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bo年下」Accio Sirius(30)

30.

 

第二天一早,从魔法部最先传来了现任傲罗司长已经度过危险期,并转入了普通病房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因为这个好消息松了一口气,预言家日报也不必再压着不放对知情哈利受伤全过程的傲罗的采访。所有知情人紧绷了一天一夜的神经终于能得到舒缓。


除了一个人。

 

一大清早,没有通知任何人,西里斯·波特自己搬回了他和哈利那幢只完成了修缮计划中一半进程的房子里。

 

“那里很安全,我在他执意过去之前曾经特意去打扫了一遍,清理了所有隐藏性的恶咒。”坐在他身边的赫敏叹了口气。她的目光盯着哈利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手,她的朋友仍然显得那么瘦弱,手腕细的不像一个成年男人。苍白的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微微凸起,看起来脆弱又易受攻击。

 

但是他却用这双手做到了无数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中有一些甚至接近奇迹。

 

“是你的安排吧,哈利?让他和我立咒把那幢房子保护起来。但是保密人却不是你。”赫敏语气古怪地说,“你醒来的前一晚病房里发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而且还伤到了西里斯。想和我谈谈吗?为什么你会忽然失控到一醒来就对你的养子甩出了缴械咒?”

 

“我不想谈任何关于这方面的事。现在,以后,永远都不想谈。”哈利连头都没抬,他放在大腿上的双手交叠在一起,冷冰冰地回答道。“我也不想知道任何关于他的事情,赫敏。不用告诉我他去哪了,我一点儿都不关心。”

 

赫敏顿了一下。但是她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

 

“再一遍,哈利。”赫敏严肃地对他说,“你差点撅断了西里斯的脖子。他被魔咒用那个姿势甩到墙上却只是后脑多了一片淤青简直是万幸。你知道我现在并不是在和你商量,你必须告诉我那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不然我甚至找不到理由去搪塞调查组的人。”

 

“好啊,”哈利忽然抬起头。赫敏看到他面无血色的脸上甚至因为强烈的怒火涌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如果你那么想知道,不如直接去问他怎么样,赫敏?”哈利讥讽地说,“去问问他看看了不起的男孩敢不敢告诉你他那个晚上都做了什么?要是他真的敢告诉你,我打赌那个该进阿兹卡班的人也不是我!”

 

“哈利……”赫敏刚想继续说下去,忽然,她的眼角余光瞥到哈利露出的脖颈上侧面一个牙印似的伤疤正在发红肿胀。

 

意识到那是什么的下一秒,她惊愕地微微张大了嘴。赫敏捂住了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尖叫出声,同样注意到女傲罗的目光,哈利立刻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正被她死盯着的那块皮肤,像是被什么虫子猛地叮了一下似的皱起了眉。

 

“别盯着我看,赫敏。”哈利几乎是语气厌恶地说,“你压根什么也闻不到。”

 

“我闻不到,可不代表我是个瞎子,哈利!他对你都做了什么?!他怎么敢!”

 

赫敏猛地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身。她强硬地伸出手去扯开哈利捂着自己脖子的手,两个人撕扯间她才感觉到哈利这次到底伤的有多重,连抓着她不放的手都显得那么软弱无力。赫敏感觉自己甚至还没有使出全部的力气,却发现哈利手上的绷带里已经渗出了血丝。

 

“松开手,哈利!”赫敏近乎凶狠地对他叫道:“不然我不介意给你一个石化咒!”

 

哈利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有点诡异的笑容。他的嘴角抽动着,看起来在强忍疼痛。可是同时他却固执得超出了赫敏的想象。那双细瘦的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像是盘踞的老根一样稳固。在意识到哈利在被她真的击中之前绝不可能放手时,为了不碰到他的伤口,赫敏不得不先做出妥协。她讪讪地松开了手,坐回了椅子上。

 

椅子和病床的距离不过一线之隔,可是在赫敏的眼里却远的让她觉得她没法伸出手去够到他的身体,让他能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安慰他一阵子。

 

赫敏看着垂着头靠在床背上的哈利,那张过于苍白的脸总让她觉得有些陌生。她有些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距离最后一次战争已经过去了好几年,这些年来几乎所有人都在向前走,只有他还不停地在原地打转。像是永远都逃不开那些缠绕他的记忆的迷雾。

 

再没什么可说的,赫敏对自己刚刚粗暴的行为感到有些懊悔。但是哈利看起来并不需要她的道歉。或者是她更应该对其他的事情道歉。他们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在尴尬而沉默的空气里由急促逐渐变得平稳。她没有想到哈利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知道,赫敏,”哈利慢慢地说,年轻女人竖起耳朵专注地听着他口中发出的每一个字音,防止自己遗漏掉任何哈利难得愿意与她敞开心扉时的细节。“其实我猜到了一点儿你们在打的什么主意。你明知道那孩子根本不是西里斯,但是还是把他领到了我身边来,对吧?”

 

赫敏不可置否。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一双眼睛只是牢牢地盯着他看。短暂的沉默过后她舔了舔嘴唇,小声地说:“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很抱歉,哈利。但是我真的没想到他会……”

 

“你把他推到我旁边来不过就是希望我能忘掉他,”哈利直接打断了她,继续说了下去,“你们觉得那样我才能生活下去,是吗?忘掉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的人。再寻找一个和他相似的给自己一点儿心理安慰,然后渐渐习惯和另一个人一起生活,时间会抚平一切伤痛,又是这些鬼话,是不是?可现在呢?”他苦笑着说:“后果你看到了?”

 

“哈利……”赫敏的嘴唇动了动,她刚想要说什么,却惊愕地被哈利的下一句话打断。哈利的语速又急又快,已经完全容不得任何人插嘴。赫敏怀疑他现在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她还站在一旁这件事的存在。她看到哈利深深弓下身去,用双手捧住脸。当她看到有些许温热的泪水顺着他张开的指缝里流淌出来,赫敏知道自己愚蠢的张大了嘴。这是第一次她看到哈利在她面前流泪,即使泪水并不太多,但仿佛流出这么些泪已经用尽了他身体全部的力气。

 

“可是为什么?”在他话声的最后终于带出了难以辨别的,模糊的低声呜咽,当他抬起头时,赫敏被迫和那双因为泪水而过于明亮的通红的绿眼睛对视:“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觉得你们认为好的方式才是对我好?为什么我非得忘了他去接纳别人?为什么我就不能一直记着他?难道我还能在这世界上找到第二个愿意为我逃狱,为我吃了几个月的老鼠过活,甚至为我而死的人吗?!”

 

tbc



*

上一条谢谢各位!

牢骚发完了还是要继续写的(

评论 ( 7 )
热度 ( 61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