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io_sirryaddicted

是个吃犬哈的
sbhp之外都是个杂食
对all党无好感 不吃all 不吃
个人推同担拒否 cp同好大欢迎
时差,互动都会看但不太回

「SBHP/abo年下」Accio Sirius(23)


23.

 

“我只给你两个小时,”赫敏认真地说,“如果不是什么难缠的对手,哈利通常半个小时内就会结束追踪战斗。然后回去写报告,递交——或者直接回家。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所以五点之前你必须从这儿出来。要是今天哈利回来以后发现了我带你来这个地方,他一定会扒了我们两个的皮。”

 

“没有这么夸张吧,赫敏?”西里斯勉强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轻松些。但是他的面部肌肉僵硬得像被冷风吹了好几个小时。他知道现在自己的心情远没有表面上装起来的那么轻松,男孩不得不用手揉了几下自己的脸颊:“如果他真问起来装作不知道就得了,哈利又不会吃了你。”

 

赫敏忧心忡忡地看了他一眼。表情像是认真地在对他说“他会的”。

 

“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乐观,”短暂地迟疑了一下,然后她慢慢地说,“尤其在哈利明知道除了他以外,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把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给藏到哪去了的前提下。”

 

“瞧瞧,看你说的好像我们都很怕他似的。”西里斯轻蔑地吹了声口哨。

 

“你不怕他,可是你很爱他,不是吗?”赫敏反驳道,那双褐色的眼睛盯着他看,像是在对他说‘别否认,我能把你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种充满自信的探究性目光让他感觉不舒服,可那双眼睛的颜色在昏黄的灯光笼罩下却有些像热可可。西里斯的念头恍惚了一下,因为那温暖的联想感觉到自己本来带着刺的喉咙和舌尖都不自然地变得柔软了一点儿。他放软了语气反驳道:“我可从来没这么说过。”

 

赫敏的脸上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有时候爱比恐惧更能制约人,西里斯。”她说,“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爱不爱他。”

 

西里斯不信服地甩了一下头。但是这一次他只是舔了舔嘴唇,没有反驳。

 

“两小时,”西里斯重复道,他看到赫敏轻轻点了点头。“一秒钟我都不会多待的。事实上我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赫敏。瞧瞧这肮脏的恶心地方…还有一股发霉的味儿。我怀疑来一阵风都能把它吹垮。如果不是哈利不愿意对我说某些事情,我本来这辈子都不会主动过来。你都不知道这儿让我感觉有多恶心。”

 

“不,我想我大概知道,”赫敏虚弱地笑了笑。


西里斯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但是看到她没有对他解释的欲望,他也只好作罢。女巫站在门外,她看起来没有陪着他一起进去的意思,只是用力对西里斯摆了摆手,然后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那扇只打开了能供一个人通行的缝隙的黑色大门里。

 

“我不知道我做的是不是对的,哈利。”看着那面黑色雕花的铁门缓缓合拢,直到灯光渐渐熄灭,她仍然站在原地的黑暗中哑声喃喃道。“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得这么做,在你们俩都被自己的猜测折腾到疯掉之前,我们得有个答案。”

 

*

 

哈利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他射出去的那道咒光因此没能打中角落里的食死徒。那个敏捷的黑影像一只猫似的猛地越过墙角堆放的杂物,消失在了长巷的尽头。

 

“今天发挥失常呀——哈利。”一个红色的身影从他的身边掠过,哈利抬起头,他看到小克里维吹了个口哨,对着他轻佻地并起双指在嘴唇上抹了一下,然后追了过去。即使在激烈紧张的战斗里这幅滑稽的画面也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克里维是被选拔上来的年轻一代傲罗里和他关系最好的。按他的话说,他们这一代巫师的崽子能平安长大都应该感谢哈利。而他和那些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可不一样。虽然他在和最恐怖的敌人战斗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小鬼,但是他确实是读着他的英雄故事长大的。他们都很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抱歉,”哈利说,同样加快了脚步追上前面的年轻男孩。刚才在甩出咒语的时候莫名出现的心慌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头顶笼罩了一层不详的预感。可是他没有预言能力,没法儿明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到底来自哪里。

 

“我可能是最近有点儿太累了。”

 

“干完这一票我们可以好好放松下了,是吧?”克里维笑着说,“哦,可你不行。你刚刚才和你的养子度假回来呢。可是这些该死的怪物连圣诞节都不放个假。他们干嘛不万圣节出来吓唬人呢?”

 

哈利苦笑了一下。克里维的话让他想起过去许多,许多个节日。从他上学开始,他几乎就没有哪一年的万圣节是能平平安安地度过的。退一步说,如果他们真的连万圣节也不放过,那全年无休的人也还是他。

 

“开心果克里维。”另一个女傲罗的声音忽然冷冷地从后面传过来,哈利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贝尔也追上了他们两个:“少说点废话吧,别让你们正在追踪的目标逃掉。”

 

“喔,你总喜欢发号施令,到底这儿谁才是头儿啊?”年轻人不服气地大叫着,“你,还是哈利?”

 

女傲罗没搭理他的挑衅。她冲哈利点了点头示意,动作矫健,敏捷地像一阵红黑色的旋风似的穿过了两人中间。后来居上的身影眼看着就与他们渐行渐远。

 

“别理她。”克里维在他前面喊道,“我看是她又和安多曼达的约会不顺了。不过她有件事说的对,我们得快点追上前面那小子。哈利,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我们不能放他走。”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我也是。”他喃喃低语着说。强迫自己压抑下心中仍在躁动的不安,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我真希望今天不会出什么岔子。”

 

*

 

在身后大门合拢以后,西里斯抬头看了一眼。

 

这条走廊一定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墙角,墙壁,和厚重的长羊绒地毯上都满是积灰。他伸手摸了一下墙壁,伴随‘啪’地一声轻响,他眼前的走廊亮了起来。被拉亮的古老电灯摇摇晃晃地挂在两侧的墙壁上,在飘动不止时发出吱呀吱呀的令人牙酸的声音。

 

男孩慢慢地向前走着,同时不无好奇地打量着手边缎面的墙壁。这里的一切装饰都像是墨绿色的,但颜色实在过深,几乎像是一点翠意融化在满团的墨水中,几乎看不清什么绿的影子。在他前方逼仄的通道黑黢黢的,深不见底。头顶的灯光也只够照亮眼前不足五米的范围。身后,他的影子被昏黄的光拉长,抬脚落地的时候不少被震下来的灰尘落在他的皮鞋上。让他忍不住有点想咳嗽。

 

这条幽长黑暗的甬道莫名给了他一种葬身鱼腹的诡异联想。

 

西里斯不禁想起在那个只有一盏豆大的烛光照亮的梦里。两个他从没有见过的男人正在桌边激烈的争吵。而其中一个,就是哈利的那个教父‘西里斯’。虽然那时候他只顾着听他们所说的话没有看清周围的环境,但是此时此刻,潜藏在他内心的一个野兽般的直觉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对他说,‘就是这里’。

 

这个想法让他停下脚步,转过头,面朝墙壁。好奇心驱使着他伸出手去,想仔细看看那是一面什么样的墙。


然而在离那墙壁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一双像是兽一样冰冷的灰色眼睛突然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西里斯像过电一般哆嗦了一下,他警惕地猛转过身,脚下踩着的地毯却在同一时间突然发出了一声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西里斯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他的嘴里发出一声大叫:“谁在那?!”

 

他确信无疑有什么东西正在暗中窥伺着他。而且西里斯也足够自负——他刚刚的反应极其迅速,就算是魔法也不可能比他更快。只要有人站在那里,他准保能发现,甚至在第一时间就抓住他。

 

但是当他回过身的时候,男孩却愣住了。他飞快地摆动着头,脸上的表情由惊讶渐渐变为凝重。像有一团乌云笼罩在他的脸上。因为在他的视线范围里,走廊的来处和去处就像他刚刚看到的一样空空荡荡的。除了他自己以外压根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但是西里斯非常肯定那双黑暗中看着他的眼睛并没有消失。

 

它就躲在某个他看不见的地方窥视着他。那种被人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注视着的感觉几乎令他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他摆动脑袋仔细又谨慎地看了两遍。但是,令他失望的是他仍然没有任何发现。西里斯放下自己本来想触碰墙壁的手,他一边向前走,一边又问了一遍。古老空旷的房子里他的声音远远地漂浮在半空中,最终和他的脚步一样落在地面上。无人承接,只激起积累多年的一团雾似的灰尘。



 

“卑劣的主人对危险的察觉甚至还不如他之前……不,应该说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比不上。”

 

一个苍老而怪异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身后响了起来。在他的身后,西里斯突然听到咒语炸裂的声音。一簇耀目的绚烂白光猛地在他背后炸开。高温的热浪从后袭来,察觉到危险迫近的一瞬间他几乎立刻就大叫着跳了起来——同时,男孩也瞪大眼睛。他在刺眼的白光里勉强看清刚刚他想要伸出手去抚摸的那片墙壁上被高温灼烧出了一个融化的大洞。仅仅过了一两秒,在那道白光忽然亮起又熄灭后,那面缎面墙壁周围的图案居然就都被那个黑色的窟窿灼烧得扭曲成团。

 

西里斯连忙连着后退了几步,与那个危险地带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他才发现,在昏黄的灯光笼罩下,那片焦黑就像是一个空洞的瞳孔。而那面墙如同一只眼睛似的,呆然地一动不动的在黑暗中盯着他。

 

“他居然连他自己设下恶作剧的咒语都会忘记,像个麻瓜一样为见到魔法而尖叫。”那个诡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一次他没有费劲去找,因为西里斯看到一个黑色的侏儒似的影子主动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它在他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垂下头,然后用彬彬有礼的冷淡声音对他说:“我卑劣的,曾经的主人——西里斯·布莱克,我真替波特先生为您感到耻辱。”

 

tbc

 

 

评论 ( 6 )
热度 ( 56 )

© Rimio_sirryaddicted | Powered by LOFTER