张照片上转换。西里斯感觉她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他的脸上忽然长出了一根常春藤。那个幻想让他不太愉快,但是西里斯只是清了清喉咙,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哈利可从来没给我看过这个。”赫敏一边走回桌边,一边说。她想要将那本相册递给西里斯,但是他没有伸出手去拿。最后她只好将它放在了餐桌上:“我猜这是因为这个是他和西里斯之间的小秘密,而他不乐意和我们分享。”

 

她语气轻快的就好像这事儿和她完全没关系一样。西里斯阴郁地想,当然这没错。因为这件事的确——从头到尾,都和赫敏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她在这其中的作用压根就是帮忙给西里斯提供了一条道路去走而已。就连是否要走进那个广场都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赫敏重新在他对面坐下。她这回忽然有心情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披在肩膀上的卷发。西里斯看着她将那些卷曲的发梢稳妥地披向背后,感觉好像看到了一团团煮烂的意大利面在她的肩膀上耸动。

 

“现在我已经看过了照片,西里斯。”赫敏将目光转回了他的脸上,“但是在谈话开始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关于这次的事件,你对伤害哈利的那个人是怎么想的?”

 

“找到她。”西里斯抱着手臂靠在椅背上,冷冷地开口说。“还用问吗?”

 

“这当然,我们的人现在也在尽全力找她。”赫敏继续说道,“但在这之后呢?”

 

“之后?”西里斯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赫敏,他提高了声音:“当然是杀了她。格兰杰小姐,难不成你以为我是要请她喝茶?”

 

女傲罗的眼睛亮了一下。

 

“我就知道。”

 

西里斯注意到赫敏的嘴巴在他的话音刚落的时候飞快地动了一下。几乎像是幻影一闪而过,但是他很确定他听到了她刚刚在说什么。

 

“我就知道?”西里斯重复着那句话,“你知道什么,赫敏?你在说什么?”

 

“我说,”赫敏清了清嗓子。她挺直腰来,让坐在对面的男孩也下意识地挺起胸膛和她对视,仿佛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会是什么至关重要的话。“你应该知道我让你去格里莫十二号广场的目的吧,西里斯?”

 

“你想确定我是不是他那个该死的教父西里斯·布莱克,”西里斯厌倦地说,“拜托。这个问题根本一点儿意义都没有。哈利都已经否认过了。他说我和他的气味完全不一样,你不是和他一个世界的人,你不会明白的。”

 

“是这样吗?”赫敏说。她的十指拢成塔状搭在胸前,用耐心的语调对他说:“如果你能这么肯定自己的判断,那很好。西里斯,但是让我问你另一个问题。其实,我一点不奇怪你会憎恨那个伤害哈利的人。但是你到底为什么知道——那个人会是‘她’呢?”

 

tbc


评论 ( 7 )
热度 ( 56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