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蛇狗x狮哈脑洞预警」🐍🦁预警


存在狮狗/狮哈前提


「片段」


“格兰芬多有只小东西想逃出毒蛇的狩猎圈,”莱斯特兰奇懒洋洋地在他们身后评价道。“看来最近我有场好戏看了。”


“闭上你的嘴,莱斯特兰奇。”西里斯用冷冰冰的礼貌语气说,他的脸色铁青:“这可不管你的事。”


“哈,让沃尔布加知道你的麻烦就大了。西里斯,虽然你妈妈不会在乎你偶尔操几个格兰芬多让他们明白自己到底是处在什么位置,但是充满激情地开展一段浪漫关系?——和一个格兰芬多?她准会炸了你在家谱上的名字。”


“好啊,”西里斯冰冷地说,“尽管让她去做。但我可不是雷古勒斯那样任她摆布的傀儡小木偶。”他伸出手在空气中半抓了一下——一根黑色的魔杖飞到他的手上。即使离了几十米,哈利睁大了眼睛。他在隐形斗篷的保护下呼吸急促发紧。那根魔杖——那根魔杖不一样。和他记忆中的,他的西里斯的魔杖不一样。


西里斯·布莱克的魔杖应该是和他相同的,冬青木的材质。比他的要长上一英寸,光滑平整,表面还镌刻着复杂古老的花纹。可是男人手里拿着的那一根明显比他的要长上更多不止,而且被握在手中的部分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凸起。像是布满荆棘刺的玫瑰花茎。


“不是我非要对此置评,西里斯。”站在一旁抱着手臂的卢修斯说道,“但是那男孩看起来也太小了。虽然我知道你那微薄的道德感并不足以让你对操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岁的学生产生什么罪恶感,但是——”


西里斯的嘴唇边上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同时眉毛向上挑起,他用食指抵在下唇上,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个非常像西里斯的动作让哈利的呼吸紧张,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眶一片潮热。但是那个笑容同时却让卢修斯·马尔福皱了下眉,他把说到一半的话咽回了喉咙里。


“我如果是你,马尔福,”西里斯轻柔地说,“啊,我就不会直到现在还去管人家的闲事。你和纳西莎婚礼的日期已经定下来了,在此之前,你还有一段时间为自己好好地哭一场。等你落到了那个女人的手上——兴许,你连哭都没法叫我们看见了。”


聚在后面的人群爆发出了一阵笑声。其中以一个女人的笑声最为尖锐和肆无忌惮。哈利看到那是贝拉特里克斯。现在或许她还不姓莱斯特兰奇,但是站在她旁边的那个看起来年龄相当的男人正在为她弟弟出色的笑话拼命地鼓着掌。


卢修斯白皙而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了一层因为愠怒而产生的淡淡的红晕。“要是你非对那张脸那么情有独钟,”他冷冰冰地说,“干嘛不去操波特呢?你们俩可是针锋相对了六七年。在床上让你的死对头对你屈服听起来不是更有趣吗?”


西里斯从胸膛里爆发出一阵大笑。还没等哈利为他的父亲愤慨,他听到西里斯的笑声已经迅速的消失了,就像他忽然大笑时那么快。那个放荡不羁的笑声几乎让他想起了他的教父西里斯。这个念头让哈利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一阵针扎般的疼痛。


“那你可真的弄错了,马尔福。”西里斯说,“老实说,我对哈利头上的那个伤疤都比对波特兴趣更大。”


“说的没错,”贝拉评价说,“我倒是头一次听见我那傲慢的弟弟会在见到谁第一面的时候就亲热的称呼他的名字——包括那个人也不。看来你是认真的。”她吃吃地笑出了声。


“他们看起来就像一个人。”莱斯特兰奇补充道。“你或许可以通过他得到一些如何陷害你的仇敌的有价值线索。”


“谢谢,但是不。”西里斯傲慢地说,“我能从那男孩身上嗅到秘密的味道。他可是个远比波特要有趣的多的人物,我才不会舍本逐末。”


*


“你真有趣,”西里斯的手将他圈在自己的臂弯里。哈利从来没发现他的怀抱竟然这么难以挣脱。浓郁的古龙水香味从西里斯的身上飘出来钻进了他的鼻子。让他忍不住地想要打喷嚏。一双温暖的嘴唇凑了过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以前,哈利感觉到他身上的香在一瞬间变得更加浓郁然后又远离。当他满脸通红地抬起头注视着面前灰眼睛的高大男人时,哈利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几乎热的能滴出血来。


“可怜的小东西,你甚至还没和人做过爱。”西里斯的手指充满爱怜地搔弄着哈利微微抬起的下颌。哈利的下巴被他抬高,他被迫和西里斯深色的灰色眼睛直视,以往那双眼睛在看着他的时候总是令他感到安全和放松。而现在他却觉得自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的猎物。


他的嘴唇凑了过来,离他那么近。几乎像是张开嘴唇在吻他。“他没碰过你吗?他是你的哥哥,是不是?”西里斯压低声音问,“看来波特的父亲在外面结出了别的果实。你这是第一年看到他?”


哈利的嘴唇在微微发抖。一连串失礼的问题让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西里斯:“你和我父……你和詹姆互相憎恶?”


问出这个问题似乎让他浑身都开始颤抖,但是哈利仍然继续勇敢问了下去,即使他从唇间挤出的每一个单词都令他感到身体的温度正在迅速的流失。而西里斯眼中无法融化的冰冷加剧了这种失温:“你和他……那斯内普呢?你们不是应该……你和詹姆,我是说,你们都讨厌斯内普……”


“哦,这倒也是个正确判断。”西里斯轻柔地笑着。“我不否认我憎恨西弗勒斯·斯内普,哈利。那猥琐卑劣的杂种。但是同样地,我和你哥哥也合不来。除去他是个格兰芬多这件事以外,他太过傲慢以至于认为整个世界都是注视着他的——”他厌恶地皱了下鼻子,短暂地停顿,然后再次张开嘴的时候声音冷的像结了冰的石头:“好啊,我只想让他认清现实。”


*


“倒也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完全的纯洁无辜,哈利。”


他炙热的呼吸在他的耳边抽吐,哈利感觉到西里斯的双手沿着他赤裸的腰侧向下滑动。温暖的身体紧贴着他的,却好像什么冰冷的爬行动物在用鳞片磨蹭着他的皮肤一样让他感到毛骨悚然。“你这里还有另一个男人的名字,虽然已经模糊了——不过,让我猜猜看是谁?你的上一个情人还真粗暴,抛弃了你之后居然还毁了他在你身上留下的纹身。”


不是那样的。被他压在身下的男孩想要尖叫。他张大了嘴巴想要解释那个纹身是在他来到这个时代的同时才变得模糊的,跟他的西里斯无关。但是他的意识昏昏沉沉的,四肢无力地被压制在西里斯的身体下,别说是尖叫,现在就连顺畅的呼吸对他来说都变得极度困难。哈利感觉到自己的眼眶潮热,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挣动着。一偏头,就感觉到有泪水沿着脸颊淌了下来。



tbc

评论 ( 7 )
热度 ( 57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