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bo年下」Accio Sirius(28)


28.

 

西里斯感觉到自己的头昏昏沉沉。这就是那个布莱克给哈利留下的礼物——既让他惊讶,又隐隐约约地有一点儿感觉在意料之中。或许潜意识里,他就笃定那个男人留下的东西一定会和他自己,或者和哈利存在某种密切关联,所以那时候才将那个瓶子也一起收进了口袋里。

 

然而现在……

 

他还有点不可置信地用手扯了扯镜子那张英俊而沧桑的,明显是属于其他男人的脸,以确定它现在真的是长在自己的脸上。西里斯很肯定这不是一次恶作剧。他非常清楚复方汤剂的效果,当他打开瓶子的时候,他甚至还闻到里面有一点儿隐约的狗毛味。但是这事情的确有点荒谬。如果布莱克只是想和哈利开个玩笑的话,那这个玩笑也开的太大了一点。

 

但是不管怎么样,抛掉脑子里其他混乱的想法,西里斯很明确地知道一点。那就是他不能让哈利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这一口复方汤剂的持续效果也就不过短短一个小时,虽然哈利在这期间醒过来的几率微乎其微,他却不想冒这个险。

 

用凉水洗了把脸后,西里斯谨慎地将身后的门锁上。他忍不住在镜子里用目光和用双手同时打量着自己现在那副比之前大上了许多的身体。


这真是种非常奇妙的感觉,西里斯想。有些像……过去和眼下的自己在面对面对话。大概是因为他们俩长得实在太像了。

 

他在变成了布莱克的一瞬间不得不脱掉自己原来身上的衣服,防止它们被撑破。在他将它们变大重新穿上之前,他看到那个男人的身体上覆盖着的结实且流畅的肌肉。看起来十二年的牢狱之灾倒也没完全把他摧垮——他忍不住酸溜溜地想。无论是脸还是身体,他都不得不承认实际出现在他面前的西里斯·布莱克远比一张会动的照片看起来要鲜活而且有魅力的多。尽管他在镜子中尽可能地做鬼脸将自己扮丑,但是无论他怎么做,一直到最后等他终于感觉到厌倦安静下来,再次和镜子里那双同样尖锐,无聊,傲慢,充满了厌倦的深色灰眼睛对视的时候,西里斯还是轻轻地抽了一口气。他轻轻地拨拉了一下头发,凑近镜子看着里面的人。心里却被一种不可言喻的复杂情绪充满——


不可否认,这……这很惊人。就像看着一个几乎完全就是自己,却又根本不是自己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不过如果他长大以后真的是这个样子,西里斯想他可能会比布莱克还要英俊一点儿。他的鼻子会比他长而且挺直,他应该会比他还要结实(在哈利餐桌上给他的那么无微不至的照顾下)。而这头发,操,他可不想要这愚蠢的弯弯曲曲的卷发。就像顶了一坨被母亲烧烂的意大利面在脑袋上。西里斯拉扯着那些柔软的发丝,他在镜子里和自己作对,努力想要把它们扯直一些。

 

但是最后他意识到这样的赌气行为也是过于孩子气而且没有意义的。最终西里斯放下了手,他将手臂垂在身侧,有些怔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还要过很长,很长时间他才会长得像镜子里的男人一样。西里斯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拥有有力的,宽大的手掌。结实的手臂和宽阔的肩膀,可以靠着的胸膛。可以把那个总是看起来忧伤而且脆弱的压抑着自己情绪的年轻男人揽进自己怀里。让他靠着,能够被保护着,放下防备依赖别人。

 

他并不觉得这是阿尔法与生俱来的对欧米伽产生的保护欲。西里斯很清楚他想要陪着的,保护着的是哈利,而不是什么其他面目不清的,巫师当中的‘蜂后’。

 

哈利。

 

在反复念出这个名字的同时西里斯就感觉到他的心跳正在明显加快。他忽然有些恍惚,手不得不扶住面前的洗手台以保持身体平稳,而眼前出现了一些重叠的光影。在那些交叠的影子里,他看到一抹青翠的绿色在若隐若现。那一点儿美丽的绿就像是被遮挡在清晨层层白雾之后的新叶似的。西里斯连忙紧闭了一下眼睛,但是当他再度睁开双眼时,他所看到的一切让他的心跳的几乎快出了喉咙口。

 

他忽然在那团朦胧的记忆里看到了哈利。不再只有那一双眼睛,而是完整的,青涩的,纤瘦的哈利躺在他的身下。他看起来只有十五岁,可是半遮半掩的身体却带着一种成熟的诱惑者的美丽。黑色的发丝埋在枕头里,在他的身体上下起伏时,他纤细的腰摆动的几乎像是蛇一样的灵活柔软。当他的皮肤擦过他的,西里斯感觉到一阵电流顺着他的神经末梢被点燃,瞬间以燎原之势将他所有的理智和克制焚烧殆尽。

 

他看到自己的双手压在他的颈侧,汗湿的粘着液体的头发穿梭在他的指掌间。而男孩正咬着自己的嘴唇低声的呜咽。那双通红的绿眼睛看起来刚刚已经肆无忌惮地哭过一次了,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可当他看向西里斯的时候,他的视线捕捉到他晃动不止的影像,那双绿眼睛里的光彩就遽然变得强烈。哈利的眼睛含着一种憧憬的,迷恋的,满怀着柔情与爱意的目光看着他。那眼神就像是弥散在空气中的爱情药水,西里斯猛地吸了一口气,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肺部充满了旖旎的带着甜香的空气。

 

糟透了。西里斯无声地,懊悔地咒骂道。他闻到的那个熟悉气味让他立刻就反应过来门外发生了什么。然而身体的行动比他大脑的思绪更快,在他模糊的意识里想起自己刚刚还有什么一定不能做的事之前,他听到那扇门被他直接用身体撞开的一声巨响,然后是他自己粗暴的喘气声。

 

月光下那团隆起也不像他进入盥洗室之前那样平静。因为没有一直看护在他身边,西里斯压根不知道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陷入了噩梦。


男孩看到他的被子在冷冰冰的月光里来回地翻滚,挣扎着,甚至从裹得牢实的被子里伸出了一只手。然而圣梅林啊——他根本没有醒来,而是在昏迷中剧烈地反抗。那只苍白的手无力地伸到半空抓挠,最终还是因为无力又软绵绵地落了下去。西里斯眼尖地发现绷带上甚至因为他粗暴的动作渗出了一点血色。但是血渗出的味道却加剧了空气中弥漫的馥郁香气。那种味道让西里斯感觉到他几乎快要疯了。哈利散发出来的味道正不断将他推向边界,他所仅剩的那一点儿理智的缰绳完全拉不住他已经濒临失控的情绪。

 

他快速绕过桌子,几乎像是野兽并起前后双足的动作弓起腰以最快的动作冲到了他的身边。男孩的脑袋里或许还有一点残存的意识告诫他不要因为他的冲动伤害到哈利。也或许早已经没有。因为当西里斯再次意识到他在干什么时,他已经掀开他的被子摸到了满手滚烫温热的触感。

 

哈利在他现在的身体面前显得那么瘦削孱弱,西里斯很确信如果他想,他可以毫不费力地单手就将他抱起来。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昏迷中的男人大半个身体的重量被转移到他的腿上,本能指引着他伸出手,粗糙的手指在他滑腻的皮肤上滑动,绕开被绷带包裹着的受损的肌肤,挑开阻碍着他继续前进的粗糙的衣物。

 

“不,不要,西里斯……”

 

靠在他腿上的哈利的双眼紧闭着,他脸色苍白的像幽灵一样,只有满头的冷汗和颧骨上不正常的红晕看起来还像一点儿活人。他的挣扎剧烈得让他几乎没法用一只手按住。男孩不得不将他的双手都扣在身后,将他搂在怀里,并不停地在他的额头上落下安抚的轻吻。

 

现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已经紧贴到一起。哈利像是一头湿淋淋的被丢弃的幼崽似的在他的胸口不停颤抖,但是随即,忽然像是闻到了自己熟悉的味道似的,他整个人立刻过了电一样地抖动了一下。西里斯听到哈利的喉咙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尖叫,带动着胸膛的剧烈颤动敲击着他的胸口:“西里斯!?”

 

“我在这,哈利,我在这。”西里斯反反复复地用嘴唇刷过他的耳朵,“我就在这里,哈利。感觉到了吗?我抱着你,别动,哈利。只有我在这,我在保护你。你不用怕。”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死……”哈利反复地低声呢喃着。像是仍然在噩梦里挣扎,大滴的汗水顺着他惨白的脸滑了下来。西里斯几乎怀疑他快要因为虚弱而脱水了。

 

“对,我没有死,哈利。”他鬼使神差地说。甚至重复道:“我就在你身边,放心。你要睁开眼睛看看我吗?哈利?”

 

话音刚落,靠在他怀里的年轻男人忽然安静了下来。西里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隐约有些不安,探进了哈利胸口的那只手同样停止继续向前探测。手指谨慎地轻轻放开他刚刚握在指尖揉捏的乳珠。

 

隔了一两分钟,在他不确定哈利到底是清醒了,还是再一次昏迷了过去时,伏在他胸口的哈利忽然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压抑,沙哑,还带着隐约的令人心碎的呜咽。但是情绪却异常地平稳,就像他已经完全清醒了一样。

 

“我刚刚好像真的梦到你了,西里斯。”他靠在他的胸口说,过于轻的声音像是呓语。哈利喃喃地说着:“我又做梦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